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一世清欢

山有茱萸 作品

    谁也没有想到,秦寻溪会用如此极端的方式,要让他们后悔一辈子。

    徐庭意呆呆立在那儿,头脑放空,“嗡嗡”地响着。

    时光倒退在十分钟之前,秦寻溪从庭意的怀里抽出身来。

    迎面而来,一个护士端着一盘手术器具,还有些瓶瓶罐罐。

    任谁都没想到,寻溪毫不犹豫从盘里拿了一把手术刀扎向自己。

    血从寻溪腹部止不住流出来,窗外呼呼的北风似乎也想将血结成冰。

    寻溪是有多绝望,无望。

    “我都干了什么?”秦牧城狠狠敲自己的头,“混账东西!我tmd不是人!”

    “啊!”他狠狠踢向医院走廊的陈旧长椅。

    望着急救室紧紧闭上的门,庭意心里一阵阵寒意涌上来。

    她没有想到寻溪的性子如此倔强。

    这到底是谁错是对,她一时也想不清楚。

    秦牧城本是为了自己妹妹好,却没想到逼秦寻溪这么紧。

    时间,地点歪曲错位,造成今日的局面。

    秦牧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腾地站起来。

    在这样情况下,庭意怕他惹出什么麻烦,便紧跟其后。

    秦牧城下楼,走到之前妇科门诊。

    “王林!你给我出来!”

    秦牧城的声音很大,以至于走廊上患者纷纷投向异样目光。

    那个五十岁上下的医生有一丝紧张:“牧城,你妹妹不还在重症监护室,你不在外看着,跑着来做什么?”

    不提他妹妹还好。

    “你对她说了什么?”秦牧城上前抓住王医生的白大褂,“在我之前,你说了些什么?”

    “牧城,你放手!”王医生面露恐慌,“有什么话好好说,咱么都是老朋友,对不对?”

    “别给我废话!”秦牧城此时心里生起一团火。

    “不就是你嘱咐我的话,让她打掉孩子?”王医生慌忙解释。

    “那她怎么会躺在重症监护室?”

    “你不是也说了那些话?”王医生一定是害怕得糊涂了。

    “我是她哥哥,你算什么?”

    眼见秦牧城拳头挥上来,王医生急着要躲开:“你敢打我?秦牧城,你敢打我!”

    秦牧城像只失控的豹子,他有什么不敢的?

    本来他怕秦寻溪会跑,这才叫王医生警告妹妹,自己晚一点才到,没想到却酿成如今这个悲剧······

    旁边的小护士在一边干着急,“别打了!”

    “住手!秦牧城,你住手!”徐庭意拼命扯开俩人,秦牧城那一拳停在庭意面前。

    “让开!”秦牧城低声警告,“别以为你是寻溪的好朋友,我就不敢打你!”

    “如果这样能把寻溪叫醒的话,你打死我也没关系。”

    “你以为单是王医生的错?你自己呢?凭心而论,你那一句句话不是捅她的那把刀?”庭意反问。

    庭意眼神倔强,言语尖厉,这一刻,秦牧城仿佛看到了自己妹妹的影子。

    他停住手,王医生连逃似逃地赶出来。

    “我是她哥哥啊,”秦牧城看着面前与妹妹几分相像的女子,声音似乎有些悲伤,仿佛是对妹妹说,“之前我骂她那些话,她根本不会在意——我是她哥哥,她知道我是什么人,对的,她根本不会放心上·······”

    “你有问过寻溪的感受吗?她真的不在意你骂的那些话吗?”

    秦牧城骂寻溪时,后来也不避及庭意,像什么“不务正业,”“最好哪都不要去,就在这小渔村待着”,“我们老秦家的脸让你丢光了,”之类。

    “她一直在隐忍,你有看见她在你走开,哭泣的样子吗?”庭意问道,“是,我见过,你以为的不在意,都是她装出来的。因为你是他的哥哥,就可以不顾忌她的感受吗?这些都是理由吗?”

    “难道她心里就不痛吗?她宁愿所有痛苦都留在心里,而你呢,借着是她哥哥的名义,就可以发泄恨意,恶语相向吗?”

    庭意的情绪有些激动,在见过寻溪的眼泪就一直愤愤不平。

    秦寻溪阻拦过庭意,不要让哥哥知道,他心里有气。

    “那他呢?他有考虑你的感受吗?”

    “可是他始终是我的哥哥,尽管和你想象的兄妹不一样,但是他始终是为我好。”秦寻溪说道。

    “她真的是这样说的吗?”秦牧城不敢置信,他以为寻溪从来不在意他骂的那些话。

    “她再坚强,心里也有承受能力——你没有听说过,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最后一根稻草?”秦牧城重复,他突然扳住庭意的肩,“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

    “如果不是她拦着我,你以为我会忍心看下去吗?”

    “啊!”秦牧城悔恨不已,他手上力气大的惊人。

    庭意后背重重磕在一堵硬墙上,她痛的咬牙。

    这一夜,庭意都没有合眼。

    她一会儿坐在长椅上,一会儿站起来。

    同样提心吊胆的还有秦牧城,在等待的过程中,他从外面抽完了一盒烟,眼睛又很快黏在紧急手术室亮起的灯上。

    期间,庭意和他没有说一句话。

    仿佛都当彼此不存在。

    这样的静默,简直是一种折磨,一分一秒都如慢镜头拉长。

    “医生!医生,我妹妹怎么样?她怎么样?”秦牧城将手上的烟蒂扔掉。

    庭意听见声音,一抬头,赶紧站起来,膝盖却撞到椅子,顾不上疼,“她没事,对不对?”

    医生摘下口罩,一脸叹惜,庭意的心也随之一紧。

    “大人无事,孩子是没了。”

    “没了?”他目光呆滞。

    “谁是家属?”

    “我是。”他赶紧说道。

    “我可以进去看看她吗?”庭意问。

    “她暂时还没醒过来,”医生还没说完,就被秦牧城揪住。

    “什么叫她没醒过来?不是大人没事?”

    “秦牧城!”庭意喊道,“你让医生说完,好吗?”

    “你就是病人家属?”医生冷笑,整了一下自己衣襟,“难怪·······”

    “病人潜意识抗拒着醒来。”

  &nbs 你现在所看的《宠你一世清欢》 第七十七章 最后一根稻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宠你一世清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