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上说,是很简单。

    但顾卿云真去做,却有点迷茫。

    毕竟,从没有谈过恋爱,是个感情白痴的顾卿云,除了知道男女同房啪啪啪外,就是从靖嬷嬷那听来,还可以用手。

    问题是,她要怎么下手?

    把公仪灏推坐玉阶上,她站在一旁,盯着公仪灏的下身,陷入沉思,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纠结又丰富。

    公仪灏看着她盯着自己,一张洇红的小脸上尽是纠结的神情,不由的想笑,长臂一拦,把她接入怀中,跨坐在自己的腿上,覆上她的红唇,含糊不清的道:“我教你。”

    顾卿云双眼一瞪,咬住他的红唇,眼底冒火。

    他是老司机吗?

    看着本该闭上双眼的小女子,突然睁大双眼,眸子里窜出火苗,狠狠的瞪着自己,公仪灏心里一动,眼底溢出一丝愉悦的笑意,撬开她抿起来的红唇和贝齿,长舌直入,攻城掠池。

    顾卿云嘤咛一声,手掌被他的大掌握住,带动着探向他的禁地。

    顿时,顾卿云的脸被掌心的温度,烫的红了起来,就连身子也跟着似在火上烤似的。

    她本能的想要收手远离,却被那只大掌握住,红唇被他含住,隐隐听到他嘶哑的不像话的嗓音,蛊惑般的从喉咙里溢了出来,“丫头,给我。”

    那靡靡之音,勾人心魂。

    顾卿云防心一卸,竟让他勾了魂。

    慢慢的放弃了抵抗,顺从他的渴望,听着他性感的喘息在她耳边萦绕,像是这世上最美妙的歌声。

    原来,男人的喘息声,可以这般的撩惑人心,这般的诱人。

    “长公主。不好了,出事了。”

    蓦地,浴池外面传来下人的急报声,蓦地打断了浴室里面的让人脸红心跳,旖旎无限美的一刻。

    顾卿云心神一拢,停了下来,看着动情的公仪灏,俊美飘逸的脸上是妖孽般勾人的红潮,玫瑰色的红唇吐着幽香的气息,无比的迷人蛊惑。

    让人,忍不住想要给他更多。

    濒临在巅峰边缘的公仪灏,听到外面的传来的声音,感受到那只小手的停顿,未释放的渴望,让他难耐而隐忍。

    顾卿云不忍,吻上他的唇,“不理她。”

    然而,浴室外又传来下人的通报:“长公主,二公主在东宫遇刺了。现在,性命垂危。已经惊动了皇上和皇太后。”

    此话一出,沉溺在情海中的两个人,脸色一变,瞬间清醒。

    顾卿云抛给公仪灏一个无奈的眼神,耸了耸肩膀,凑到他耳畔道:“我的美人,这可如何是好?”

    公仪灏一张俊脸涨的绯红,深吸了几口气,抱着她道:“大事为重。”

    话锋一转,他低磁性感的嗓音贴在她的耳根,“但是,你日后要补偿给我。”

    顾卿云听到他这话,一张小脸跟烧了一把火似的,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想的美。”

    从他身上站起来,走出浴池,吩咐人取来干净的衣服,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凌娇怎么会无故在东宫遇刺?

    伺候她穿衣的宫女,脸色变了变,欲言又止。

    顾卿云秀眉微蹙,冷声道:“说。”

    那宫女见顾卿云变了脸色,方才道:“是长公主今儿带回东宫的奴隶,他,他行刺五公主,好在,梅兰大人及时阻止,二公主才保住小命。这会儿太医正在抢救,已经惊动了皇上和皇太后,正赶往东宫。”

    顾卿云听了,倒抽一口冷气,她不是让人看着那奴隶了吗?怎么会?

    “立刻去传素和大人,给二公主医治。”

    交代完后,看着那宫女匆忙离去,顾卿云指尖弹出一束异能,只见一束白光瞬间封干了她湿漉漉的头发,简单的绾起。

    “别担心,去看看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公仪灏在屏风后面换好了干净的衣服走到顾卿云的面前,捧着她酡红的小脸,在她的眉心印下一吻,凝着他道:“有我在。没事的。”

    顾卿云抿了抿唇,眼底闪过一丝晦涩。

    她并不担心,皇太后和隋帝,因此惩罚她。

    她奇怪的是,那奴隶为什么要刺杀顾如沁。

    今儿要杀他的人,是顾凌娇。

    他就算趁着大家酒意正浓,戒备放松的时候进行行刺,那行刺的对象,也该是今日想要杀他,废他的人。

    顾卿云和公仪灏出了披香堂,回到她的公主殿。

    便见,念泽被两个侍卫按跪在地上,拼命的挣扎,看到她来时,眼底流露出一丝,让人看不懂的神色,旋即,别开头,不再看她。

    她的步子在念泽的面前停留一瞬,“来人,把他打入水牢,本宫要亲自审问。”

    庄耀宇见她和公仪灏赶来,迎了上去,道:“别担心,没有伤到要害,太医正在医治。”

    顾卿云点了点头,走进公主殿。

    顾如凤,顾凌娇,以及他们的众位夫君,除了萧衍一个也不少,全都在偏殿,也不知是真的担心顾如沁的伤势,还是纯属留下来看热闹,见她和公仪灏面色红潮未裉的出现,各种嘲讽和红幸灾乐祸。

    顾鸢先一步,到她面前,脸色不太好,眼底尽是担忧:“梅兰大人赶到的及时,才救下了二皇姐,那刀子从二皇姐的心脏擦过,没有伤到要害,可二皇姐现在失血过多,正在还在昏迷中。”

    顾鸢的话音一落,顾凌娇便抓到机会,冷嘲热讽道:“皇长姐,当初就劝你,不要色迷心窍,养个娈童,如今,那个狗奴隶,竟然敢刺杀二皇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皇长姐指使那狗奴隶,行刺二皇姐。”

    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诸君选举大会很快就要到了,顾卿云最大的敌人,就是顾如沁。

  & 你现在所看的《帝女风华:冷夫,霸道爱》 第72章日后补偿给他:二公主遇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帝女风华:冷夫,霸道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