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姜文舒的泪流的更甚了,却和之前不同,这一刻变成了幸福的泪水,她不该怀疑诸葛封对自己的爱的。

    冷月凄凉的一笑,她这刻才明白,在爱情之中,就算你在现实是个公主,你也有可能输给灰姑娘。

    “我不会放弃你的。”冷月坚定的对诸葛封道,也同样是告诉门口那个灰姑娘,“我是你的未婚妻,你可以不喜欢我,但却不能违背家族的约定,就算你如今自我宣称你退出了诸葛家。”

    门推开了,诸葛封看见了姜文舒,冷月也看着她。姜文舒握着粉嫩的小拳,两眼也同样坚定的看着冷月,“你不会放弃他,我也不会,就算你家世比我的家世好,只要他不抛弃我,我就会在他的身边。”

    冷月高傲的公主性子上来了,她蔑视的上下打量着姜文舒,“我会赢得,我从来没输过。”

    诸葛封很开心的笑了,不是因为两个姑娘会为了争抢他而开心,只是因为姜文舒的那些话。她说了,只要自己不放弃她,她就会在自己身边,而自己根本不会放弃她。能知道可以和她在一起一辈子,那样的感觉真的很好。

    冷月站了起来,径直走向了姜文舒,姜文舒害怕的往后挪了一挪,冷月天生那种强势的气场在姜文舒面前一览无余,让姜文舒感受到了威胁。但姜文舒的眼神却很坚定,之所以害怕只是一种生理反应。

    诸葛封眉头紧皱,“小月,不要乱来!”诸葛封很紧张,冷月其实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做一乖巧的女孩。她可是冷家的孩子,上古世家的孩子哪是那么好惹的。

    啪!

    冷月是真的生气了,这是她第一次没有听诸葛封的话,冷月举起右手扇了下去。

    “住手!”诸葛封大吼道,想要起身却疼得根本动不了。

    “丢人现眼!”

    啪!

    几乎在仅仅0。01秒的时间,冷月举起的手腕便被一闪进来的人给抓住了。

    进来的是位约莫二十三四岁的青年男子,他一身古袍白服,看那装扮与古代文人墨客无疑,只是后背上有一个血红色的冷字,冷字很大,占据了整个后背。

    “哥哥……”冷月看到这位男子,赶忙低下了头,看起来害怕极了。

    诸葛封松了口气,笑着对那男子道,“冷彰大哥,好多年没有见到你了。”

    冷彰对于诸葛封的热情并没有给其笑脸,反倒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姜文舒。

    姜文舒直接吓得跑到了诸葛封身边,冷月就够让她害怕了,现在又加上她哥哥,这不是要她命么?

    “这就是你的那位小情娘?”冷彰难得露出一丝笑容,冷峻的面容下让这个笑容显得很是牵强。

    诸葛封笑着点了点头,“是的,冷彰大哥,她叫姜文舒。”诸葛封给姜文舒使了一个眼神。

    诸葛封是不怕冷彰对姜文舒发难的,冷彰大哥自己也是从小认识,是一个地地道道修武之人,同样也传承了习武之人的美德,为人十分正派。

    姜文舒反应过来,对冷彰恭恭敬敬行了一个180°的大躬,小声诺诺道,“冷彰大哥好。”

    冷彰和诸葛封都忍不住笑了笑,姜文舒刚才的样子就像个跟在老大后面的小马仔一样。

    “伤势怎么样了?”冷彰问道。

    “过几天就能好了。”诸葛封笑道,“冷彰大哥在龙省多呆几天么?我也好带你四处逛逛。”

    冷彰很喜欢中国的大好河山,经常一个人背着包去旅游,一边修行养性,一边观赏大好河山,这是冷家和诸葛家都知道的事情。

    冷彰摇了摇头,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冷月,“我今天是要把我这爱惹事的妹妹给带回去的,有时间再来龙省与你好好叙叙。”

    冷月一听冷彰要把她带了回去,顿时急了,想大声反驳,却又不敢,只得小声嘟囔,“我不要回去,不要。”

    “不行!”冷彰怒斥道,“你的所作所为,无秋家主早已知晓!成何体统!一古武世家的人,竟然烂醉如泥在酒吧!”

    冷月急的都快哭出来了,求助的小眼神看向了诸葛封,诸葛封看冷月那般可怜模样,于心不忍道,“冷彰大哥,小月的事我也有错,是我没有照顾好她,你放心,我不会再让她出事的。”

    “小封,休要再说了!”冷彰有些生气,“冷家的家事还容不得你来插手,而且你的事,你爷爷也知晓了,至于诸葛家怎么管制你,那就是你们家族的事了。”

    冷彰拉着冷月出了门,打开房门时,又站了下来,没有回头的说,“你爷爷得知这件事,决定和冷家商量提前你和冷月的婚事,无秋家主已经同意了,你好自为之。”

    冷月听到冷彰的话后,心里就像吃了定心丸一样,规规矩矩的跟在冷彰屁股后头走了,临走时还给诸葛封来了一个飞吻。

    看着冷月和冷彰离去的身影,姜文舒紧咬着粉嫩的嘴唇,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一种无力感,想要去爱,却发现无形中的阻拦是如此的强大。冷彰从进来后都没和姜文舒说一句话,好像根本就没把姜文舒当成人。

    姜文舒这样,诸葛封又何尝不是?自己真的敢去违背家族的约定么?自己的确什么也不怕,可是姜文舒的家庭呢?如果真把爷爷和冷无秋家主惹生气了,姜家可以在瞬间飞灰湮灭,诸葛封对此从不怀疑,世俗界是根本无法与这些古老家族相抗? 的。

    诸葛封将姜文舒紧紧的搂在怀里。

    姜文舒感觉到诸葛封有些发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你害怕了?”如果诸葛封说是,姜文舒也不会去怪他,经历了这么多她也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并不是想什么就是什么,自己真的很渺小。自己愿意放手,在诸葛封畏惧的时候。

    诸葛封笑了笑,反问道,“你害怕了?”

    “我不怕。”

    “为什么?”

    “因为我有你啊!”

    “我会保护你的。”

    ……

    又过了一周,诸葛封已经从医院出来了,现在晓组织和甲部有将近四千万的启动资金,诸葛封将这些钱全部交给龙斌保管,之所以交给龙斌,因为龙斌是这里面最为精明的人,管钱必须要这样的一个人。如果给了秦华,那肯定过两天这小子就不知道给扔哪里去了。

    这些钱,诸葛封决定购买一个总部,这些还有些不够,但作为启动资金应该是够了,总部设计完全可以交给张萌以及她父亲张学更,毕竟张学更已经就是搞房地产的。

    张学更如今也改了性子,自从上次被诸葛封从潮人酒吧救了出来,一改从前的赌徒性子,如今一贫如洗的他在一个销售公司做业务员,每日准时回家给张萌做饭,算是个好男人了。张萌对此还十分感谢诸葛封。

    自家兄弟,诸葛封不需要张萌的感谢。和张萌说了这个事后,他父亲欣然同意,还说要免费帮助诸葛封,就当是感谢诸葛封曾经的帮助。诸葛封自然不会同意,张萌的家现在生活并不富裕,怎么还能再让他爸白干呢?

    诸葛封现在正百无聊赖的看着姜文舒,她正在喋喋不休的给诸葛封讲英语和理综。明天就是三模了,姜文舒可不想把自己输给张诚,每次看诸葛封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姜文舒就感觉诸葛封不爱她了,然后就又哭又闹。诸葛封为了防止姜文舒再有这样的想法,只好每天陪她给自己补习。

    “诸葛封,明天就是三模考试,我真想看看你是怎么把我干倒的!”看到姜文舒和诸葛封在一起,张诚很不舒服,他走了过来,嘲弄的看着一脸困意的诸葛封。学渣就是学渣,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给他补课,他还犯困。张诚想道。

    诸葛封看了一眼张诚,没有理他。姜文舒可没诸葛封这么好脾气,当着自己的面挑衅自己的男朋友,她可受不了,“张诚,你就看好吧!这次全年级第一肯定是小封的。”

    “呵!小封?叫的倒亲切。”张诚听到姜文舒如此亲密的叫着诸葛封,心里更是不爽了,“一个只会数学的垃圾有什么了不起,考试又不是只考数学!”

    “你也不要忘了你和我的赌约,放心,我张诚发誓会好好对你的。”张诚很是认真道,还没有比,他就认为他赢定了。

    张诚回到座位后,姜文舒一改刚才嚣张的样子,面色着急的看着诸葛封,晃晃了睡眼朦胧的他,“你有把握吧!你不会真的把我给卖了吧!”

    着急中的姜文舒很是可爱,诸葛封捏了捏她的小脸,笑道,“你这么瘦,卖也只能卖骨头,卖不出好价钱,等吃胖了些,我在考虑考虑。”

    “哎呀!”姜文舒打开诸葛封的手,一脸苦相的呆坐在那里。

    诸葛封笑着将姜文舒搂在怀里,“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说能胜他,就一定能。”

    放学后,姜文舒还要去补习班,诸葛封就没有和她一起走,跟着晓组和甲部的人来到了潮人酒吧。

    因为明天考试,林桐今晚没来驻唱。让诸葛封有些失落,看着在场的十几位熟悉的面孔,诸葛封笑道,“你们都有没有好好的看书?”

    朱建伟一愣,“看书?看什么书?”

    “明天考试,你们不知道?”

    刘洋打了个哈气,“最近整顿甲部,设计统一服饰,忙的没时间。”

    许翔啪的拍了刘洋一下,“叫你小子装比,你三年看过书么?”

    众人大笑,诸葛封也笑道,“那你们明天怎么考试?”

    “当然是糊弄糊弄咯。”张萌耸耸肩,她也不爱学习。

    诸葛封眼珠子一转,对许翔说道,“你建一个讨论组,把咱们的人都拉进去,让我们来给龙市三模刷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