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你他吗说什么?”刘洋愤怒的冲了过来,一把揪住诸葛封的衣襟,“你他吗再说一遍,当初是谁说要成立的?”

    诸葛封对视着刘洋,依旧平静的说道,“我说了,晓组织和甲部解散。”

    在场所有人都低下了头,每个人都有种无力感,这是信仰的崩塌,他们一直把这个男人当作神,当作他们的老大,但当他说出这话时,不仅仅是对他失望,还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说好的一起打天下,说好的保护自己最珍惜的人,这一切原来都是谎言,美好的梦境就在这场劫难下破碎了,原来说的兄弟,原来是这么弱不经风。

    砰!

    刘洋一拳将诸葛封打翻在沙发上,刘洋站了起来,对倒在沙发上的诸葛封道,“我这一拳是替所有兄弟们打的,至于为什么不再把你碎尸万段,我还顾及旧情,不像你个畜牲,哦不,应该说你是天才,对吧?呵呵。”

    刘洋整了整衣襟,走出了包厢门。诸葛封站了起来,也同样整了整衣襟,走了出去。

    “怎么办,张姐?”沉寂了良久,朱建伟打破了诡异的寂静,诸葛封走了,他只能问向张萌。

    张萌摇了摇头,眼神却一直盯着门外,“我不知道,但这两天咱们还是安静些吧,先别惹事,也别想着以一己之力解决这个麻烦。”

    你不会就这样一走了之,对不对。

    龙省龙市,少年监管所。

    “快点儿说,你只有五分钟的探监时间。”狱警不耐烦的对诸葛封吼道,临出去之际还小声嘀咕着,“现在的孩子,真是能惹是生非。”

    宋林看到诸葛封来了,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诸葛封也对宋林笑了笑,“怎么样?”

    “还好。”

    “你做的很对。”诸葛封淡淡的说道,“如果你当时选择不顶罪,你和秦华都会进来,虽然我这样说有些混蛋。”

    宋林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做的对不对,只是下意识的这样去做,换了你,我估计你也会一样。”

    诸葛封叹了口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又问道,“刘洋来过了?”

    “嗯,把你一顿臭骂呢。还说你把晓组织解散了。”

    “嗯,他说的没错,我的确解散了。”

    五分钟的时间很快就到了,狱警进来叫诸葛封出去。

    “老大。”宋林叫住了已走到门口的诸葛封,“我相信你。”

    “好好在里面呆着,别惹是生非。”诸葛封嘱咐一句,走了出去。

    ……

    “把那个桌子搬出去吧!诸葛封同学退学了。”杨慧边说边摇头,叹了口气,这么好的苗子,就这样荒废了。

    姜文舒一惊,急忙掏出手机给诸葛封打电话,却只有关机的提示音。

    他会不会是生了我的气?我不该那几天不理他的……姜文舒想着,眼泪情不自禁的流出来。

    林桐也和姜文舒一样,心乱如焚,自从诸葛封和姜文舒走在了一起,她就不怎么和诸葛封说话了,但其实她心里一直挂念着他。

    与此同时,第一势力在市一中最后一周宣布了一统市一中的消息,解散的晓组和甲部看上去没有一人敢吭声。这场两大势力间的对决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通往京城的高铁之上。

    诸葛封看着座位旁的两个人下棋。

    “此黑子,命中我龙中死穴,我输了。”斜坐在诸葛封对面那位男子看了好一会儿,只得垂头丧气的摇摇头。“黑木君,我输了。”

    诸葛封这才发现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位少年竟然是位日本人,从上火车来,他一句话未发,直接拿出棋盘,就与对面那位开始下棋。

    “你是第十二位败在我手上的省级冠军。”黑木说着蹩脚的汉语,“爹爹说华夏是个神秘的国家,有很多高手,但我看不然。”

    男子并没因黑木的话而感到生气,反倒笑了笑,“黑木君的确是日本近几年来出现的围棋天才,但请你不要忘了,华夏还有一位江流儿,他的棋艺远在我们这些人之上。”

    “再不然,华夏还有一神秘人,当年凭借远程对战坐上了国际围棋冠军的宝座。这么来说,令尊当年的话并没有说错,华夏还是有很多深不可测的高手的。”

    黑木不屑的笑了笑,“这次我前往京城,便是去拜访江家,至于我和江流儿孰强孰弱,到时便明晓了。至于你说的那位神秘人,呵!畏畏缩缩,不敢露出真身,他还不配占有棋圣的称号?”

    诸葛封没有听两人的对话,而是全神贯注的看着桌子上的棋盘,突然来了句,“你还没有输。”

    黑木和那人都疑惑的看着他,下棋那人笑了一声,“小兄弟,你也懂棋?”

    “略懂。”

    黑木来了兴趣,“华夏有句古话,凡事谦虚者一般都很有实力,不知这是不是真的。”

    诸葛封没有说话,从棋罐里取出一枚白子,直接落在了棋盘上。

    黑木和认输那人对笑了一下,现在的业余玩家真是越来越狂傲了,不知他若知道黑木和认输那人的名声,还敢不敢这么自信。

    黑木,日本棋圣九昭丈和的关门弟子,是日本历史之下最杰出的棋手,十八岁的年纪,已经打遍了日本所有的围棋高手,包括那些年岁花甲的老前辈。

    认输这人,名叫刘年,是h省围棋大赛的冠军,被h省授予了少年棋圣的称号。

    两人可以说都是围棋界的佼楚,而黑木更甚些许。

    黑木也不想显露什么,既然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位少年这么不知趣,反正还有些时间,权当打发时间了,给他些教训。

    砰!

    黑木拿子落子的力度都十分有力,就算门外汉看了,也会觉得此人定是厉害。而且他出棋快速自信,显然没有把诸葛封当对手。

    诸葛封沉默不语,因为这是残局,他落子极为谨慎。

    过了一会儿,黑木的速度放缓了,眉头也紧皱起来,开始和诸葛封一样专注。刘年一直看着棋面上的局势,他竟然有些没看懂两人之间的棋路!

    过了好一阵后,棋盘上可以落的位置已经很少了。诸葛封思考了好久,将拿起的白子又放回了棋罐之中,叹了口气,“我输了。”

    黑木也深深的吐了口气,佩服道,“阁下将一盘死棋差点儿拖到了平局,在下真是佩服。”

    像黑木这等围棋天才,若想让他们佩服一个人,就必须要拿实力说话了。

    诸葛封笑着摆了摆手,“输就是输了,找那么多借口又有什么用?”

    “阁下可否在与我下一盘棋?我刚才受益良多。”黑木一改刚才和刘年说话的狂妄之态,对诸葛封恭敬道。

    诸葛封看着窗外的景色,缓缓道,“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我现在暂时没这个心情。”

    黑木还想再说什么,但看诸葛封一脸疲倦之态,只好作罢,又低下头仔细研究起刚刚下的这盘棋来了。

    京城江家坐落在京城郊区之外,作为一古老神秘的围棋世家,一直特殊的存在于华夏世家之中。这样的世家反而让任何人不敢轻易的招惹,因为他们一个世家,便代表了华夏的国粹。

    “封少爷还请再等一会儿,老爷马上就来了,江少爷还在棋社。”一女仆为诸葛封倒上了一杯茶,歉意道。

    诸葛封点点头,坐在沙发上等待着。不一会儿,从楼上走下来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老人精神烁烁,看到诸葛封,慈祥的笑了笑。这人正是诸葛封那日在游乐园与其下象棋的老人。

    他就是江家家主江棋,将围棋贯穿了自己一生的男人,被华夏、韩国、日本围棋协会共同授予了黑白棋圣的人。

    黑白,围棋之所有,寓意为不管此人持何子下棋,都将会为人所敬佩。

    “江前辈。”诸葛封礼貌的站起来鞠了一躬,在这样一位推动三国围棋事业发展的人面前,诸葛封不敢有丝毫放肆,他已不是当年那个楞头小子了。

    江棋笑着压了压手,示意诸葛封坐下,他也坐了下来。

    “我听到你小子来了,可是连研究棋谱的时间都放下喽!”

    江棋虽是句玩笑话,但诸葛封知道,对于围棋世家的人来说,浪费每一秒不在围棋上的时间,都是可耻的,就像诸葛封请江流儿去酒吧时,他都要抱着一本棋谱看。

    “打扰前辈了,但晚辈今日来确实是有要事来请你帮忙的。”诸葛封歉意道。

    江棋摆了摆手,并没有问诸葛封究竟是什么事,只是道,“小子,今日你来的正是时候,日本听说来了一位天才棋手,咱们好去看看,能看当代年轻俊杰下棋,真是我老头子的一大幸事!”

    “是。”诸葛封不敢违背江棋的话,只得点头道。

    江家棋社,建设的古朴而又文艺,古老的中国建筑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是旅游圣地。

    江棋和诸葛封走了进去,屋里已经围满了人,围着一盘棋。看不见的就盯着屋梁上面的电视屏幕,这是这间古典房屋里唯一有的现代玩意。

    看到江家主来了,众人急忙恭敬的叫了一声,“家主。”,然后让开了道。

    两位下棋少年好似没听见般,全神贯注的看着棋盘。

    一位江流儿,一位诸葛封也见过,叫黑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