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看着张总难以下咽的样子,诸葛封很是好心的和他说,“你可以走了。”

    张总如获大释的说了声谢谢,急急忙忙出了员工食堂,对于他这样每天大鱼大肉的大老板来说,吃饭也必须是件享受的事情,殊不知社会上有很多人吃不起这么好的白菜和肉。

    诸葛封是从来不挑食的,诸葛家的家训里便有一条不能挑食的规定。这条家训也是来自于先祖诸葛亮那里,先祖曾说过“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 而诸葛家的人也是世代引以为戒,从未违背过。

    一个家族的强大,一定是有原因的,不可能毫无作为就强大起来。

    诸葛封低头大口的吃着饭,诸葛家不允许浪费食物,可没说吃相也一定要好看。突然,诸葛封看见盘中多了一只鸡腿。

    “谢谢。”诸葛封头也不抬,含含糊糊的说道。

    “你这个人好没礼貌,你知道我是谁?”

    “你手上带的戒指,开会时我看见了。”诸葛封咽下了饭菜,抬头冲女高管笑了笑。

    对于诸葛封的细心,田甜微微一惊,一个会议,竟然记住了自己戒指的样子?

    “我叫田甜,你好!”坐在诸葛封对面的田甜向诸葛封伸出手来。

    诸葛封握了握田甜细嫩的小手,笑道,“我就不自我介绍了,你应该知道。”

    “哦?”田甜露出一抹狡黠的笑,“那你叫诸葛先生?”

    诸葛封尴尬的挠了挠头,“田小姐就不要打趣我了,本人复姓诸葛,单名一个封字。”

    “诸葛封……”田甜嘴了小声碎道了一下,又问道,“你用什么牌子的化妆品啊?给我介绍一下,好不好?”

    诸葛封一愣,苦笑道,“我从来不用化妆品。”

    田甜黛眉一皱,略显不高兴道,“小气鬼,不愿说就不愿说,还找那么多借口,谁信你不用化妆品?看你这面貌也就十八岁。”

    诸葛封哭笑不得,“我就是十八岁。”

    “怎么可能?你还在上学?”

    “对啊,龙市一中。”诸葛封点了点头,又吃起饭来,下午他还想赶回去上课,不愿再与这位高材生废话。

    “那你介不介意找一个大你四岁的女朋友啊!我想泡你。”

    噗~!

    诸葛封差点儿把鸡腿喷在田甜的脸上,拿起纸巾狼狈的擦了擦嘴,“你就别逗我了,田姐,我吃完饭还要上课去呢。”诸葛封有些无奈道。

    田甜瞪着一双闪亮亮的大眼睛,坚定的摇了摇头,“我是说真的。我可是美国哈佛mba毕业的,而且是个才女,琴棋书画基本上都懂,而且我还是个处,怎么样,让我泡你吧!你是我第一个感兴趣的男生,我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诸葛封满脸黑线,周围还有这么多人呢,她竟然一点儿也不克制自己的音量,像个产品一样的在推销自己,诸葛封欲起身走了,不想与她废话,看她戴戒指那个指头,便知道她是来寻开心的。

    “田甜,你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没等诸葛封走,一男子走了过来,此人个头很高,身体也很壮,一拳头砸在饭桌上,翻盘都给震碎了。

    这个男子一来,四周吃饭的又全都安静下来,和刚才张总来时一样,奇怪的是,这人胸前并没有员工牌。

    但他胸前所挂的龙的标志,诸葛封却看到了,抬头冲那男子笑了笑,“刘哥,好几年没见你,脾气还是这么暴躁。”

    这位力大如牛的男子正是诸葛龙手下的得力干将,龙组副组长刘国良。整治葛鹰时他就在诸葛龙身后站着。

    刘国良看到诸葛封先是疑惑,转而大笑起来,用他粗大的手掌拍着诸葛封的肩,诸葛封感觉自己好像散架了一样。

    “少爷都长这么大了,也倒是,我离开你时,你那会儿才十岁,现在也应该十八了,能见到少爷你真是开心。”刘国良这一粗汉,脸上竟然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看上去真的很开心。

    周围人感觉自己这一天都过的不正常,先是看到这位十八岁的小毛孩变相骂张总,又看到田甜凶神恶煞的男朋友叫他少爷,这孩子究竟是谁啊?也太牛了吧!

    田甜很是不满的撇撇嘴,拍了下刘国良的脑袋,“谁让你来的,没看见人家正在调戏小弟弟么?”

    诸葛封大汗,幸好没做什么出格的事,要是真入了田甜的圈套,真就成了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了。

    “哎?你刚才为什么叫这位小弟弟少爷啊!”田甜疑惑的问向刘国良。

    “我只能说我的命是属于他们家的。”刘国良像个孩子一样挠了挠头,在田甜面前他总是没了男子气概,成了乖宝宝。“别的我就不能说了。”

    田甜也没追问,刘国良只要能说的事都会告诉她,如果他说不能说,那就真的不能说了。

    刘国良带着田甜走了,诸葛封在刘国良面前还是很乖的,想起小时候刘国良一人拔起一棵树来,诸葛封就觉得蛋疼,从小的心理阴影不是说抹去就能抹去的。

    临走时,田甜还冲诸葛封魅惑的眨了眨眼,诸葛封无奈的笑了笑,老实的刘国良大哥摊上这样一个嫂子,不把他折磨死,也要让他不舒服。

    下午时,诸葛封匆匆回到了学校,自己在学校的确没什么事干,之前只是想打发时间,可现在却是想念着一个人,一天没有看见她,已经开始想念了。

    回到班里,同学们大多是漠不关心的看了眼,没有人会对诸葛封半个月没来上课而多做理会,现在都是高考冲刺阶段,每个人都在忙碌着那些复习卷子,早已忘记了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问候。

    诸葛封对此并不在意,若都来问长问短他还嫌麻烦。只是班里又有了变化,多了一个人,少了一个人。

    江流儿遵守了与诸葛封的约定,回到京都开始磨练自己的情绪,正如诸葛封所说的那样,一位棋圣若不会克制自己的情绪,还怎么利用黑白子来大杀四方?想必江流儿也是想通了这一点。

    看到宋林一脸苦逼相的坐在了江流儿的单桌上,诸葛封很是不解的走了过来。

    “怎么?不想和我做同桌了?”诸葛封笑道。

    “老大!你可算回来了。”宋林抬起头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一脸苦相的说道。

    “你被谁打了?”诸葛封一惊,难道葛鹰这么快就出手了,可葛鹰怎么会掐人脸呢?

    宋林突然不再说了,急忙把脑袋重新埋到桌子上。诸葛封转头一看,冷月正坐在宋林的位置上。

    诸葛封一下就明白了,有些不高兴道,“你掐宋林做什么?”

    冷月眼眶瞬间红了,泪水从粉嫩的脸颊上划过,看的让人心疼。小手抓住了诸葛封的衣衫,脑袋靠在诸葛封怀里,小声喏喏道,“人家还不是担心你,我就问你去哪里了,可是他一直说不知道,我一着急……”

    宋林抬头大喊冤枉,“冷姐啊!我是真tm不知道这混小子去哪了……”

    冷月一个眼神将宋林狠狠的瞪了回去,又楚楚可怜的看着诸葛封。诸葛封强忍着笑意,宋林的确是不知道自己去哪了,看来是白挨了一顿打。刚想摸摸冷月的头安慰她一下,却不经意间瞥见了姜文舒低着脑袋,身子还在微微发着颤。

    诸葛封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将冷月推开,淡淡一笑道,“行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哪个男人不想左拥右抱,不想艳福多多,但我对你的承诺,已不容许我再这样,看到你伤心,我就已经很难过了……

    冷月是个聪明的姑娘,她知道诸葛封看见了什么,但正因为她知道,这让她很愤怒!

    从小她就是和她的诸葛封哥哥一起长大的,早在五岁时,她就和诸葛封说了,将来会嫁给他,她一直记得,已经记了十一年了。从小,只要是冷月想得到的东西,就没有人能抢走的,她一直爱着诸葛封,爱到以至于敢孤身一人前往彼得家族找乔利斯的麻烦。可现在,她竟然有一种无力感,深深的无力感,这让一向优越的冷月很是恼火。

    之所以那时在龙省军区医院不找姜文舒麻烦,是觉得姜文舒还不配,她心里一直坚定着一个想法,那就是诸葛封是她的,可是……诸葛封昨晚喝醉,口中说念叨的名字,还有现在他的眼神,让冷月对姜文舒升起了敌意。

    冷月没有再和诸葛封说什么,而是径直走到了讲台之上,她对讲台下吵吵闹闹的同学柔柔的说道,“大家请安静下,听我说两句话。”

    这声音可以说是无比温柔,但却贯彻了整间屋子,习武之人从小所练就的穿透力让她的声音划过每一位同学的耳间,全班瞬间安静下来,好奇的看着台上这位漂亮的女孩,她不是已经做过自我介绍了么?

    学校已经传的风靡开来,来了一绝世美女转校生,冷月刚来的一个早上,已经拥有很多追求者了。

    “我那时自我介绍并没有说完。”冷月瞥了一眼一直低头的姜文舒,顿了顿,大声说道,“我是诸葛封同学的未婚妻,我叫冷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