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诸葛封跟在江棋后面,来到了棋桌旁边,两人都不说一句话,低头凝视着棋盘。

    这局棋已快接近末尾,诸葛封目不转睛的看着。

    “小封,你看这棋该谁赢?”江棋小声道。

    诸葛封又看了看,过了半响才答道,“不出意外,黑木以半子获胜。”

    江棋得到了答案,笑着没有说话。

    又过了一会儿,江流儿放下手中的棋。

    “我输了,你赢我半子。”江流儿无奈道,这半子之差,着实让他有些窝火。

    黑木淡笑着,扫了一眼屋内的所有人,大声道,“时至今日,神秘的华夏已再无我的对手,就连辈出棋圣的江家也输在了我的手上。”

    诸葛封身为旁人听到这话,都已是皱起眉头,而江棋仍旧一脸淡笑的看着黑木。

    “我是输给你了,但我不是江家家主!”江流儿语气重重的强调一声。他输了,他无话可说,但黑木这样侮辱江家,江流儿是绝对不允许的。

    “哦?”黑木笑道,“那就请江家家主出来,晚辈我也好见识见识江家的真才实学。”黑木虽用谦词,但完全没有谦卑的意思,来华夏已有半个多月了,他辗转各地寻找对手,无一不是已获胜告终,就连围棋神话世家江家都败在了他的手上,黑木现在已不把华夏任何棋手放在眼里了,他也不再相信父亲临走时的那句话,说什么古老的华夏神秘至极,高手多如牛毛之类的。

    黑木说出这话的同时,所有人都看向了江棋。黑木也看了过去,看来这位老者就是江家家主了。

    “江前辈,还请一决。”黑木做了个请的手势。

    “你还不配!”江流儿大喊道,“就连你师父九昭……”

    “哎!流儿不得无礼,远来既是客人。”江棋制止住了江流儿,又笑着对黑木说道,“日本棋坛人才辈出,少年天才比比皆是,真是让老朽大开眼界。”

    听到江棋的赞美,黑木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他本来就不是内敛之人,棋界泰斗又如此称赞他,他更是气焰嚣张了。

    “还请前辈出战,已为华夏棋坛证道!”

    江棋笑着看了一旁诸葛封一眼,“今日我家中来了一位贵客,你若能把他也给打败了,我便和你一战。”

    黑木这才看到诸葛封,他先是一惊,又喜道,“好!我早就想和这人一下了,今日竟然有这机会,我便和你一战!”

    黑木直接坐在了位置上,等着诸葛封,深怕他再次拒绝。

    江流儿疑惑的看着诸葛封,诸葛封苦笑道,“之前在火车上下过一局。”

    “结果呢。”

    “我输了。”

    “你竟然输了?”江流儿大惊,而诸葛封对此并不想解释什么,既然自己拿起棋子来和他下,输了便是输了,没什么借口可谈。

    听到诸葛封的话,江棋眉头微微一皱,不过依旧道,“你去下吧!我看看。”

    “可是……前辈我……”诸葛封想要说些什么,被江棋制止了。

    “这局我允许你下,约定是我定的,自然也是由我来改。”江棋淡淡道。

    诸葛封只得点了点头,坐在了另一边。

    上一次坐在这个位置上已是四年前,当和江棋立下那个约定后,诸葛封再也没有在众多人面前下过棋了。当再次坐上这个位置,诸葛封心里只想着赢下这盘棋。

    他明白江老前辈的意思,之所以江老前辈不亲自出马,是因为害怕日本拿以大欺小来说事。

    如果黑木赢了,日本人可以大肆渲染黑白棋圣败于日本国手天才之下。

    如果黑木输了,日本人就会说黑白棋圣丢失棋德,以大欺小。

    而诸葛封知道,黑木是根本不可能赢了江前辈的。

    所以诸葛封知道自己必须赢,这不光是输赢,更是维护华夏棋坛的圣洁。

    这场棋战就在众人的注视下开始了。

    黑木和诸葛封从第一步开始就小心翼翼,高手过招,棋阵如果稍有差错,定会出现蚁穴虽小可溃千里之堤之事!

    这盘棋足足下了三炷香的时间,到后面时,黑木干脆直接站了起来。诸葛封也很紧张,但还不至于像黑木那样,他只是大口吐着气。

    “你的长龙已被我吃死,我不知你为何还如此气定神闲!”黑木费解的看着诸葛封,他猜不透自己面前这个对手。而与之前江流儿下棋时,等到了后面,一步巨大的变化,就会让江流儿或喜或悲,就算是自己也会这样。毕竟高手过招,稍微占据些优势就有机会吃死对方。

    诸葛封没有回答黑木这个问题,依旧平静的落下了子。江棋没有看棋,反而看着诸葛封的脸,不住的点头。

    黑木见诸葛封没有答话,咬了咬牙,继续下了起来,明明在棋面上他稍占优势,但为什么他有种感觉,诸葛封会赢?

    “我……”又过了一会儿,黑木手中紧紧握着黑子的手松开了,黑子掉在了棋盘上,打乱了棋面,“我输了!”黑木低下头。

    诸葛封站了起来,平静道,“你是赢不了江前辈的,就像当年的我一样,我从你身上看到了我四年前的影子,狂傲不羁却稍有些风吹草动便举步维艰,变得判若两人。”

    “就连现在的我,也依旧赢不了前辈。”诸葛封苦笑道,像是在自言自语。

    江流儿听的目瞪口呆,“诸葛兄……你说你和爷爷下过棋?”江流儿从未听过诸葛封和自己的爷爷下过棋,就连自己也没见过爷爷下棋……

    诸葛封苦涩的笑了一下,那是四年前。

    世界围棋协会上。

    “你们所有国家围棋协会会长加起来都下不过我一人!我只求一个对手,对于你们国际棋协的奖金,我丝毫不感兴趣!”诸葛封狂傲的对会议室里的人说道。

    这些人各个都是岁数在五十岁以上的棋界泰斗,他们每一个人的故事拿出来都可以大书特书。而年少的诸葛封,只想在这里找一个对手,在他眼里,这个世界已没有了对手。

    江棋当时正是国际棋协的荣誉会长,他皱着眉看着诸葛封,缓缓开口道,“小子,你是华夏人?”

    “对!”诸葛封一脸的傲气,“怎么?你想和我下棋?”他看着江棋,眼中充满了不屑。

    “你们都出去。”江棋对其他人说道。

    众人都点点头,没有人出言反驳,大家都很尊敬这位荣誉会长,不管是他的棋艺还是他的高尚品德。

    会议室内只剩下了诸葛封和江棋。

    江棋拿出了棋盘和棋罐,摆在了诸葛封面前。

    “你可以和我下棋,但你我之间应该有个赌约。”江棋淡淡道。

    “什么赌约?”诸葛封不假思索的问出,不管什么赌约,他都会同意,因为他只会赢,自从小时候学会了围棋,他就没输过。

    “今日之棋,我若输了,甘愿你处置。”江棋顿了顿,“你若输了,从今以后不得再在大场合下棋。”

    “好!”诸葛封不假思索的答应下来。

    这一盘棋,只持续了十分钟,当诸葛封看到一个摆有‘和’字的棋阵时,他低下了头,不是输在了实力,而是输在了做人上。

    诸葛封没再看低头懊恼的黑木,他走到江棋面前,对他拱手道,“感谢前辈四年前的提携之棋,晚辈四年来不敢有丝毫忘记。”

    江棋欣慰的笑了,四年前的那场棋,他就是想磨练诸葛封的锐气,而如今看来是成功了。

    “你我之约,从此一笔购销,但你须谨记教会,明白么?”

    “晚辈明白。”诸葛封将腰弯的低低的。

    江棋从怀中掏出一枚徽章,那上面写着两个字,诸葛。

    “凌兄之前已来找过我了,不管你愿不愿意回到你的家族,你要去见他总要戴上这个东西。”江棋将徽章递给了诸葛封,早在诸葛封来之时,他就知道诸葛封的来意了。而自己那位老兄弟诸葛凌,更是未仆先知。

    诸葛封紧紧握着那枚徽章,自己为了父亲的仇而背离了家族,可二爷爷却依旧惦念着自己,这份情,诸葛封不知该说什么。

    “年少轻狂可以,可别忘了自己不是一个人,总是有一些人在注视着你,你不光只有个父亲,还有一大帮子人呢!”

    看着江棋负手离去,诸葛封缓缓低下了头。总感觉自己在做很多正确的事,却发现自己亏欠了太多人。

    京城军区总司令部。

    “站住,闲杂人等不可入内!”门口两位护卫看诸葛封要走进去,急忙拦住。

    诸葛封从兜里掏出徽章,两位士兵一看这枚徽章急忙行了个礼,这可是总司令诸葛凌的徽章!诸葛凌司令早就和他们说过,若见此章就如见到他本人一样。

    诸葛封不仅被请了进去,还有一英姿飒爽的女兵给亲自带路。

    “你在司令办公室稍等一下,司令马上过来。”女兵给诸葛封倒好了茶水,便出去了。

    诸葛封来回踱步,打量着诸葛凌干净的办公室,在办公桌后面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副书法字体,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天才家族。

    历代诸葛世家的人都是心系家族的荣辱,将家族的兴衰放在了首位。而千年以来,只出现了两个异类,诸葛封及他的父亲诸葛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