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策:至尊毒后

依依兰兮 作品

    裴明兰心中说不清是松了口气还是该把心往嗓子眼上提一提。

    睿亲王宇文元墨!她竟又碰上他了,而且自己这身装扮对他来说似乎毫无用处,一眼看穿令她自信心很是受打击!

    “王爷,您在这做什么!”裴明兰只好跳下桥洞,拨开这一丛密密麻麻的碧青芦苇踩了过去微笑问道。

    唇畔笑容顿僵,裴明兰睁大了眼睛!

    往日里仪表堂堂、威风凛凛的睿亲王爷,此时靠坐在芦苇遮掩的桥洞中,浑身上下湿了个透,裹着湖里的泥浆。头发上、脸上水珠还在往下落,头发凌乱的披散着、脸色苍白,除了那一双依旧炯炯有神、精光四射的眼睛,再没有半分亲王的威严!

    裴明兰干笑了笑,“王爷这是——掉湖里了吗?”

    可是貌似她隐约记得,宇文元墨会游泳的不是吗?

    宇文元墨冷幽幽的盯了她一眼,道:“去给本王弄一套干净的衣裳来!避着点,别让人看见!”

    裴明兰一愣,眉心微蹙,让她给他找干净衣裳?这里是丹阳长公主府!

    “本王救过你,”宇文元墨淡淡道:“裴二小姐不懂什么叫知恩图报吗?阁老的家教似乎不怎么到位啊,本王是不是该提醒提醒阁老!”

    所以这是威胁?威胁她要向她爹告状?

    裴明兰顿时憋屈得不得了,半响道:“我能问一句王爷究竟发生了何事吗?”

    “不能!”宇文元墨干脆利落吐出两个字。

    裴明兰顿时噎住。

    “好吧!王爷稍候,我去想想办法!不过,我可不敢保证一定能取回来衣服!”

    宇文元墨干脆没回答,这种问题需要回答吗?别以为他没看出来,跟在她身边那个男人身手有多高!

    裴二小姐,她究竟有多少秘密?为什么——

    宇文元墨强迫自己不再去想,看着裴明兰恨恨瞪他一眼转身离开,他轻轻呼出一口气,眸光变得迷茫而幽远。

    从桥洞下上来,裴明兰整了整衣裳,只好朝原路急急奔回去。她要去找厉风。

    衣裳大长公主府中肯定准备有多的,以备不小心弄脏、弄坏衣裳的宾客们替换。

    可裴明兰不愿意光明正大的去取衣服。

    天知道宇文元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肯定不是好事!她去拿衣裳,保不齐没有人把她与宇文元墨往一块儿想,难免多生事端。

    脚下太急,一个拐弯处不堤防跟对面来人撞了个正着,两个人不约而同“哎哟!”一声跌倒在地。

    “你没事吧!”那男子先从地上爬了起来,关切看她。

    裴明兰抬头,对上一张戴着白兔面具的脸,薄唇弯着美好的弧度,身形修长如翠竹,气质清淡优雅,那双黑漆漆的眸子,温润得如同最上等的美玉!

    如果你脑海中顿时显出“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八个大字,那就大错特错!

    事实上,所谓的“温润如玉”只是表面现象而已!

    此人生性不羁,不修边幅那是出了名的,忘性大更是出了名!

    记得从前每一次他进王府请平安脉,几乎每一次药方都涂涂改改、增增减减,走的时候都会忘记拿药箱,每一次都得她派人追着给他送上去!

    偏生他还不爱带徒弟随从,曰:“麻烦!”

    正因为如此,尽管他的医术之精湛在太医院中力压群雄,然而除非没有别的法子了,否则根本没人肯请他去诊治!

    又正因如此,当那些达官贵人们最后走投无路才请他去诊治时,他心里带着愤愤气恼,有意多给人苦头吃,令众人印象极其之深刻,越发轻易不敢找他去!

    一来二去,就成了恶性循环!

    太医院中,他是先帝大称大赞、亲自破格提拔的右院判大人,却也是最闲的一个。

    只有当时的窦文樱,信的是他的医术,请太医从来请的都是他!两人之间,倒是颇有几分香火情。

    穆青云。

    裴明兰实在料不到会在这种情形下遇到他!

    她微微张嘴,正要说话,穆青云却突然睁大了眼睛目光直直的瞪着她,“啊!”了一声惊疑不定!

    不知为何,接触到他的目光,裴明兰眸光微沉,心跳骤然怦怦怦的狂跳起来!

   &n 你现在所看的《嫡女策:至尊毒后》 第26章 狼狈的睿亲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嫡女策:至尊毒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