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全班瞬间安静下来,齐齐看向了一脸错愕的诸葛封。诸葛封没想到在他面前一向乖巧的冷月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宣示着她的主权,她应该知道,自己并不喜欢这样的女孩。

    班里很多男同胞心里瞬间不平? 了,诸葛封这货平常就很受姜文舒和林桐两大美女的亲睐,时不时得搞出些绯闻来。现在好不容易又来一大美女,结果还自称是诸葛封的未婚妻?这让众**丝怎么活。

    一个个男同学有的羡慕嫉妒,有的在心中为自己鸣不平,难道学渣注定要比学霸的人品好?好学生们第一次怀疑起他们的实力来。

    冷月说完,也静静的看着诸葛封,等他说话,所有人都在等他说话,包括那位一直低头的姑娘。

    姜文舒自己都觉得自己不争气,竟然就这样被冷月一句话给弄哭了,她将脑袋埋在了手臂之中,不想让别人看到,她虽然没有冷月那么大的家世背景,但从小她也是父亲手中的掌上明珠,你见过如此不堪懦弱的掌上明珠么?她想掩饰自己。

    姜文舒心里默默的喊着,坚强,你要坚强,不管他说什么,你都要坚强。可她毕竟是个女孩子,眼泪她抑制不住,就连颤抖的身体,她也控制不住。这一刻是如此的漫长,这一刻仿佛什么都不是她的了。

    “她说的没有错,她确实是我的未婚妻。”

    姜文舒感觉一道闪电劈在了自己的胸口中,这是两年来的暗恋之下最凄惨的结束,昨天还认为那是个短暂的开始,这一刻,却画上了句号。

    可为什么,为什么他要在昨天亲我,为什么要给我那么炙热的吻,为什么让我产生错觉,觉得他会属于我。

    骗子,妈妈说的都是对的,男人都是骗子。姜文舒在心中无助的呐喊,她已没有力气了,甚至连呼吸的力气都没了。

    全班哗然,瞬间叽叽喳喳的吵起来,才十八岁就有未婚妻,这在市一中的确是一个震撼新闻,而对于这些每天只知道好好学习的学生来说,这些又将成为他们枯燥的一天后,仅有的饭后谈资。

    冷月笑了,她知道诸葛封不会离开她,不管这一切是不是经过家族之间的束缚,他和她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冷月认为,她懂他,比任何人都懂。

    冷月笑着走下了讲台,像一个胜利者一样,她看到了诸葛封也站了起来,他是要走过来抱自己么?冷月站在了原地,露出一个迷死人的笑容,笑容甜美纯真,不参杂任何污秽,很多男同学都看呆了。这是撇除两大世家复杂关系后,冷月对诸葛封最真挚的感情。

    诸葛封虽然站了起来,却没有走过去。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歉意,充满了愧疚,这不是一位强者该有的眼神,诸葛封平日也不会有这样的眼神,然而这一刻,他看着冷月,就是这样。

    “你说的没错,你是我的未婚妻。”诸葛封平静地说道,“五岁时,你就说你要嫁给我,那时,我同意了。”

    全班都看着这两个人,就好像在相亲节目中一样,却要比那来的更加真实。冷月笑着,这是她第一次听到诸葛封正视他俩的感情,是在向她告白么?

    “十岁时,你对我说不离不弃,我也同意了。”

    “就是你现在说,你要在我身边一辈子,我也会同意。因为我也会在你身边一辈子。”

    冷月笑的阳光灿烂,这是她觉得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十多年来的守候,从一位无知的小娃娃到现在亭亭玉立的姑娘,她等了这些话,已等了好久。

    “但这一切,无关乎爱情,我一直只想把你当妹妹。”诸葛封低下了头,他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就这样伤害一个傻丫头,一个等了自己十几年的傻丫头,可为了那个低头哭泣的姑娘,纵使负了天下又如何?

    冷月的笑容僵住了,班里原本让人感到温馨的气氛瞬间冰冷下来。诸葛封从冷月身边擦肩而过,他没有再去看她一眼,缓缓的走到了姜文舒的桌前。

    “或许没有遇到这个姑娘,我会选择和你在一起。”诸葛封看着将脑袋埋在臂膀里的姜文舒,心疼的摸了摸她的秀发,但是话却是说给冷月听的。

    “可我遇见了她,就好比一个不想拥有感情的机器被她给填满了。”诸葛封把手伸在了姜文舒面前,他知道姜文舒能听得见,“跟我走吧。”

    姜文舒没有抬起头来。这时,愤怒的张诚冲了过来,一把推开诸葛封,愤怒的看着诸葛封道,“诸葛封同学,请你自重,不看看自己什么垃圾样子,还tm想着左拥右抱?”

    全班震惊的看着张诚,一向脾气甚好的大班长竟然也说起了脏话,看那样子还想动手。

    诸葛封冷冷的看着张诚,宋林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过来,一巴掌将张诚扇倒在地。

    “草泥马!真把我老大当病猫了,平常不想搭理你,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诸葛封的个人感情,宋林不能多说什么,但有人敢动诸葛封,那他可忍不了。

    今天发生的事太多,大家都感觉脑子短路了,宋林竟然打班长了!今天是渣子生造反日么?

    “你们别打架……”姜文舒缓缓抬起了头,一双眼睛已是红通通的,诸葛封心疼的看着她。

    “张诚,我的事,也不用你管。”

    姜文舒红通通的眼神看着诸葛封,缓缓地开了口。

    “我想和你走,但你记得不要丢下我……”

    诸葛封笑了,来到中国第一次这么开心。他走了过去,抓住姜文舒的手,姜文舒却脸红的低下头。

    “我……我没力气走出去。”发生的这一切,让一向乖巧的姜文舒感觉自己耗费了浑身力气,来的太突如其来,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诸葛封邪邪一笑,“抱紧我。”

    “啊!”

    没等姜文舒反应过来,诸葛封一把抱起了姜文舒,姜文舒害怕摔在地上,只好搂住了诸葛封的脖子,将脑袋埋在诸葛封怀里,这是她十几年来做的最大胆的事。

    就这样,诸葛封在众人的注视下,抱着姜文舒走了出去。没有理会张诚的错愕愤怒,没有理会冷月的失落和眼泪,没有理会全班的注目。在抱起姜文舒的那一刻,诸葛封只感到这个世界属于他俩,这将是长久的相伴,是漫长岁月下最美好的开始。

    对不起,冷月,我已不是那个十几年前什么也不懂的孩子,已不能做到对你,对我的欺骗。

    很多年以后,当姜文舒再提及到这件事,说诸葛封是个大傻帽,把自己当韩剧男主角了。诸葛封只是笑笑没有答复,其实他和姜文舒都明白,韩剧只有喜剧没有悲剧,这样的剧本,在自己的人生里演绎,刚好合适。

    ”你要带我去哪里啊?”姜文舒仰着小脑袋问向诸葛封,她的脸红的发烫,诸葛封可是把自己从班里一直抱到了学校外面,那么多老师同学都看见了。

    “你想去哪里?”诸葛封将姜文舒轻轻的放了下来,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

    “游乐园吧!好久没有去玩了。”姜文舒想了想,突然兴奋的叫道。和喜欢的人去游乐园,一定很有意思。

    诸葛封不禁想到了林桐,那时他俩逃课就是去的游乐园。她刚才也看到自己的洋相了吧!估计她又能笑话自己一段时间。

    诸葛封和姜文舒离开后,班里依旧异常的安静,愤怒的张诚,冷到极点的冷月成了班里的空调,让气氛压到了最低点。他们也算是今天事件的主角,有的人天生可以做主角,虽然命运悲惨,有的人却一辈子都是配角,连悲惨的命运都要掩饰下去。

    林桐盯着窗外,发着呆。

    不是周末,游乐园里人比较少,姜文舒显得格外兴奋,不仅是因为自己两年的努力终于有了收获,还有这也是她的第一次逃课,让她既兴奋又紧张,一路上牵着诸葛封蹦蹦跳跳的。

    海盗游轮,过山车,海底世界……一切的游乐设施好像专门是为这两人开的。诸葛封对这些小孩子的玩意并不感兴趣,可玩海盗游轮时,姜文舒吓得一直抱住他,让诸葛封爱上了这些游乐设施。

    玩了好一阵后,诸葛封眼睛盯向了鬼屋,想了想进去时的场面,一定是姜文舒一直搂着他,他决定试一试。

    一回头,却发现姜文舒在看一对情侣打气球,眼睛还时不时瞥着那个最大的奖品,一个比她都要高半头的娃娃。

    诸葛封走了过来,把姜文舒搂在了怀里,“怎么,想要啊?”诸葛封笑道。

    “对啊,可是这个男的好厉害啊,估计要被他拿走了。我看还是算了。”姜文舒小声道,拉着诸葛封的手想要离开。

    诸葛封却不走了,看着那个打气球的男子,和他身旁漂亮的女孩,冲那女孩一笑,“田姐,你那会儿不是说想要泡我么?”诸葛封坏坏的对田甜说道。

    啪!

    原本保持连续击中的刘国良,听了诸葛封的话突然失手了。老板真是感谢了诸葛封八辈祖宗,这大熊可是他赚钱的招牌,差点儿被这壮汉拿走了。

    姜文舒好奇的看着面前这一漂亮的成熟女性,还有转过头来一脸愤怒的壮汉,诸葛封认识他们?

    “小子,你tm敢……”刘国良刚想骂,一下子闭了嘴,尴尬的挠了挠头,“原来是你啊,少爷。”

    这人叫诸葛封少爷?姜文舒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