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我该怎么办?谁能告诉我?诸葛封心里默默的念道,我该怎么办?

    他是个天才,可能他在龙省已算是神,但现在这种情况,神也解决不了。

    “你好。”诸葛封可笑的在面对姜文舒时,只能说出这两字。

    张诚别有深意的看了诸葛封一眼,对姜文舒附耳道,“我在马路对面等你。”

    姜文舒笑着点了点头,张诚走后,两人只剩下对视。

    “你好么?”姜文舒问道。

    “我好,你呢?”

    “我也是。”

    诸葛封想要质问,诸葛封有很多问题想要问问面前这位女子,为什么把他丢在了路上?可这一刻,心好痛,痛到只能关心她到底过的好不好!

    “我走了……张诚还在等我。”姜文舒抿嘴笑道。

    “好。”

    诸葛封注视到了姜文舒离开的背影,却看不到姜文舒流泪的眼睛。对不起,诸葛封,我不能和一个连大学都没上过的人在一起;对不起,我不能和一个与我越走越远的人在一起。

    姜文舒捂着嘴抽泣的跑了,没有等诸葛封,也没有等张诚。

    张诚没有去追姜文舒,而是过了马路走到了诸葛封身边。

    “为什么要把国研班的名额让给我?”张诚盯着诸葛封,他猜不透这个男人,他竟然能得到如此机会,为什么不珍惜?

    “我不是让给你,我和你父亲说过,我还有更为珍视的东西。”诸葛封没有看张诚,转身走了。

    “你后悔吧!你丢掉了这个机会,你也丢掉了小舒!”张诚对着诸葛封的背影大吼道。

    诸葛封打开了车门,胳膊扶在车门之上。

    “替我好好照顾她。”

    张诚注视着玛萨拉蒂呼啸而去,苦涩一笑,怎么照顾?她不属于你,可也不曾属于我。

    潮人酒吧。

    诸葛封看着台上唱歌的林桐,一杯一杯的喝着酒。寒风站立在诸葛封身旁,眼睛不断的注视着酒吧来来往往的人群。

    林桐眼神时不时的瞥着诸葛封这边,看到他颓废的样子,心中不由得一疼。唱完了一首歌后,将麦克风交给了刘宇。刘宇本来也想过去看看诸葛封,但酒吧不能没有驻唱,只得无奈的接过林桐手中的麦克风。

    “怎么了?毕业季成了失恋季?”林桐坐在了诸葛封身边,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自顾自的喝起来。

    “你这丫头,唉!”诸葛封苦笑一声,顿了顿又道,“张萌准备开一家娱乐公司,我想邀你进去,到时候你和刘宇搞个组合,我觉得挺不错的。张萌也想拉你进去,她喜欢听你唱歌。”

    “葛家大少那边的娱乐公司也在邀请我去,你不怕你们两家再杠上啊?”林桐笑着道。

    诸葛封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这个你就别担心了,那小子的公司迟早也会进入我名下。”

    “哦?这么自信?”

    “嗯,我觉得他会跟我,男人的第六感可不比你们女人差。”诸葛封道,随后又端起酒大口大口的喝起来,好像渴了似得。

    “别喝了,会把你喝坏的。”林桐有些心疼的看着诸葛封,将他手中的酒杯躲了过来。

    “让我喝,我好久没醉了,上一次还是童童过生日时才醉的。”诸葛封想要夺回林桐的酒杯,林桐一闪,诸葛封的脑袋就跌进了林桐怀里。

    林桐羞得想要推开诸葛封,却止住了,她听到了哭声,抽泣小声的哭声。林桐那只本想推开诸葛封的手,也变成抚摸诸葛封的后背了。

    “行了行了,让你那些兄弟们瞧见了,多丢人。”诸葛封将脸埋在了林桐的胸口处,林桐脸红心跳的安慰道。

    “她走了,她说过的,只要我不放弃她,她就会呆在我身边一辈子的,可她却走了。”诸葛封小声哽咽道。

    “你要那么缺女孩子,你把我收了得了。”林桐打趣道。

    诸葛封从林桐怀里起来,苦笑一声,“大姐,我失恋了,你就别打趣我了。”

    林桐笑了笑,眼中流出一丝诸葛封察觉不到的失落。

    诸葛封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一边擦一边道,“别和许翔他们说。”

    林桐心疼的点点头,这是个怎样的男子,将一切事情都扛在自己的肩上,他注定是王者,而王者注定了不能在兄弟们面前流泪。

    “来,我陪你一起喝酒,可你到时候要把我抬回去啊。”林桐端起酒杯道。

    诸葛封和林桐碰了一下酒杯,“没问题,正好庆祝你顺利毕业。”

    两人一杯又一杯的喝着,喝了好一会儿,林桐终于挺不住了,倒在诸葛封肩膀上睡着了。

    诸葛封为了让林桐睡的更舒服些,将她的脑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随后又端起一杯酒喝了起来。

    突然,久立于原地的寒风站在了诸葛封的前面,面色紧张的看着诸葛封对面的一个人。

    “诸葛家的子弟真是好兴致,美女相伴,美酒相陪,可否让我也饮上几杯?”

    诸葛封轻轻推开寒风,循声看去,站在自己对面的是一位眉清目秀的男子,身穿一身黑衣,黑衣之上完全看不到衣服牌子,也就是完全的黑色。若不是有脑袋有手,恐怕会消失在幽暗的灯光下。

    诸葛封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男子不客气的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寒风紧张的看着这位男子,如临大敌般,他多年的警惕让他感到这位男子很强。

    “最近本是你的晓组织风头正盛之日,为何在这里喝闷酒?”男子又给自己添了一杯,问向诸葛封。

    诸葛封虽然和林桐喝了好多杯,但诸葛封并没有醉,只是脑袋有些微涨罢了。

    “我的事和你无关,我也不知你是谁,但是你这么打探我的消息,可不太好。”诸葛封自顾自饮道。

    男子嘴角微微一抽,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和我无关?诸葛兄这话可不能乱讲。”

    诸葛封看着男子,等他的下文。

    “话说养狗还要看主人呢,虽然鹰队是我养的最差的一条狗,但你就这样把我的狗给打了,是不是不太给我这主人面子。”男子看着手中晃动的酒杯道。

    诸葛封寒眸瞬间闪现,寒风来之后就和他说过了,鹰队后面背靠的组织叫神风!

    这人既然这样说,那八成就是神风组下面的人!

    寒风听到男子的话,快速的从袖口中掏出一把木尺,已做好了开打的准备。

    “是我动的,你又能怎样?”诸葛封内心颤抖着,他激动,同样也不安。没想到这快就可以和神风组的人碰面,同样也害怕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斗不过他们。

    男子扬了扬嘴角,“都说天才家族的成员们没有一个不狂傲的,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小子,你够嚣张,我喜欢。”

    “抱歉,老子对男人不感兴趣。”诸葛封将林桐抱在沙发上,他怕到时候动起手来伤了林桐。

    “天才家族的人,除了你父亲诸葛冷之外,别的人我都觉得狂傲自大,包括你那龙组的叔叔诸葛龙。”男子淡淡道,又饮下了杯中的酒。

    “你不配提我父亲!”诸葛封突然踩着桌子一个腾空,向男子俯冲过来。寒风也几乎同时动了起来,手中的木尺挥向了男子。

    “你看看,我只不过是想好好和你说句话罢了。”

    男子身影在沙发上凭空消失,就连寒风都没有捕捉到。

    “少爷,小心!”寒风突然大吼一声,诸葛封连头都没来得及回,双手便被男子抓在了一起,诸葛封动弹不得。

    这一刻,诸葛封才知道自己与神风组的成员差距有多么的大。

    男子站在诸葛封后面,一只手牢牢地抓住诸葛封两只手的手腕,“我今天来可不是想找麻烦的,你再这样玩,我可就烦了。”

    “七里,你放开他,我就当今日之事没有看见!”幽暗的灯光下又走进来一人,是诸葛龙。

    “龙组的大组长都来了,今天是不是热闹了?”七里邪笑道。

    “我只给你三个数的时间,你要在这三个数的时间内考虑清楚事情的利弊,免得你亏了还说我不给你机会。”诸葛龙伸出手。

    一.

    二.

    三.

    啪!

    七里将诸葛封推了出去,寒风赶忙扶住。

    “诸葛龙,你够嚣张,我喜欢嚣张的人,对手太弱反而没了兴趣。”七里道。

    诸葛龙笑道,“七里,真是有意思,龙宇家主怕神风组是不假,但可没说连它底下预备队的成员也害怕。”

    什么!!

    诸葛封和寒风同时心头一惊,可以将他们两人瞬间秒杀的七里竟然只是神风组预备队的成员?诸葛封万万没有料是这样!

    七里冷哼一声,走出了酒吧,“鹰队的事我不会就此罢手的,我会陪你好好玩玩,诸葛封。”七里边走出去,边说道。

    诸葛封并没在意到七里的话,而是久久无法从诸葛龙刚才的话中恢复过来,自己四五年的努力,还赶不上神风组的预备队成员?

    诸葛龙看着诸葛封,无奈的摇了摇头,龙宇家主当年不让诸葛封来华夏,就是因为神风组是一个逆天的存在,现在神风组的预备队成员盯上了诸葛封,看来诸葛封未来的日子是不好过了。

    “家主找你回去,也是你亲口答应下二爷爷的,你和冷月的婚事已经提上了日程安排了。”诸葛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