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看到杨建华严肃朝雷磊他们走去,诸葛封赶忙宽慰道,“杨参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就别难为雷大哥他们了。”

    诸葛封对雷磊这几个人的映像很不错,是一些重情重义的人。

    杨建华好似听不到诸葛封的话,重重的将手拍在雷磊的肩膀上,怒斥道,“一帮窝囊废!”

    雷磊他们都低下了头,杨参谋是除了葛司令以外,他们最为敬重的人,平日里对他们这些从乡下来的孩子都很照顾,每当被杨参谋骂了,就感觉是被自己的爹骂了一样,心里十分不好受。

    “吗的!一帮酒囊饭袋,就你们这个样子还怎报效国家。”杨建华在这几位特种兵身边来回渡步,不停的对他们指指点点,这些平日军营里的七尺男儿,现在就像个小学生一样。

    “你们犯了错误,不主动承认,还他吗的瞎听我这混蛋儿子的话,一点儿军营里将士的骨气都没有!”

    “还他吗不给老子归队,罚你们每人负重六公斤跑山区!”

    雷磊他们把头都抬了起来,一脸错愕的看着杨建华,这话里的意思是……他们可以继续留在军队?

    “参谋长,我……”

    “衮你吗的,别来烦老子,赶紧回去,还没听明白么?”杨建华踹了一脚雷磊的屁股。

    雷磊的眼眶红润了,他知道杨建华这么做背负着什么,有可能是对他的一个处分,甚至是调离,若严重了有可能是下调。

    杨建华不再看雷磊他们,军中有个忌讳,就是不让看见男儿泪。雷磊几个人对着杨建华的背影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军礼,随后雷磊大吼道,“全他吗给老子上山负重跑步去!”

    “是!”

    整齐的男儿声在这个酒吧里久久环绕,诸葛封看着雷磊他们离去的背影,不禁露出一丝笑容,这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杨建华要比他儿子强太多了。

    几年之后,当杨建华背负众人指责的时候,有那么一个军中小伙站了出来,当然,那时他已成为一名合格的团长。

    人都散去了,晓组织和甲部这帮人该忙得忙,该玩的玩,送林桐回家的任务落在了诸葛封的肩上。

    “那个……谢谢你救了我。”路上缄默许久,林桐没话找话道。

    诸葛封摇了摇头,多日不见,反倒有点儿不适应林桐这么矜持了,在诸葛封眼里,她一直都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

    “和我还那么客气干嘛?咋俩谁跟谁。”诸葛封打趣道。

    “嗯,也是,老娘也就是和你客气客气,”

    “……”

    余下的一天半,诸葛封门门都是和数学一样的速度打完,杨慧已经彻底被诸葛封折服了,光拿数学这门考试来说,她和另一位监考老师合力帮他检查了卷子,竟然全对!数学能考150,这是省级状元都没有的水准。

    之后每一门考试,诸葛封都感觉毛骨悚然的,杨慧用那么爱慕的眼神看他就算了,毕竟杨慧是位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可男老师也这样看他是几个意思?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好学生的待遇……

    晓组和甲部的人无疑是度过了最爽的两天,第一次感受到了所有试题都答上来的感觉,真叫个爽啊!

    姜文舒考完之后担忧的问诸葛封到底有没有问题,诸葛封笑着说没有,每当看到姜文舒那担心的表情,就感觉她很可爱。张诚在考完之后不忘了再通知姜文舒一声,怕她忘了他们之间的赌约,而对于诸葛封,他理都没理,因为张诚认为诸葛封已经不配再做自己的对手了。对于这种自信心爆棚的人,诸葛封也没什么好说的。

    三模是高考之前最后一门考试,很多学生都会在三模之后继续努力学习,所有三年的努力都要赌在高考考场那几个小时之内,这让他们不得不神经紧绷。

    作为好学生的姜文舒同学,自然是没日没夜的上着补习班,除了晚上跟诸葛封通个电话外,平常也不和诸葛封出去。

    而对于晓组织和甲部的人来说,高考完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今日是选地皮的大好日子,每一位甲部和晓组织的人,都想见证自己总部诞生的那一刻。

    “这里可算是黄金地段了,我和我父亲观察这段地皮很长时间,它的车流量和人流量都要比其它地方高,但比不过市中心,可惜市中心没有地皮了,买现房又不是我们要的风格。”张萌站在诸葛封身边,指着一块空地喋喋不休道。

    张学更在一旁也是频频点头,“只不过这里还是有些贵了,商家抬价也高于正常市场价,看我们相中了这块地盘,就一直往上抬价,昨天定的价格也是异常的高,不过总算定下来了。”

    诸葛封点了点头,沉吟一声道,“负责这块地皮的是哪个商家,商业毁约可不符合规矩。”

    看张学更支支吾吾,诸葛封皱了下眉,“张叔说吧,有什么事一起解决。”

    “唉。”张学更叹了口气,“说来惭愧,这个商家是我以前公司的人,被我输给了龙建国,现在成了他的公司了。”

    诸葛封听到这儿,摆了摆手,“那就算了,价高些也无妨,龙斌是自己人,坑也是自己人坑了自己人,都一样。”

    见诸葛封这样说,张学更也只得点点头。

    “老大,我们要不要在这里盖个游泳池啊!”宋林兴奋的大叫,看着大片的空地,在他眼里好像已经成了形。

    “盖你吗的游泳池。”秦华笑着跑了过来,对住宋林的脑袋敲了一下,“应该搞个夜店,老大,我可认识好多个洋妞,要拉过来保证火!”

    诸葛封无语的看着这两个欢腾的人,这是要建总部的好么……

    晓组和甲部的人绕着地皮不停的转悠,偌大的地皮要好长时间才能绕完,但他们各个都乐此不疲,这是兄弟们之间第一个家,将来要在这里一起生,一起死,一起共创辉煌,人们光是想想就觉得兴奋。

    突然,大家看到一辆奥迪a6快速的驶了过来,差一点儿就撞在诸葛封的身上,在诸葛封身边停下了车。

    众人也顾不得看地皮了,一脸愤怒的跑了过来,将奥迪a6围了起来,刘洋和朱建伟已经掏出电话叫人了。刘洋的父亲是龙省公安厅厅长,想要没收一辆奥迪a6轻而易举。

    诸葛封也是皱着眉头,怎么有开车这么鲁莽的人,只听张萌在他耳边小声道,“这就是隶属于龙跃集团的商家。”

    诸葛封听到张萌的话,咽下了心中的气,毕竟是龙斌手下的人,自己多少也要给些面子。向众人挥了挥手,让他们都让开。

    只见从车里下来一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男子手上带着金表,脚下穿着锃亮油光的黑皮鞋,手上拿着一公文包,一副暴发户的模样。

    看到这位中年男子,张学更立刻换了个笑脸迎了上去,急忙伸出手来想要与他握手,还叫道,“华总,你可算来了。”

    华峰一脸嫌弃的表情,并没有伸出手。张学更尴尬的将手收了回来。

    “唉!我说小张啊,幸好我当年支持龙总收购咱们企业,才有了今天这般地位,可没想到你是把新华房地产直接赌出去的,哈哈,可真有你的。”华峰当着众人的面嘲笑张学更。因为华峰说的全是事实,张学更只是低下了头没有反驳,再圆滑的人被人这么说,也受不了,何况是当着自己女儿的面。

    父亲总是希望在自己孩子面前树立高大形象,张学更也不例外。

    诸葛封皱着眉头没说话,只是看着华峰,毕竟这件事是自己交由张叔全权负责的,自己不好过问。

    “华总你看,昨日定下的五个亿的工程,分十年付清,咱那合同是不是能签了。”张学更低声下气道,虽然他也不想这样,但现在所有的事都掌控在华峰手里。

    华峰眼珠子一瞥,不耐烦道,“谁和你说过这个价格,我tm明明说的是六个亿,你怎么听的!”

    张萌急了,“你明明和我爹讲的是五个亿,怎么今天又多了一个亿。”

    华峰坏笑的打量了下张萌,对张学更道,“你这女儿要是卖给我,不一定可以让我考虑考虑。”

    “你……”张学更气的脸色发紫,上气不接下气,说不出话来,华峰好笑的看着他。

    围着的众人瞬间怒了,张萌以前是他们敬重的大姐大,在晓组和甲部里还是有着崇高的地位,他们不允许张萌受到侮辱,但老大没发话,所有人都不好发作,只得看着诸葛封,只要诸葛封一句话,这死胖子定是被一顿毒打。

    “听说小张你在帮一位学生做事,现在狗屁学生都能把我们曾经叱咤房产界的大佬给玩的团团转了啊!”华峰没有看到众人冰冷的眼神,就算看到了,他也不认为这群小屁孩能把自己怎么样。

    嗵!

    朱建伟一脚把华峰踹在了奥迪a6车身上,从小在部队的他,这一脚自然力量非凡,华峰吐出了血与饭菜等粘稠物。

    华峰的话触碰到了这些人的逆鳞,侮辱他们兴许会没事,但绝对不能侮辱他们的老大。

    “你是龙跃的人,我给你次机会,给你们少爷龙斌打电话,让他来救你。”许久未开口的诸葛封掏出手机,拨通了龙斌的电话,扔在华峰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