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宋林向诸葛封他们挤出一丝笑容,然后坚定的看向了法官。至始至终,我宋林都不是一个人!

    法官害怕的看着诸葛封,现在他不知要怎么办才好,是继续审下去,还是就此停止。

    “你做你的。”诸葛封对法官说道,诸葛封再强大,还没强大到可以忽视华夏法律的地步。

    法官点了点头,继续道,“宋某所犯持枪罪和故意杀人罪,不知被告人宋某是否有所辩护。”

    “我没有辩护,都是我做的。”宋林高声喊道,诸葛封听到这句话后,痛苦的闭上眼睛,这是最好的结果,没有任何办法,虽然诸葛封心里很痛。

    “不是他!是我!是我!那些事都是我做的,和他无关,是我做的。”突然一声高吼从法庭外传出来,随后踉跄的跑进一位头部裹满纱布的男子,他身上也穿着晓服,正是秦华。

    宋林眼眶红了,他转过头给秦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秦华脸上的纱布湿了,被他的眼泪给润湿了。

    “兄弟,我能见到你出来就放心了。”宋林平静道,“好好照顾自己。”

    “不行!”秦华大吼一声,还想再说什么,诸葛封眉头一皱,给寒风使了个眼色。

    嗵!

    寒风击了一下秦华的后脑,秦华倒在寒风的怀里。

    诸葛封给法官施以继续的眼神,法官点了点头,敲了一下锤子,“事实与物证皆在,被告人无辩护行为。本院宣布,判处宋某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终生!”

    十年!

    诸葛封等人瞬间大惊!

    那可是一个人最青春美好的十年年华啊!

    宋母一听,哭晕在宋父怀里,这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无疑是最残忍的噩耗。

    “且慢!”

    就在法官宣读完,准备走下席位之际,一个声音突然响起,随后走进一位身着军服的男子。身后还跟着两个人,其中一位是龙组副组长刘国良。

    “龙叔,你可算来了,我还以为二爷爷中途变卦了!”诸葛封缓了口气,自己明明让二爷爷尽最大努力,可是法官突然来了句十年有期徒刑,这可把诸葛封吓尿了。

    诸葛龙不爽的敲了一下诸葛封的脑袋,“你小子,我老爹说话什么时候唬过你?他疼你比疼他亲孙女都强。”

    诸葛封尴尬的笑了两声。诸葛龙直接从法庭栅栏翻了过去,走到法官席位上,法官缩在椅子上,一脸不关我事的样子,这恐怕是这位法官一生中最难审的案子了。

    诸葛龙将一叠资料摔在桌子上,“好好看了这些再定夺,如果你存在丝毫乱判之嫌,我可以让省级检察官过来和你好好聊聊。”

    法官咽了咽吐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后,急忙点了点头。将资料拿起来翻开,法官越看越震惊,这是之前龙市公安局在调查这件事时,根本没有的资料。

    只见资料上写满了宋林这几年来的各种荣誉。有全国十佳青年,有参军时国家二等功的贡献!甚至还有其为国家发展建设所特意颁发的荣誉徽章!

    而且这些证明无一不是有正规单位的盖章,就连密封袋的钢印号都是华夏保密级别的,这些可不是想仿造就能仿造出来的。

    “我们需要法官团队仔细研究考虑,还请给一些时间。”法官道。

    “嗯。”诸葛龙点点头,这么多资料,需要这些法官们花一些时间来研究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足以给宋林减刑。

    宣判推延了两个小时,晓组等人也没有心情去吃中午饭,就坐在法庭席上,而宋林被法警带回了拘留所。

    “龙叔,有没有把握啊!二爷爷是怎么做的。”诸葛封很少有不淡定的状况,可现在关系到宋林的前程,诸葛封就算相信他二爷爷,也不免有些担心。

    诸葛龙打着哈气道,“你放心吧!老爹几乎把国家级能按的荣誉都给你这小兄弟按上了,会改轻判的。”

    诸葛封无奈一笑,这种事在华夏,也只有华夏总司令能做到了。

    诸葛龙还有事,等不到开庭就先走了。寒风一直站在诸葛封旁边,等诸葛龙走了,诸葛封问道,“你看你和我龙叔打一架,谁强谁弱?”

    诸葛封很想知道自己的暗屠究竟有多么强,自从碾压了鹰队后,他就一直很好奇。

    寒风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后,抬头道,“龙叔很强,我只能知道这些。”

    诸葛封翻了个白眼,真是说了句屁话。

    两小时后,法官又走了上来。

    “经多位法官决定,鉴于宋某几年来为国家的贡献,予以从轻改判,判宋某有期徒刑三年。”

    诸葛封等人都笑了,虽然宋林还需要坐牢,但总比十年的牢狱之灾强得多。

    宋父和宋母也是在宋林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后,第一次喜极而泣。

    “为什么?华夏还有没有王法?为什么?我要揭发!我要揭发你们这些黑幕!”

    蒋钦的母亲大声嘶吼着,故意杀人罪竟然判两年?自己儿子的在天之灵也得不到安息!

    法官无奈的耸了耸肩,“这位女士,您的悲痛我能理解,如果你想告我,你也可以随便告,法院门外就挂着检举箱。我只能告诉你的是,我在秉公办事。”

    蒋钦母亲又恶狠狠的看向了诸葛封,向诸葛封冲了过来,许翔向前跨了两步,摁住了冲上来的蒋母。

    “定是你!定是你!我儿子在天之灵不会放过你的,你们都要死。你们都要被我诅咒死!!”蒋母歇斯底里的咆哮着,不停的挥舞着手臂想要与诸葛封拼命。

    诸葛封冷笑的看着蒋母,“你儿子活着的时候我就当条狗,死后便成了死狗,我兄弟为了一条狗坐牢真是不值。”

    诸葛封又看了一眼宋林,露出一丝笑容,“我们等着你。”

    在得到宋林的点头后,晓组和暗屠的人都走了出去,偌大个法庭,只留下一脸颓废的蒋母和蒋父。

    龙省龙市看守所。

    “小子!你新来的吧!这是我们的狱头强哥,还不过来问好?”一位犯人敲打着宋林,被称为强哥的光头男子坐在床上抽着烟,身旁还站着几位五大三粗的大汉。

    宋林打开犯人的手,沉默无语的躺在床上,丝毫不理会叫嚣的犯人。

    “强哥,这小子怎么处置?”犯人转过头来问向强哥,强哥将烟头扔在地上,淡淡道,“新来的,总是要交点儿学费才明白。”

    强哥冲了上来,一把将宋林从床上拉了下来,几位大汉同时冲了过来,对着倒在地上的宋林拳打脚踢。而站在监狱外面的警察们,仿佛看不见一般。

    宋林只得捂着脑袋龟缩在墙角,一声不吭,只是偶尔发出几声闷哼。全身被打的遍体鳞伤。

    ……

    随着第一势力的倒下,秦龙企业所受的威胁自动解除了,而参与到这件事来的蒋钦的母亲,至始至终连个屁都不敢放,最后还是被招标会的人给免了官职,谁都不想招惹到晓组这个大麻烦,一些小道消息都已经疯传起来,例如晓组撼动龙省法律之类的。当人们听到这些风言风语时,都是宁可信其有,不愿信其无。

    晓组在龙省的风头一时无二,龙省的商界、军界、政界都不得不给这些少年们面子,没有人想当出头鸟。可以说晓组已成为龙省地下名副其实的王。

    龙市一中校门口,一辆玛莎拉蒂停在校门口,今天是全华夏高考的最后一门,本来高考是要封路的,但没有警察敢阻拦这辆车,车上的人,足以撼动龙省三界。

    诸葛封从玛莎拉蒂上下来,对着反光镜整了整自己帅气的白色西装,手里还捧着一大束玫瑰花。

    诸葛封本来是不太注重自己的着装的,但一想到今天要见姜文舒,就不由自主的打扮了一下自己。车子是朱建伟他们前几天给挑的,这些世二祖们可是要比诸葛封懂车子。

    诸葛封早来了十几分钟,满怀期待的站在校门口等着姜文舒出来,终于考试结束的铃声响了,诸葛封的心也随之加快了跳动,遇到那么多大事时都没有紧张过的诸葛封,在此刻却莫名的紧张。

    “我喜欢你,姜文舒,我们订婚吧!”诸葛封一声默念道,一遍遍训练着自己出门时所准备的话,今天他来,就是想和姜文舒订婚,诸葛封是不可能陪姜文舒上大学的,但诸葛封想要给姜文舒一个承诺,就算自己不去大学,也依旧不会和她分开。

    学生们从考场里大量的涌了出来,有的脸上笑容满面,有的脸上愁云密布,这是一场关乎人生的考试,在华夏叫这种说法为一考定终生。

    诸葛封来回扫视着人群,深怕错过了姜文舒的身影。

    诸葛封的眼神锁定在了一位女孩身上,她身穿海蓝色短裙,披着一头乌黑靓丽的头发,青春靓丽的样子忍不住让人要多看两眼,而诸葛封显然是觉得看两眼是看不够的。

    不管过了多久,每当看到你,总觉得你是世界上最美的那个。

    诸葛封不由自主的笑了,姜文舒,他最爱的姑娘。

    笑容突然又凝固住了,诸葛封看到了姜文舒身旁的张诚,两人有说有笑的并肩走着,张诚时不时的还做一些亲密动作。

    玫瑰花啪塔一声散落在地上,姜文舒也看到了诸葛封,她先是一愣,又给诸葛封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

    那笑容,那么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