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姜彦宏咳嗽两声,诸葛封尴尬的笑了笑,姜文舒这才察觉到父亲就在旁边,赶忙将诸葛封放开,往远挪了挪。

    “我就这一个女儿。”姜彦宏摸了摸姜文舒的头,慈爱的笑了笑,又对诸葛封说道,“你小子若不好好对她,让她受了委屈,我可不管你有多大能力,我也要把你扒一层皮!”

    诸葛封坚定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脸红的像番茄的姜文舒,“不会的,对她,我只剩下了呵护。”

    诸葛封和姜彦宏上楼商量事情,姜文舒很乖的没有跟上去,回到自己的屋里看书。等诸葛封出来时已是晚上,看那自信的笑容,定是又与未来岳父商量出什么好事来。

    姜文舒恋恋不舍的送诸葛封到门口,本想挽留,但一个女孩子挽留男生过夜总是不太好,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和姜文舒说了再见,诸葛封打开门,愣住了。

    “翔子?你……这是……”

    诸葛封大脑短路,许翔就站在门前,他手上还牵着一个小女孩,这个小女孩诸葛封隐约从哪见过,仔细回想一下,不就是那天在天桥上卖花的小女孩么?

    诸葛封看了眼姜文舒,她也很困惑,许翔她不认识,但那天卖花的小女孩她还记得,因为这个小女孩长得很可爱,漂亮的事物总是让人记忆犹新。

    许翔先是一愣,淡淡的笑了笑道,“我来接我母亲回家,今天是我妹童童的生日,她想见妈妈了。”

    “你母亲?沈姨?”姜文舒反问道。

    许翔点了点头。

    姜文舒和沈姨在一起生活了快三四年了,从来没见沈姨回过什么地方,也不曾听沈姨说起过她的家人,有一次姜文舒好奇的问了问,见沈姨躲闪不答,也就没有多问。没想到今日沈姨的家人找上来了。

    没等诸葛封说些什么,姜文舒热情的将许翔迎了进来,沈姨平日对她非常照顾,就像自己的母亲一样,,对于沈姨的家人,姜文舒自然是热烈欢迎。

    既然许翔来了,诸葛封也没有离开,坐了回去。难怪那时自己看沈姨身上流露出贵妇人的气息,原来她是许翔的母亲。有关于许翔家的事,诸葛封或多或少也是有所耳闻,许家以前也是大户人家,后来就因为许翔在学校与第二势力的人有了纷争,纷争引发了两大势力之间的商战,许家最后虽然赢了,但根基受到重创,为后面破产埋下了伏笔,也为许翔父亲的死埋下了伏笔。

    姜文舒将沈姨叫了出来,沈姨看到许翔和童童,没有母亲对孩子平日里的那种思念,反而面色一冷,平静的说,“你怎么来了?”这种交流方式完全不像一位母亲能对孩子说出口的。

    诸葛封看出许翔的手在颤抖,他从口袋里掏出烟来,放在了嘴上,手中颤抖的火机竟然点不着烟,诸葛封从桌子上拿起火机,为许翔点燃了烟。

    “童童过生日,她想看妈妈,我就带她过来了,这是她的生日愿望。”许翔强装出来的平静掩饰不了他颤抖的嗓音,自始自终,他没有看沈姨一眼。

    童童刚想跑过去抱沈姨,嘴里的妈妈却卡住了一半,那一半被沈姨冰冷的眼神瞪了回去。童童害怕的往后退了两步,眼中却带有热烈的期盼,期盼的只不过是一个拥抱。

    姜文舒不明白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沈姨,怎么会对自己的孩子如此的冷面。沈姨自家的事她不好多问,但看到童童,她很是心疼,把孤立无援的她拉进自己怀里,轻轻的抱住了她。

    沈姨冷冷的笑了一下,不得不说,如此端庄大气的一位女人,冷笑起来真会让世间都冻住。

    “你父亲的仇,你报了吗?你不是有一群好兄弟么?怎么?如今还是这么落魄。”

    这是诸葛封听过最诡异的对话,完全就像是两位陌生人之间的交流,一位面色装作平静,不带任何一丝情感;一位说话的语气全是嘲笑之色。

    “没有。”许翔从进屋来,第一次抬起头看着沈姨,他的眼眸中充满了怒火,“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今天是童童的生日!”

    场上的气氛由冰点转为了火热,看似大战一触即发的到来。

    “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说过,你如果不证明给我看,你那帮所谓的兄弟能拯救你,你就一辈子别来见我!”沈姨冷漠的答道。

    “你放弃了你父亲,选择了你所谓的兄弟,可笑在你父亲死前,你还信誓旦旦的向你父亲保证,他们会拯救你父亲的企业,可到头来呢?不知悔悟的孽畜!”沈姨越说越愤怒,而许翔只能低着头沉默不语。他没法反驳。

    “有一天,我会拯救他。正如他曾有一日将我从冰冷的世界中解救出来一样。”

    沉默的场面被诸葛封一句话打破,他看着沈姨认真的说道。在场的三人都向诸葛封投来略带诧异的目光,虽目光都差不多,但所表达的含义却不同。

    沈姨疑惑诸葛封与许翔的关系,姜文舒不解诸葛封为什么插手沈姨的家事?而许翔对于诸葛封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有些诧异,他没想到诸葛封会为了他一个人而帮他,他从来都是个天才,天才从来不会做亏本买卖,这一刻,他却做了。

    “从前我也不相信这样的感情能带来什么,甚至我还有些厌恶它,因为它的存在让我失去了我最珍视的人。可当它来到我面前,却给了我无穷尽的动力,让我想要为之而奋斗,让我想要站的更高,保护我这些兄弟们!”诸葛封站了起来,没有理会三人的目光,继续说道,“而现在,你不许对此操任何心,你只需给童童一个拥抱!属于母亲的拥抱!他可能有错,但你要知道,你也没有做好一个合格的母亲!”

    沈姨并没有被诸葛封说的一席话所打动,但她还是抱了童童。诸葛封看到了她在抱童童时颤抖的身躯,还有童童那一声声带有哭腔而稚嫩的嗓音,妈妈。

    人间最美好而又温馨的感情不过是母亲的怀抱,让一位六七岁的孩子过早的失去,这何尝不是一种残忍?

    沈姨拥抱完后,便跑回了自己的屋子,诸葛封没有看见这个强装坚强的女人背后是否撒下宝贵的泪水,但她内心定是自责的。

    天下母亲都一样,爱着自己的孩子,或许因为种种原因而无法抱住这段感情,但当一切剩余下来,自责的只会是母亲。这是本性。

    诸葛封和许翔走在大街上,诸葛封牵着童童的手,这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再拥抱完妈妈后便一直心满意足的在笑,好像收到全天下最好的礼物一样。

    “老大,谢谢你。”路上,许翔眼眶红通通的对诸葛封说道,他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少年,却承载着有的人一生也不会有的压力,父亲的死,母亲的离开,只剩下一个不懂世道的小妹,这样的压力,常人无法想像。

    诸葛封拍了拍许翔的肩膀,兄弟之间不需要把话说那么明白,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来,诸葛封放在了许翔的手上,“这是姜彦宏给的那两千万,你代为保管,从里面抽出些钱来,晓组织每人给十万,甲部每人五万。”

    “老大……”许翔震惊了,他哪里不知道诸葛封的意思,其余的只不过是陪衬,其实就是为了给自己钱,他们第三势力中,哪个不是有钱的人?会在乎十万块?但诸葛封知道,对于许翔来说,这十万能解决一大堆事。

    “别tm墨迹,以为老子光是给你啊!这些兄弟们都有份儿的,除非你不是我诸葛封的兄弟。”诸葛封笑骂道,“再说了,童童过生日,咱们也要去好好庆祝庆祝,把兄弟们都叫上。”

    许翔默默的点了点头,话说多了反而显得矫情,这份情义只是默默记在心里。这一刻,许翔明白了,自己是跟对了老大。

    许多年后,许翔和诸葛封在一次国际商务会议上坐在了一起,当许翔再提起那些陈年往事时,问了一句,“老大,当时你是不是想给我钱,才给一堆弟兄都发钱啊?”诸葛封依旧没有多说什么。时隔多年,仍不愿伤害你的自尊,因为你是我最珍视的人。

    没想到许翔家离林桐家还挺近的,不在一个小区,却在马路对面,中间也就隔着一条马路。

    许翔家在一楼,小区是很破旧的翻修小区,住在这死气沉沉的房子里的,大多都是老头老太太来安度天年的。

    许翔掏出钥匙开了门,房子里黑漆漆的,许翔嘟囔一声,“奇怪了,走之前我记得没关客厅灯。”

    啪!

    就在他说话之际,整个房子的灯都亮了,不光是平日的节能灯,还有炫彩的五颜六色的灯光,诸葛封和许翔都愣在了原地。倒是童童兴高采烈的的绕着那些灯光蹦达起来,小孩子对于五颜六色的东西总是感兴趣。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一辆蛋糕推车从一间屋子里出来,推车的人是张萌,身后有宋林,朱建伟,刘洋,秦华……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刻进了许翔的心里。

    我们怎么会丢下你,哪怕当我们老去,也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