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梦

翁墨宸 作品

    杜月笙感慨地叹了一口气道:“还记得那是光绪二十八年的一个早晨,我当时才刚满十五岁,一手搀扶着年迈的外祖母从老家走了十多里路才来到庆宁寺渡口。那天虽然已经是初春了,可早晨的风吹起来还带着刺骨的寒冷,我外祖母就这样一步一步地把我送到了渡头,那渡头的时候,她老人家基本上已经走不动了。”说到这里,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续道:“到现在,我还记得外祖母老泪纵横的样子,她用那双颤抖的手一直握着我的手,久久不愿放开。当时我还还不是很懂事!我一把就挣脱了外祖母的手,向她道了声别,便掉头朝摆渡口冲了过去,坐上前往浦西的渡船来到了上海滩”

    就在这候,饭馆的店小二从厨房端上来一瓶烧酒和四盘小菜,接着在桌上摆放一番后对杜月笙道:“杜爷,菜到齐了,有什么需要吩咐一声即可。”

    杜月笙“嗯”了一声,抬头看了看店小二道:“要加菜再唤你,你先下去吧。”

    店小二微笑道:“好嘞。对了,杜爷,我家老板说了,难得杜爷今晚赏脸,这顿酒菜就由他来请客,请杜爷不要嫌弃才是。”

    杜月笙点了点头道:“替我向你老板说声谢谢。”

    “好嘞,您慢用,小的先走了。”店小二话一说完便自行离去。

    陈耀扬笑道:“没想到杜兄弟在这里那么的吃得开啊!”

    杜月笙谦虚地道:“都是住在一条街上的,抬头不见低头见,邻里乡亲抬爱而已。”

    陈耀扬点了点头,想起自己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有一次逛书店看到一本关于民国江湖传奇的书籍,书中就有写到“上海滩三大亨”的发家史,其中有一句话令自己记忆犹新:“黄金荣贪财,张啸林善打,杜月笙会做人。”目前,这三个人除了黄金荣自己还没有见过面外,张啸林的确算得上能打的一号人物,而杜月笙虽然还没有发迹,但这两天和他的一些接触,便不难发现他的确是很会做人处事。看来,二十一世纪的一些书籍记载还是不虚的!

    杜月笙思索片刻道:“刚才我讲到哪里了?”

    陈耀扬连忙提醒道:“讲到你坐渡船来到上海滩。”

    杜月笙恍然大悟道:“嗯,对的。当时我站在渡船上,远远地望着外祖母的身影,见她一头白苍苍的头发被江风吹得很是凌乱,她那双颤抖的手紧紧地抚着渡头的木栏栅,眼睛一眨不眨地瞭望着渡船远去的方向”陈耀扬一直专心致志地聆听杜月笙对自己倾诉过去的往事,这时,他看到杜月笙的眼前闪动着些许的模糊叠影。陈耀扬在心中感慨万千,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只听杜月笙继续说道:“当时,我便在心中发誓,我一定要在上海滩混出个样子来,有朝一日一定要开祠堂,建新房,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乡亲邻里看看,我,杜月笙衣锦还乡了!”

    陈耀扬看着杜月笙激昂澎湃的样子,喃喃自语道:“没错,有朝一日龙得水,定叫长江水倒流有朝一日虎归山,必要血染半边天!”

    正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杜月笙闻到此言,心中激昂的斗志更加的昂扬了,他大赞道:“陈大哥这句话说得太好了,很合我的心意。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叫人将它书写下来,挂在我的书房内。日日看,夜夜看,思往日之苦,念今日之福!”

    “会的,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会成为全上海最有实力的大亨之一!”陈耀扬又道破了天机。

    杜月笙坚定地道:“我相信我可以。”顿了顿又向陈耀扬询问道:“对了,刚刚我讲到哪里了?”

    陈耀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又说岔了。”

    “我想起来 你现在所看的《精武梦》 第31章千金难买男儿泪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精武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