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家族

执笔 作品

    一夜又未睡好的诸葛封迷迷糊糊的被落樱叫了起来。

    “少爷,起床了,今天早上您要去开隆中会议啊,你可别耽搁了,家主可是亲自派人来嘱咐的。”落樱轻柔的晃动着诸葛封。

    诸葛封蹑手蹑脚的从床上下来,深怕打扰了冷月。

    洗完漱,整理完着装,便跟在落樱后面来到了隆中堂。诸葛封对隆中堂并不陌生,这是诸葛家每次开重要会议的地方,到时候全体诸葛家的成员都会到场。

    “小封回来了,来好好让姐姐看看。”诸葛封来到了隆中堂,所有人都淡漠的瞥了诸葛封一眼,除了坐在位置上的一位美丽妖艳的女子,这女子是诸葛龙的女儿,名叫诸葛纳兰,是在诸葛家同辈中,唯一和诸葛封关系好的人。当然,诸葛纳兰和每一位家族成员的关系都非常好,不光是诸葛封。

    诸葛纳兰边说,边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一条牛仔热裤和裹身吊带尽显其傲人的身材与上围,她妩媚的眼神格外的来电。

    诸葛纳兰一上来就抱住了诸葛封,嫩红的脸颊反复的在诸葛封脸上摩擦着,诸葛封只感觉身子一阵燥热。

    “快三年没见了,真是越长越帅气了,来亲亲。”诸葛纳兰边嘟起嘴边对诸葛封道。

    诸葛封尴尬的挤出一丝笑容,小声道,“姐,你就放过我吧,这么多人呢。”

    诸葛纳兰冲诸葛封抛了一个媚眼,放开了他。

    诸葛封环视了一下长形会议桌,自己的位置被诸葛勤占去了,也就是家主右手边的位置,那曾是父亲诸葛冷的位置,诸葛冷一死,每次开会时诸葛封就会坐在那里。

    同时,那个位置也象征着诸葛家继承人的地位,这是千年留下的规矩,虽然从未有规定来说明它,但历史已经验证了那个位置的地位性。

    “勤叔,这个位置好像不属于你吧?”诸葛封对于诸葛勤非常的厌恶,父亲在时,他就极力抹黑父亲,诸葛冷最后背叛诸葛家去了华夏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他推动的。

    这样做无非只有一个目的,老二想翻身。

    “呵!”诸葛勤这才瞥了诸葛封一眼,“我当是谁啊?诸葛家的叛逃少爷给跑回来了,怎么?在华夏丢人丢够了,回来躲债了?没有诸葛家的资金你还是活不下去吧?”诸葛勤嘲笑道,在场之人,除了纳兰,听到诸葛勤的话都哄堂大笑,这里没有一个人是看诸葛封顺眼的。

    原因只有一个,龙宇家主对这个孩子可以说是集万千于一身的疼爱,这让每一位诸葛家的人都对诸葛封怀着深深的敌意,得到了龙宇家主的喜爱,将来可能就得到诸葛家的江山。

    “对,我回来了,但那又怎样,这个位置归你吗?我回来了,便是我的。”诸葛封就算不想继承诸葛家家主的位置,也不愿看诸葛勤这张臭脸!

    “诸葛封,别他吗仗着家主疼爱你就胡作非为,你这两年多给诸葛家做过什么贡献?有什么资格再坐到这个位置上?”诸葛勤质问道。

    众人都嘲笑的看着诸葛封,在他们眼里,他就是一个笑话,龙宇家主花费苦心培养的笑话。

    从诸葛封很小的时候,龙宇家主便亲自培养他,教他练武,教他商业方面的知识,教他军事理论,还有各种东西,例如围棋、孙子兵法,可以说龙宇家主是诸葛封的启蒙老师,这是其他诸葛家三代成员所不能获得的待遇,这可要比上英国贵族学校牛多了。

    “我让他坐在那儿,他就可以坐在那里,勤儿,你倒是胆量越来越大了!”这声音一响起,原本还在嘲笑诸葛封的众人瞬间闭了嘴,隆中堂瞬间寂静无声。

    “家主好!”众人站了起来,恭谨的对门口的诸葛龙宇道。

    诸葛龙宇点了点头,示意大家坐下,看到诸葛封后,慈祥的笑着走了进来。诸葛封见到龙宇家主,急忙恭敬的弯下腰,“爷爷。”

    从这声叫中,便可看出诸葛封与其他诸葛家族孩子的待遇不同,他们都要叫诸葛龙宇为家主。

    诸葛龙宇慈爱的摸了摸诸葛封的头,完全没有一丝家主的架子,嘴里不断的喃喃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诸葛封愧疚的低下头,如果说三年来最对不起的人是谁,估计就是面前这位老者了,他那么重视自己,可自己却为了父亲的仇,义无反顾的来到了华夏,还从来未和他通过电话。

    “父亲!你这样让小封坐在这个位置上,难以服众啊!”诸葛勤不满道。

    “服众?活到我这年纪还用服众?给老子滚出去!”诸葛龙宇愤怒的指了一下门外。

    诸葛勤冷哼一声,愣了诸葛封一眼,走了出去,他还没有和龙宇叫板的资格。

    “今日会议,主要是谈谈关于小封的婚事。”龙宇坐在了正中央,说起自己孙子的婚事来,他不由得笑了起来,看起来他对冷月十分的满意。

    “小封没什么意见吧?”诸葛龙宇象征的问了下诸葛封,其实不管诸葛封同不同意,这些都已是内定好了。

    “全凭爷爷吩咐。”

    龙宇满意的点点头,“好!既然这样,纳兰!”

    “家主,我在。”

    “你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婚礼设计师,这件事交给你最合适不过了,把月底丹麦王室的那个婚礼先推后一下吧。”龙宇道。

    “是的,爷爷,可丹麦王室那边……”

    “没事的,我会和他们沟通好的,不会让我这弟弟连婚也接不了。”

    会议上又响起另一男子的声音,这男子嘴尖猴腮,看样子像是个狡诈恶徒。他是诸葛勤的儿子,名叫诸葛思落。此人在欧盟非常的有地位,在欧洲政界没人敢轻易招惹,具体做什么工作,却连诸葛家主也不知道。

    诸葛封自然听出思落嘲笑的意思,但诸葛封并没说什么。龙宇点了点头,“也好,虽然咱们不惧丹麦王室,但也不可轻易招惹,给自己凭添麻烦。”

    思落不易察觉的冷笑一下,起身走了出去,诸葛家的任务永远大于天,这是他们有记忆起便知道的话。

    “封儿,你回去好好陪人家月姑娘逛逛,小姑娘老远从华夏跑来,不要冷落了人家。”龙宇又对诸葛封道。

    诸葛封点点头,起身出去了。

    回到自己的别墅,冷月这小丫头已经在化妆镜前打扮起来了,平日里光是素颜的冷月就已美若天仙了,这一打扮下来,让诸葛封都不由得叹了口气。

    “我美么?”从镜子中看到诸葛封进来,冷月急忙转过身来,在诸葛封身前转了一个圈,犹如绝世仙女一般动人。今天她穿着一身淡绿色的小碎花连体裙,将头发高高的盘在后面,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诸葛封笑着点点头,“整理好了来别墅的车库,我在那儿等你,带你出去玩。”冷月兴奋的跳了起来,诸葛封摸了摸冷月的小脑瓜后,出去了。

    诸葛封坐在兰博基尼reventon限量版跑车内,这是全球仅有的二十辆跑车之一,还是三年前在诸葛封生日时,龙宇家主送给诸葛封的,然而诸葛封一次都没开过。

    诸葛封将脑袋靠在方向盘上,他从没有这样的烦躁过,他忘不了那个女孩,可能她并没有冷月漂亮,但诸葛封的脑海里却总是浮现着她的身影。

    “你怎么了,是不是头疼啊?”冷月打开车门走了进来,伸出小手轻轻的摸着诸葛封的脑袋,“是不是人太聪明了,cpu运行太快,导致大脑发烧啊!不行就别出去了。”

    诸葛封抬头看到冷月那一副认真的表情,苦笑一声,冷月在自己面前总是个鬼马精灵的小姑娘,爱哭爱闹爱逗他。

    “没事,走吧!”

    随着马达巨大的轰鸣声,兰博基尼扬长而去。

    “小封停下,我看到一处好去处。”冷月好奇的看着英国街道两旁,看到一处酒吧后,连忙让诸葛封停车。

    “怎么了?”

    “你看那家酒吧好特别啊!那上面写着只要能做对酒吧里的任意三道题,就能免费享受酒吧里的任何东西,你可是天才,我们快去试试!”冷月兴奋的叽叽喳喳叫着,小女孩心态显露无疑,虽然冷月并不是缺钱的主,但每个女孩或多或少都有些爱贪小便宜的心理,就连从古武世家冷家出来的冷月也不例外。

    诸葛封顺着冷月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酒吧牌子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索普酒吧!

    诸葛封感慨一下,没想到命运竟是这么的嘲弄人,三年前自己从索普俱乐部离开,三年后却又回到了这里。

    “这个地方,我不能去。”诸葛封摇了摇头。

    “这有什么不能去的,走啦走啦!”冷月拉着诸葛封下了车,嚷嚷道。

    突然,一辆法拉利停在了诸葛封的兰博基尼旁,一位一头黄发的青年从车上走了下来,当他看到诸葛封时瞬间愣住了,看到冷月后,又不由得向后退了两步。

    “我没想到,你会违背诺言又回到了英国。”乔利斯站定后,冷笑的看着诸葛封。

    “好久不见,乔利斯。”诸葛封也扬起一个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