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蛊后

少司命千漪 作品

    婢女引夜阡殇到一旁玉榻上坐下。奉上上好的冰荷灵茶。

    夜阡殇轻呡了口冰荷,寒凉的清香,加之用冰山之水烹调。本是极其好的消暑之茶,却因为此刻是初春,冷意未退。饮之心寒。

    “明日将玉虚瓶还回修罗殿吧。”夜阡殇起身,没有半丝温度的说道。

    什么?将玉虚瓶还回修罗殿?修炼派每个护法都看守一件宝器,她的就是玉虚瓶。现在要她还回去,是准备削她的职了吗?她不过是一时赌气,才说从此不见他不和他说话的。

    那只是她小性子,谁让他几次三番无情拒绝她的表白。她那么喜欢他,为什么他就不可以喜欢她一点呢?

    “为什么要还回玉墟瓶?”莫邀月起身忙问,眸中明显是紧张之意。

    “你倒是肯说话肯见人了?”夜阡殇反问。目光邪魅的看向美艳至极的莫邀月。

    莫邀月顿了一会,白嫩的染上红晕。

    “原来圣尊是为了要奴家和你说话,才骗奴家说要还回玉虚瓶的。”莫邀月娇嗔的说道。一对梨涡泛起,很是羞涩美艳。原来圣尊还是在乎她的。

    “没有,你明天必须把玉虚瓶还回修罗殿。”夜阡殇很不解风情的回了句。目光清冷,不带半点柔情。

    “啊?”莫邀月一脸大写的尴尬。“为什么要还回玉虚瓶?难道圣尊你真要削了奴家的护法之位吗?”

    夜阡殇没有看莫邀月,径直的走向内殿。拿回玉虚瓶还得先解开咒印。

    看夜阡殇没有回答,莫邀月心里更忐忑了。她不过第一次发小性子,不会真的惹圣尊生气了吧?最多她以后不再这样了。

    一通胡乱揣测,最后莫邀月怀着一颗不安的心走入了内殿。

    灵台上,一通体盛放幽紫光芒,瓶身雕刻花草,虫兽,人魔,的紫玉瓶尤为耀眼。这便是十大神器之一的玉虚瓶。玉虚瓶可以承载一切强大力量,亦可以吸收进化任何邪魅之力。还可以将其转化成提升修炼的灵气。

    “现在把你的咒印解除,明日将玉虚瓶送到修罗殿。”夜阡殇用一贯冰冷的语气命令道。

    “属下不知圣尊为何要突然拿回玉虚瓶,如果是属下做错了什么。属下改就是了。圣尊千万不要削掉属下 的职位。”莫邀月愈来愈紧张,忙慎重的认错道。

    “本尊没说要削你的职,不要胡思乱想。要你送回只是突然有用。”看着莫邀月一脸紧张,夜阡殇才不急不缓的解释来。一看就知道他有意捉弄莫邀月的。不得不说夜阡殇很是腹黑。

    听到夜阡殇的解释,莫邀月不安的心终于踏实了。但怎么突然要用玉虚瓶。圣尊是要收集灵气还是净化魔力?

    “圣尊你要玉虚瓶做什么?”莫邀月疑问。

    “这你就不用知道了。”夜阡殇淡淡回应,语气里却是在告诫莫邀月不要多嘴。

    夜阡殇说完,红袍一甩。便如光影便消失在水云宫。

    看着夜阡殇消失,莫邀月温柔清纯的脸慢慢变得深沉。“来人,去查查修罗殿那边出了什么事。”

    冰凝宫,要说莫星宸的医术,那可是南靖他敢认第一没人敢认第二的。五岁就拜入医仙慕容兰门下。以一手引玄探脉术与顶级炼丹术而闻名。无论什么病,只要在冰凝宫,他就敢保证。手到擒来,yao到病除。目前为止,只有一人的病是他无法治愈的。那就是当今五皇子的病。为此他立下誓约,若五皇子最后没能被他治愈病逝了,他便自刎随其而去。

    一直忙到东方露出鱼肚白。

    蓝萱儿紧闭的水眸,缓缓睁开。目光迅速少了眼四周,冰蓝色晶莹剔透如身处水晶宫一般,而且到处寒气森然,又跟关在冰箱里一样,不过她并没有感觉到寒冷。暗筹这里就是之前莫星宸说得冰凝宫吧?目光又一转,便看到埋头认真为他处理伤口的莫星宸。而且他并没有发现她醒了。

    蓝萱儿又忙闭上眼。

    现在正是时候,可以用识心术探查莫星宸的身份来历。或许还可以得知紫苏的下落。

    凝神默唤蛊灵,进入探视境界。蓝萱儿看了半天,眼前却是漆黑一片。竟然什么都看不到。

    “不用白费功夫了。我知道你会识之术,自是早有防备的。”莫星辰淡笑的解释。系好包扎的纱布。他忙了一晚上,终于把这个女人身全身上下几十次道大伤小伤内伤外伤给处理好了。可把他给累死了。

    “夜阡殇告诉你的!”蓝萱儿很肯定的说道。看来,她的识心术对于整个修罗派的人都没用了。

    “你和你的婢女都一样的大胆,只有你们敢直呼圣尊名讳了。”莫星辰累的直接坐到一边的冰榻上,有力无气的说道。

    呵呵,听这人说着,好像他圣尊的名讳很金贵一样。如果他知道这是夜阡殇自己要她叫的会怎么样?一定感觉很打脸吧?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他刚才说到婢女,怎么说他知道紫苏的下落?

    “你是不是知道紫苏的下落?告诉我紫苏有没有事?”蓝萱儿追问道。目光带着急切。她从白府出来到现在已经有一天一夜没见过紫苏了。就担心她有什么事。

    莫星宸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才疲惫不堪的回道:“你的紫苏安全着呢。你的身上的伤已经被我治得差不多了。除了腰部伤的太重。要静养外。其它的伤口只要按时换yao三天就可以恢复。”

    “那我的腰要多久才能恢复?”蓝萱儿听到紫苏没事后,整个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可是听到她的腰伤得很重,不禁又担心起来。若是要躺个一年半载才能恢复,她还怎么唤醒玄根修习蛊术对付蓝晴儿啊?

    “那就难说了,如果你自身恢复的能力好的话,一个半月就可以下床走路了。如果你的体质太差的话,躺个一年半载都是有可能的。”莫星辰故作危耸的说道。

    听完这就话,蓝萱儿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身体的体质有多差她是知道的,要是真的躺个一年半载她可怎么办啊?

    看蓝萱儿一脸失落的模样,莫星辰不由得觉得蓝萱儿好可爱,就跟一个被主人遗忘的小猫咪。无助又迷茫。

    “骗你的,你的腰伤只要静躺半个月配以我开的汤yao。最慢一个月就可以恢复。”莫星宸忙解释道。

    “去你妹的,骗我很好玩啊?”蓝萱儿一听就来气 你现在所看的《邪皇蛊后》 第三十一章:她的血竟然是香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邪皇蛊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