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龙斌跟在葛鹰身后来的,这是诸葛封万万没想到的。

    龙建国小声叫了句葛少,灰溜溜的走了。商人敏锐的嗅觉让他感到这里即将会有一处大战爆发。

    诸葛封指了指会议室里的一把椅子,对葛鹰淡笑着说道,“我没想到你也会来,既然来了,请坐吧!”

    葛鹰冲诸葛封笑了笑,坐了下来,“有人都这么明目张胆的想要挖我的人了,我要是再坐视不管,是不是显得有些太怕你了?”

    葛鹰看了一眼依偎在诸葛封身旁的姜文舒,问道,“这位是?”

    “我女朋友。”诸葛封顿了顿,又说道,“别牵扯到我身边的人,就像我不会用家族势力去压你一样。”

    “不会的。”葛鹰摇摇头,从口袋里掏出烟,递给诸葛封,没等诸葛封拒绝,就被姜文舒推了回去,葛鹰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给自己点燃了烟,“说吧!找我们龙斌什么事。”

    葛鹰一句话,便宣誓了他的主权。

    诸葛封没有再去理会坐在那里的葛鹰,看向了站在他身后的龙斌,龙斌一直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归顺我。”

    诸葛封只说了三个字,姜文舒虽然不明白这一切,但她很聪明的依偎在诸葛封身边,温顺的像一只小猫。

    龙斌低着头没有说话,葛鹰突然大笑起来,“诸葛封呀诸葛封,都说你们诸葛家族的人个个聪明,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当着老子的面就挖老子的人?”

    诸葛封依旧没有理会葛鹰,一字一句的对龙斌又说道,“你父亲的企业,不会被任何人控制,只要跟着我,我会让你父亲的企业辉煌的。”

    龙斌身体一颤,诸葛封的话触动了他的内心,葛鹰的笑声也戛然而止了。

    果然是这样!

    诸葛封内心不禁冷笑,龙斌的归顺果然是被逼无奈的,诸葛封早就料到了这点,龙斌的第二势力和张萌的第三势力之前争斗了足足两三年,可见龙斌的性子也不是软弱的主,而这样的人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归顺了葛鹰,而且还和张萌说葛鹰并不是他们所能对付的。可却从来没有听到过龙斌和葛鹰的斗争经过,证明两人其实根本就没有斗争,没有斗争若就归顺了,那就有些奇怪了。

    诸葛封才不信葛鹰身上有什么霸王之气一下子让龙斌折服了,那就只剩下葛鹰威胁龙斌了,依葛鹰在龙省的权势,的确可以威胁到地方企业。

    龙斌将头抬起来,他眼里有着无奈,有着不甘,也有着畏惧。

    “我跟在葛鹰少爷身边,觉得很好。”龙斌挤出一丝笑容,诸葛封知道,他想表达出内心的想法,却又压抑着不敢,这个笑容挤出来,已是他最大的勇气。

    葛鹰胜利的笑了,诸葛封终于还是输了他一次。第一次,本来他觉得诸葛封输了,可是他却真的在自己大腿上开了一枪;第二次,当他遇到了诸葛封的叔叔,他感到了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无力感,那种感觉就好像证明了面前这一强大的敌人是不可战胜的,可是诸葛封竟然如同施舍一般放了他。葛鹰不甘心,他从来不觉得自己输了,这一刻,他终于体会到了掌控别人命运的感觉。这是权利熏心的社会,拥有这样的感觉,感觉就像是神一样!

    诸葛封静静的看着龙斌不说话,龙斌低下了头,像一个说谎的孩子一样,不敢面对家长。

    “我曾跟人说过,我将会成为神一样的人,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做神身边的那个人。”过了良久,诸葛封平静的说道,说罢,诸葛封拿起了手机,打通了一个电话,点开了免提,将手机放在了桌子上。

    “喂!”

    听到这一熟悉的声音,龙斌震颤了一下,诸葛封瞥了他一眼,对着电话里的人说道,“龙叔,我想让龙斌跟在我身边,我不会像别人一样把他当作利用的工具,我想让他和我一起打天下,想有朝一日在我登上山顶之时,也能看到他在山顶之上。”

    电话里的人沉吟一声,缓缓地开口道,“诸葛先生,我的孩子曾经惹了你,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我身边需要人手,我需要一个聪明圆滑会处事的人,龙斌他符合这样的要求;最主要,我不会为难他。”诸葛封不假思索的答道。

    葛鹰只是饶有兴趣的听着诸葛封和电话里的龙建国对话,他知道龙建国是不会答应的,除非他想让他苦心经营的企业受到重创,除非他也想要和许翔父亲一样的下场。

    龙斌只是低着头,自始自终他都没有说一句话,他的命运,不掌握在他的手里。很多人都看到了世家子弟,有钱人家孩子的炫富,却不知他们比常人有更多的苦闷。

    “斌儿。”过了一会儿,龙建国的声音再次响起,和之前的声音有所不同,这次的声音让人感觉到些许的沧桑,仿佛一时间龙建国老了好多岁一样。

    “父亲,我在。”龙斌小声道。

    “你在外面有多坏,父亲知道,的确是个爱惹是生非的坏小子。”龙建国的声音很是温柔,此刻,他不再是一个狡诈的商人,而是一个父亲,慈爱的父亲。“可父亲我也知道,你是个孝子,为了维持父亲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基业,你也付出了很多,包括你的自由,作为父亲,我对不起你。”

    “你从小身为龙家的人,又是独子,六七岁时就开始独立生活,却从来没有怨言,父亲都看在眼里,是父亲忙,没时间陪你。”

    “你过早的接触到了社会的尔虞我诈,让本是个孩子的你也变得圆滑精明,这对别人来说是赞颂,对父亲来说却是讽刺。”

    龙建国唠家常一样和龙斌聊着天,龙斌想在诸葛封和葛鹰面前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再圆滑的人,他也有感情,何况真是个十八岁的少年。

    龙斌哭了,十几年来,他不想要父亲的感谢,只是希望父亲能多给他几个眼神,因此他拼命的努力,将父亲作为榜样,一直在模仿,只想父亲在他累了的时候回头看他一眼,知道自己的孩子已经长大了。

    龙斌无声的流着泪,眼泪啪~啪~啪的打在了地上,他的确是个纨绔子弟,但也是龙建国的儿子,一位一直想要证明自己的儿子。

    “孩子,放手做吧!不要再担忧那些束缚你的东西,父亲我能应付的很好。况且,诸葛先生的确是最好的选择,父亲我看人看了二十多年,从未看错过,这一次也不会看错。”

    这一刻,龙建国还了他儿子的自由,被束缚十几年的鸟儿最终还是要飞出。

    电话传来了嘟嘟声,龙建国挂了电话,这位四十多岁的汉子也有动情之处,他怕自己说的再多,也会哭了,在孩子面前,没有一位父亲愿意去哭泣。、

    父亲怕孩子们看到,自己这一双肩膀,已经苍老。

    会议室里静悄悄的,只能听到龙斌的抽泣哽咽声,姜文舒有些看不过去了,刚才龙建国那一番话也让她湿了眼眶。

    姜文舒从包里掏出纸巾递给了龙斌,龙斌接过,默默的擦着。

    诸葛封看到了那双发红的眼睛,那眼神里不再带有丝毫杂质!没有懦弱,没有胆怯!

    诸葛封笑了,这样的眼神,不用说,诸葛封已经知道了。

    “诸葛先生,我想跟着你!”龙斌朝诸葛封走过来之前,向葛鹰鞠了一躬,“葛少,谢谢你这几天对我的照顾。”

    诸葛封赞许的点点头,不管何时,龙斌总是非常会做事,这样的人正是诸葛封的队伍里需要的。

    葛鹰沉默着不说话,拳头握的紧紧的,脸被气成了酱紫色,看来是真的愤怒了。

    葛鹰没想到,他万万没有想到还有什么是权势办不到的事!

    嘭!

    葛鹰愤怒的铁拳砸在会议桌上,会议桌竟硬生生的打通了。

    “为什么?为什么?”葛鹰愤怒的双眼就像苍穹下的苍鹰一样锐利。“你就不怕你父亲的公司遭受打击?你就不怕你父亲落下像许翔父亲那样的下场?”葛鹰不明白,是什么让龙斌有如此胆量敢违背自己。

    龙斌低下头沉默片刻,缓缓抬起头来说道,“我怕,就算是现在我也怕的要死。我现在也不知道我做的决策究竟是对是错。”

    “那为什么!”葛鹰怒吼着,他已经陷入了暴走状态,龙斌对他不是真的很重要,最重要的是龙斌带来的那些第二势力的人,那些人加在一起才是真正有价值的。

    “你缺少一样东西,这一点注定你是斗不过我的,在历史的车轮之下,也从未有缺少这样的东西可以获得胜利的例子。”诸葛封接过龙斌的话,继续说道。

    “什么?老子缺少什么?老子的父亲是龙省军区司令,老子的财富比你那帮狗东西加起来的都多!你说老子缺少什么!”葛鹰这是第三次败在诸葛封手里,一向把自己视为天之骄子的他是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的,他陷入了癫狂状态。

    “那件东西就是在你眼里的狗东西,可在我这里,我把它叫做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