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诸葛封眼神黯淡下来,“我今天心情不好,能不回去吗?”若是平常,诸葛封定会强势的拒绝,可是这次不一样,自己之前已经答应二爷爷,自己不能不信守承诺。

    “不行,家主说你和冷月的婚事不能再拖了,尤其是你在龙省出了这么多乱子的时候。”诸葛龙坚决的摇了摇头。

    诸葛封无奈的叹了口气,转头向寒风道,“你带暗屠就暂且在龙省定居下来,训练需要的经费找龙斌要。”诸葛封又指了指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林桐道,“把她送到房间里休息,再找两位暗屠成员保护她,等她醒了就好了。”

    “再和晓组的人说一下,说我回家族了,叫他们不要担心。”

    寒风点点道,“路上小心。”

    诸葛封拍了拍寒风的肩膀,笑着道,“放心吧,在欧洲可要比在华夏安全多了。有时间回去看看老猪,你爷爷他也很想你”

    寒风点头笑了一下,的确,自己的担心多余了,诸葛家族的老巢可就在欧洲呢,在欧洲就连皇室都要敬重三分,能出什么事。

    诸葛封看了一眼呼呼大睡的林桐,和台子上唱歌的刘宇挥了挥手,便跟着诸葛龙走了。

    龙省海岸上,一架军绿色的战斗直升机停靠在海岸边上,机身上用喷漆涂着一个大大的龙字。

    诸葛封跟随诸葛龙下了军用吉普,第一眼便看到那个风中女子。

    海风吹拂着她狭长的白色裙摆,随风披散的长发吹打着她粉嫩的脸庞,暴露的脚踝冻得有些发红,她却笑的阳光灿烂。已是深夜,这阳光般的笑容好似照亮了一片天际。她是典型的东方美女,绝尘而一世独立,让人看了,不敢再看第二眼。

    “你知不知道,我等你等了好久。”冷月钻进诸葛封的怀里,诸葛封心疼的握住她冰凉的手,手的温度已经证明了她真的等了很久。

    “怎么这么傻,为什么不在直升机里呆着?”诸葛封抚摸着冷月随风飘散的秀发,发香顺着海风飘进诸葛封的鼻子里。

    “我好想你,哥哥带走我的那一天,我就开始想你了,抑制不住的想。”冷月仰着小脸道,小脸被冻的粉红。

    诸葛龙咳嗽了两声,率先进到直升机里,同时感叹一下自己真的老了。

    诸葛封心疼的捧着冷月的脸,想给她捂热乎些,“好些了么?”

    “嗯……”冷月的脸颊反而由粉色变成了红色。

    诸葛封好看的笑了笑,拉着冷月进了直升机里。

    直升机缓缓升起,诸葛封透过机窗看着偌大的龙市逐渐变成一点星光,这个自己生活了近三年的城市,留下了太多的回忆,自己还会回来的。

    再回来时,我定要做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你会和我结婚么?”

    “我会的。”

    “你喜欢我么?”

    “我……”

    “没关系,我等你。”冷月依偎在诸葛封的怀里,感受着他温暖的胸膛,沉沉的睡着了。

    ……

    英国诸葛家。

    直升机缓缓落了下来,诸葛封抱着冷月下了直升机,这小丫头已经睡着了。

    “欢迎少……”排成两列的百位女仆正准备鞠躬,却被诸葛封一个嘘的手势给制止了。

    诸葛封抱着冷月进了自己的一幢别墅,时隔两年,除了多了些屋子和花园变得更大以外,别的地方都未曾有改动,这是一个千年的古老家族,古老家族可能会有新奇的东西在里面,但绝对会保留它应有的陈旧。

    诸葛封推开了房门,几位打扫房屋的女仆见到诸葛封赶忙弯下腰来,诸葛封点了点头,径直走到自己的卧室,将冷月放在了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夏日的英国还是比较冷的。

    诸葛封来回的在自己的屋内看着,一位女仆跟在自己后面,这是诸葛封从小的贴身女仆,比诸葛封大五岁,名叫落樱,长得十分乖巧可爱。

    “落樱姐,你还在这间别墅里啊。”诸葛封一边走动着,一边问道。

    “是的,少爷,老爷说了,这幢别墅不能有灰尘,我现在成了这幢别墅的管家了呢。”落樱有些得意道,看到诸葛封回来,她心里非常开心,只不过因为主仆关系,自己并不能太多的表现出来。

    诸葛封看了每一间屋子之后,叹了口气,“都没变,还是老样子。”

    “少爷记性依旧这么好。”落樱打趣道。

    诸葛封淡笑着转头看了一眼落樱,“三年没见落樱姐,真是越变越漂亮了。”

    落樱脸颊顿时红了起来,低声诺诺道,“少爷又再开我玩笑了。”

    其实像落樱这样的贴身女仆,是不管什么事都要伺候好自己的少爷的,包括一些生理问题。诸葛家的历代家主就怕家族里的孩子们出外面胡来,才有了如此不成文的规矩。

    可诸葛封从来都没有动过落樱,这不光让落樱觉得自己家的少爷很正派,还有些微微的失落与难过,认为自己没什么魅力,毕竟私底下和那些贴身女仆聊的时候,她们很早就已经被自己的少爷给那个了。

    诸葛封捧起走廊台子上的一个相框,上面已经落满了灰尘,诸葛封拿手擦拭着。

    “少爷说过不让我动这个相框,我从没动过。”落樱赶忙解释道。

    诸葛封看着照片上的一个英俊霸气的男子,他牵着一个小孩子。小孩子另一只手牵着一位美貌如花的女子,笑的很开心。

    “嗯。”诸葛封放下了相框,“给我放好洗澡水,我有些累了。”

    诸葛封泡在浴缸里沉思着,今天一天发生了太多事,或是说一件事就足以让自己疲惫了。

    诸葛封脑子乱乱的,让他觉得好笑的是,自己刚刚失了恋,竟然就又要结婚,自己真的准备好了么?

    嗵~嗵~嗵!

    浴室的门响了。

    “落樱姐么?我马上就好了,你别管我了,早些休息去吧!”

    门外并未发出声响,门被推开了,因为在自己的房子里,诸葛封并没有锁门。

    落樱从门外走了进来,诸葛封疑惑的看着披着一件粉红浴袍的落樱。

    洁白光滑的小脚暴露在外面,诱人漂亮的锁骨也坦露出来,落樱脸颊粉红,低着头看着地面。

    “落樱姐……”

    “少爷,再过几日就是你大婚的日子,恐怕以后落樱就没机会再服侍你了,你是不是嫌弃落樱脏,可落樱从来没让别人碰过。”落樱豆大的泪珠掉落在地面上,像她们这样的女仆,命运都很惨,一生都只能跟随自己的少爷,根本不能有自己的爱情。

    但落樱从不后悔,在她的心里也一直爱慕着诸葛封,她为自己能成为诸葛封的贴身女仆而感到庆幸。

    “落樱姐,别这样说自己,我没有这个意思。”诸葛封苦笑一声,自己躺在浴池里,赤果着上身,根本不能过去安慰落樱。

    “少爷,今天就让我服侍你吧!”

    哗!

    浴袍被落樱轻柔的解开,顺着她光滑的肩膀落了下来,诸葛封倒吸一口气,急忙闭上了眼睛,落樱的身子让哪个男人见了都会欲罢不能,这是二十三岁女人的身体,又加上落樱那漂亮可爱的脸蛋,简直就是要人命。

    “落樱姐!你出去!”诸葛封闭着眼,大声吼道。

    诸葛封只听见有人下水的声音,随后触碰到一柔软的物体,诸葛封大口的喘着气,极力克制自己的**,一把将落樱推在浴池的另一边,快速的从浴池上跳了出来,从衣架上拽过浴袍,快速的披在自己的身上,一套动作下来不超过五秒。

    落樱躺靠在浴池里小声的抽泣起来,诸葛封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地上粉红色的浴袍捡了起来,走到浴池边上,尽量不去看落樱那致命的身体,给她披上浴袍,把她抱了起来。

    将落樱放到她的屋子里,为她盖好了被子,诸葛封低头对落樱柔声道,“落樱姐,我一直把你当姐姐,并没有别的意思,你人很好,找个疼你的男人,不要去管诸葛家那些迂腐的规矩,你是我的女仆,就听我的好了。”

    落樱紧抿着嘴唇,眼泪抑制不住的落下来,她小声抽泣道,“少爷,你真好。”

    诸葛封笑着摸了摸落樱的头,在她额头上落下浅浅的一吻,“早些休息。”为落英关了灯后,诸葛封走出了落樱的房间。

    在走廊里看见了冷月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走了出来,样子就和个小女孩一样,十分可爱。

    “怎么了?”诸葛封疑惑道。

    看到诸葛封后,冷月急忙跑过来抱住诸葛封,“我以为你把我丢下就跑了,我好害怕。”

    诸葛封无语的拍了拍冷月的小脑瓜,“我能跑哪去?赶快休息。”

    “不要嘛!人家要抱着你睡。”冷月仰着小脸撒娇道。

    诸葛封心里暗自叫苦,刚送走了落樱姐,又来了个冷月这小魔女,今晚是注定不让自己睡个好觉了,冷月每次和诸葛封睡觉时,都要把诸葛封搂的紧紧的,冷月的身体又发育的那么好……老天啊!我可是个男人啊!别这样折磨我好不好,诸葛封无奈的想道。

    冷月可不管诸葛封想些什么,兴高采烈的把诸葛封拉进了卧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