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姜文舒耍小脾气,诸葛封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理会了。张德江仅仅给自己一周时间,诸葛封必须让度娘和龙跃企业快速出动,吞并全国的小型搜索引擎企业。

    早在葛鹰没有发动进攻之前,诸葛封就为度娘和龙跃企业规划好了二分天下的蓝图,龙建国和姜彦宏都没有意见,让各自的市场份额都达到50%。

    这场潜伏在底下的商业活动悄然展开,没有商场嗅觉的葛鹰根本察觉不到,他现在还沉浸在胜利的沾沾自喜之中。

    华中省,华南市。

    “我们景泰搜索企业向来没有招惹你们度娘公司,这十几年也一直相处的很好,这次你们为什么要收购我们?”

    景泰搜索企业的会议室里,一位肚子微鼓的中年男子,推着眼镜愤怒道。

    坐在一旁的是华中省度娘分公司的负责人,他老神在在道,“这次该怎么说呢,你们不想并入度娘企业不由你们说了算,这次我们是强制收购,只要高价收购你们股票的51%,你们还能有什么办法?”

    “这次来我也只是跟景总你说一声,姜大老总发话了,只要你还想干,你的股票我们丝毫不动,你也可以进入华中省度娘分公司的高层。”

    景总听着这位度娘分公司领导的话,不断的冷笑着,“别逼我,你若逼我了,我就将企业并入龙跃门下,到时候有你们好受的。”

    景总相信,只要自己说出这句话,度娘分公司的人就要考量考量了,这招十几年来一直都很管用,龙跃和度娘一直都处于宁可自己不获利,也不让你壮大的处境。他们水火不容,这点业界人士皆知。

    度娘分公司的老总冷哼一声,“龙跃不会收你们的,我们两家早已达成了战略联盟,而你们这个公司被划分在我们企业名下,不要反抗了,乖乖把合同转让书拿出来吧!”

    “哈!哈!哈!”景总大笑起来,差点儿笑岔气了,“你们和龙跃合作?笑话!十几年来,你们两大龙头企业闹得水火不容,业界谁人不知道?”

    “哦?”度娘分公司老总饶有兴趣的看着景总,“那你给龙大老总打个电话,就说你要归顺他,你听听他的反应。”

    景总一怔,他没想到度娘分公司老总今天气焰这么嚣张,他犹豫不定起来。过了一会儿,景总一咬牙,拿起了手机,比起他的嚣张气焰,自己更加不会相信龙跃会和度娘合作。

    “喂?”此刻,龙建国和姜彦宏正坐在龙跃企业老总办公室内,诸葛封也在一旁,最近两日,他也是忙的不可开交,但总算龙跃有了起色。

    “龙总,我是龙泰企业的景阳,我想将公司并入龙跃企业,你看?”景阳自信的看着度娘分公司老总,景阳认为,龙建国一定会同意的,只要能打击到度娘公司,他就一定会同意,末了他还加了句,“忘了和你说了龙总,度娘公司在招我入伙了。”

    龙建国对着姜彦宏苦笑一声,对电话里的景阳道,“景总,你就老老实实的在度娘干吧!”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远在华中省的景阳傻了眼,这完全不符合龙建国狡诈的性格,难道他们两家真的合作了?不可能啊!那可是世敌啊!景阳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而度娘分公司的老总已经将合同取了出来,吹着小曲开始签协议了,自从度娘和龙跃合作,可轻松坏了他们。

    龙省龙跃企业。

    龙建国放下手中电话,和姜彦宏两人苦笑不已,这样的电话在最近这几天已经收到好几个了,都是一模一样,龙跃的人去收购小企业,小企业老总就给姜彦宏打电话;度娘的人去收购,就全给龙建国打电话。

    现在龙建国和姜彦宏这两位大佬终于明白了,这些小企业之所以能活到今日,全都是靠他们两家之间的战争缝隙而存活下来的,一旦这个缝隙没有了,小企业就会瞬间坍塌。

    两人都佩服的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诸葛封,传说中古老的天才家族出来的人,果然不同凡响。

    景泰企业这样的例子每一天都在各个省份发生着,过了六天之后,在张德江给的最后一天期限之时,度娘公司完成了对最后一家小企业的收购。

    从此,龙跃企业和度娘企业垄断了华夏的搜索引擎市场,而也就在这一天,终于撑不住的张德江病假结束,回归到自己的岗位之上。

    葛鹰心中暗暗高兴,张德江一回来自己便可以继续对龙跃施压,只要龙跃苟延残喘了,他是有能力一口气吞下去的,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权势在他这边。

    华夏下发的秘密文件在葛鹰回复行动的第二天便到了龙省军区,葛枫将文件摔在了葛鹰面前。

    “住手吧!孩子,再玩就是玩火了!”

    葛鹰疑惑的拿起那份秘密文件,上面写了几个大字:关于龙跃企业及度娘企业的保护性政策。

    葛鹰感到一阵眩晕,这怎么可能?就快把龙跃搞垮了,怎么中央突然来了这么一条?

    葛枫看了眼目瞪口呆的葛鹰,无奈的叹了口气,“孩子,你难道就不困惑张德江这一周为何病了?”

    “怎么了?”

    “这一周内,诸葛家的那位小子帮助龙跃和度娘实行了吞并其他企业的计划,一周之后,你所能见到的搜索界面就只有度娘和龙跃的了?”

    “您是说……联盟垄断?”葛鹰一惊。

    “对,诸葛封很好的避开了华夏禁止垄断的政策,而采用两大企业合作垄断的方案,你看似两大企业是在竞争,可其实他们已经形成了战略联盟,他们钻了法律的漏洞!就连国家也不得不执行保护政策了。”

    葛枫有叹了口气,不管是龙组的组长诸葛龙,还是自己的恩师诸葛凌,他们无疑不展示了他们在这一领域的天才实力。而这位小小年纪的诸葛家族成员,一上来便敢利用国家,真是不简单。

    “怎么可能?父亲!我也想到这点了,可是我压根不相信龙跃和度娘会合作啊!”葛鹰有些情绪失控。

    葛枫摇摇头,拍了拍葛鹰的肩膀,“孩子,你是将才,但不是帅才,真正的掌舵者需要有那位小子的魄力,眼界,以及抓住机会的时机。其实你若能跟在他身边,爹爹我也不担心了。”

    葛鹰看着葛枫离去的身影愤怒的大吼了一声,“我不信,我不相信。”

    葛鹰宣泄完,又冷冷的笑了,“我还有蒋钦这张牌,我倒要看看诸葛封能救了龙斌,还能再把秦华救了不成?呵,兄弟,全是一帮累赘!”

    葛鹰在屋里自言自语起来,他还没有输,他是这样认为的。

    ……

    龙城辉煌夜总会。

    “行了,你别喝了。”坐在秦华身边的宋林将秦华的酒杯夺了过来。

    秦华醉眼朦胧的吼道,“给我,草泥马,给我!”秦华又一把夺过宋林手中的酒杯,咕嘟咕嘟的喝了个干净。

    宋林无奈的看着大口喝酒的秦华,这一周秦华喝醉已不知是第几次了。秦龙企业在龙省受到了重创,而龙省又是秦龙企业的根据地,这一切的根源都来自于葛鹰,或者说是葛鹰的心腹,蒋钦。

    其实蒋钦的家世并没有多么强大,但他的母亲却是监管铁路招标方面的负责人,从小他母亲就宠爱着蒋钦,对他言听计从,一听又是葛鹰的主意,他母亲便放手去做了,谁不想绑上葛家这条大腿?

    这就好比蚂蚁和大象,虽然蚂蚁很渺小,但却克制住了大象。

    铁路工程建设是秦龙企业的主营业务,而钢材其实只是它的分支,这就如诸葛封说的,根基一旦崩塌,大厦将会倒下,事实也的确如此。

    一开始秦龙企业并不担心,但屡次项目招标受阻,使秦龙企业逐渐被埋没在招标之中,一些本想用秦龙企业做项目的铁路局,也只得放弃了。

    可以说,秦龙企业的受灾程度不亚于龙跃企业,龙跃企业好歹有个盟友,秦龙企业却什么也没有。

    而秦华的父亲秦冲这一个月内变卖了家中的好多资产,只是为了给偌大的秦龙企业下属员工发工资,他们的资金链已经运转不开了。

    “你为什么不和老大说,告诉老大,他一定会帮你的,我们所有人都会帮你。”宋林坐在一旁,对秦华开解道,“你也看见了,龙跃不也是大震荡?还不是被老大给稳住了,反而让龙跃成为两大巨头之一。”

    秦华胡乱的摆摆手,酒气熏熏的大吼大叫道,“你不准告诉老大,不准告诉!你没看老大为了龙跃企业****多少心,好几夜都没睡好了!我要是再给老大添麻烦,我他吗还是不是人了?”

    宋林叹了口气,的确,最近这几天他们都看在眼里了,老大根本不回学校,辗转各地只是为了帮助龙跃企业,光这件事已经让龙斌痛哭了好几次,嫌他自己没有用,不能给老大分担些什么。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秦龙企业的公子哥啊,别这么落魄啊,打起精神来,让我们好好看看。”

    秦华抬起头,眼神瞬间冰冷下来。

    蒋钦,这几天他一直日思夜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