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葛鹰等鹰队成员先是一愣,完全没有料想到寒风会说出这种话来。反应过来后皆是震惊与愤怒!

    “口出狂言会让你付出代价的。”葛鹰指着寒风怒道。鹰队何曾受过如此侮辱,所有鹰队成员都在等待葛鹰一声令下,冲上去扒了寒风的皮!

    寒风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以你们三倍之力或许尚可与我一战,现在你们加在一起不过是多些笑柄罢了。”

    “好!哈哈!不愧是诸葛封手下的人,学的跟他一样爱说大话。”葛鹰大笑道,“那我就看看你究竟有多强!”

    “鹰队成员,上!”

    鹰队成员几乎是同时冲了上去,寒风冷冷一笑,从袖口中竟取出的是一把二尺长的木尺!

    “吗的。这是在侮辱我!”小九愤怒的嘶吼着,面前这男人是当我们鹰队是小学生么?用木尺来和我们决斗!

    每一位鹰队成员都是满腔的怒火,从小就高傲的他们是容不得别人这样侮辱的。他们步调一致,进攻来自四面八方,可以说是水泄不通,这是他们多年来日以继夜的磨合而形成的,这样所产生的就是1 1>2的效果。

    寒风站在那里,他的眼睛竟然是闭着的。这让鹰队成员只能更加的愤怒,这已不是一场对决,他们要杀了面前这位男子。

    突然!

    寒风手中木尺挥动起来,即将接近他的鹰队成员在瞬间就跌落出去,鹰队成员一旦被冲散,再也没有刚才气势如虹的阵仗了。

    “蝼蚁!”

    寒风怒斥一声。

    唰!唰!唰!

    所有的动作归结起来只剩下了一个动作,那便是挥动木尺,然而并不能看清木尺挥动了多少下,这是快到极致的挥舞。

    若非要猜测,只能根据鹰队倒下的人数了。鹰队已倒下了十多位成员,余下的也都没了战力。

    “我要杀了你。”鹰队其中一位成员高傲的心被彻底击垮了,失去了应有的理智。他从鹰队战服的绑腿之下抽出枪来,对着寒风毫不犹豫的开了枪。

    “住手!”葛枫大喊道。

    来不及了!

    不仅寒风,在场之人全都吓得呆住了!

    寒风寒眸一闪而逝,木尺又是一下快速的挥动,不留片刻停顿。

    啪嗒!

    木尺被子弹打断了,寒风微微一皱眉,被子弹强大的力量震得虎口有些微疼。

    操场之上,只能听到微风吹拂的声音,再也没了人的声响,所有人惊得说不出话来,就连诸葛封也露出吃惊的神情。

    “我的鹰队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葛鹰打破了操场的寂静,他回头看着这些倒地的鹰队成员,不断的喃喃自语。十几年所培养的高傲,在这一瞬间被一个人,不超过五分钟的时间而给彻底击垮了。他一直认为华夏之中,他的鹰队已是最强。可后来的龙组,再到现在诸葛封短短四年所培养出来的暗屠,都瞬间将他给秒杀。

    葛枫看着跪倒在地的葛鹰,无奈的叹了口气。也好,这对他是一种历练,从小他就没受过什么大挫折,导致性子一直高傲,现在吃了教训,以后应该会有所收敛,只不过对鹰儿的打击有些过于大了。葛枫想道。

    “葛鹰,这次,你服么?”诸葛封缓缓问道。

    葛鹰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嘴角蔓延出来的一滴血,他低着头,缓缓地走到诸葛封面前。

    “我,葛鹰,心服口服,愿凭处置!”葛鹰低头跪在了诸葛封面前,这一次他心服口服。

    当诸葛封手下的人打的自己连还手之力都没有时,自己还有什么不服的?

    “你把宋林送进了监狱,我他吗杀了你!”刘洋咆哮道,看到葛鹰现在落魄的样子,心里别提多痛快。刘洋冲上去想打葛鹰。

    啪!

    诸葛封按住了刘洋的胸口,制止了他。随后,诸葛封伸出手来,和刚才想要拉葛鹰起来一样。在场众人都疑惑的看着诸葛封,如果说刚才是想要葛鹰心服口服,那么现在又是什么?他赢了,不应该把葛鹰暴揍一顿,让他滚出龙省么?

    “我曾说过,当我有一天把你踩在脚底下时,你便归顺我吧!”

    葛鹰身子一怔,抬起头疑惑的看向诸葛封,“为什么,我把宋林害的那么惨,我做过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什会宽恕我?”

    诸葛封淡淡的笑了笑,“曾经我们是敌人,但现在,我想让你做我的左膀右臂。”

    葛鹰从地上爬了起来,声音略带沙哑道,“你可以让我死,但我这颗高傲的心是不可能屈服于任何人的。小九把秦华带过来,我先走了。”

    “老大!”刘洋看到葛鹰走了,大吼道。

    诸葛封摇了摇头,“他会归顺我的,我相信。”

    刘洋叹了口气,对于诸葛封的顽固不灵,他实在是不能理解。

    秦华被小九带到了操场,他全身完好无损,看得出葛鹰并没有对他施以暴行。

    众人看到秦华走了过来,都高兴的想要去拥抱他,结果诸葛封率先走了上去。

    “老大,宋林他……”

    啪!

    “老大,宋林他……”

    啪!

    “求老大你告诉我宋林他……”

    啪!

    在场众人看的目瞪口呆,秦华每说一句话就被诸葛封一巴掌打了回去。

    “老大,你告诉我,宋林他怎么样了,好不好?”秦华哽咽道,他一心只想着宋林,嘴角已经被诸葛封打出了血。

    “老大……”晓组和甲部的人纷纷想要劝解。

    啪!啪!啪!啪!

    直到诸葛封累的没了力气才停下来,而秦华的脸已肿的老高,有的人已闭上了眼,不忍心再看。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么?”

    “知道……我不该把宋林趟进这趟浑水里。”秦华含含糊糊的哽咽道。

    嗵!

    诸葛封一脚把秦华踹倒,又几步冲了过来,揪住他的衣襟狠声道,“错!我之所以打你,是恨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家的变故?为什么要一个人扛?你把我这个老大当做什么了?你把我们这些兄弟当作什么了!!”诸葛封大声音久久回荡在龙省军区内。

    秦华大声的哭了出来,他泪眼婆娑的看着这些兄弟,他们一个个有的担忧,有的难过,有的为他能出来而感到高兴。

    “对……对不起,老大,对……不起,我……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看到秦华早已高肿的脸,还有哽咽的语调。诸葛封还是哭了出来,他将秦华紧紧的抱在怀里,哭着喃喃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晓组的人和甲部的人都围了过来,大家彼此抱在了一起。官兵们自觉的散开了,葛枫和杨建华也走了,这一刻,军区龙省这片操场,属于晓组,属于甲部,也属于站在那里,玩世不恭却也笑的开心的暗屠成员们。

    高考的日子来临了,然而晓组和甲部集体缺席了考试。比起高考,他们有更重要的事。

    龙省龙市最高人民法院。

    “宋林,男,龙省龙市人,年龄十八,因在6月23日辉煌酒店持枪杀人而被捕入狱,现就此事开庭。”法官宣读完之后,敲了一下锤子。

    宋林回头看看法庭席位上的人,除了自己伤心欲绝的父母,还有蒋钦痛哭流涕的父母外,就只剩下了一些媒体记者了。

    一位十八岁少年在辉煌酒店持枪杀人,这可算是一件大新闻。媒体记者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爆劲料的机会。

    宋林略显失望的将头转了回去,平静的看向法官,“所有罪名,我都认了,我不需要任何辩护。”

    宋林父母请来的辩护律师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与之前和宋林商量好的完全不同,这是这位律师做了十几年的律师以来,第一次见被告直接承认如此重的罪行的。

    宋林母亲听到儿子说出这样的话,又几经大哭起来,要不是宋父搂着宋母,宋母早就晕厥过去了。

    嘭!

    法院宣判厅的大门被人用脚踹开,几位身穿同样红色祥云服的男女走了进来,各个面色淡漠。身后跟着几十位具有统一着装的男子,后背上都写着紫色的暗屠两字。

    “把这些摄像机都给我砸了。”诸葛封淡漠的道。

    啪!啪!啪!

    暗屠的人出手极快,没给那些摄像师机会,昂贵高价的机器就全部被砸的粉碎了。

    这一切都有悖常理,但没有任何法警敢上来制止,这件红色祥云服,在龙省早已流传开,象征着权势,地位和实力,连葛家都不敢与之争锋。

    “我是龙报记者,你们这样是违法的,你们……”一位男性记者想用深明大义来感化这些人,喋喋不休道。

    “扔出去。”朱建伟不耐烦道。

    嗵!

    记者很是听话的飞了出去。

    原本面色威严的法官很是乖巧的坐在那里,连个屁都不敢放。偌大个宣判庭只剩下了几个人,记者之类的全都被轰了出去。暗屠霸占了整个法庭角落,法警只得缩在角落边上。

    晓组的人看着那个带手铐的少年,那个少年转过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去,给他把衣服换上。”

    张萌接过诸葛封手上的晓服,直接翻过法庭的栅栏,来到了宋林面前,眼眶湿润,却笑着给他披在了身上。

    红色祥云服,后面写着一个晓字,还有两个字,宋林。

    “兄弟,别怕,我们都在。”诸葛封站在法庭席位上,大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