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厚的危机感让王凝熙当下里也不再回头,而是顺势往地上一滚避开了此次的攻击。但是这次的攻击却跟之前的那些人完全不一样,王凝熙只是从那个人的攻击手段来看就知道她遇到了修仙者,不过这人的水平着实一般,不然也不会让她这么轻易的躲了过去。

    还不等王凝熙多想,那些火球再次往她的身上招呼而去,王凝熙只得再次狼狈的躲避过去。

    “想躲,可没那么容易了。”被叫做二当家的男子冷笑一声,从他的手中再次发出了一个个的火球,呼啸着往往凝熙砸了过去。

    火球在夜空中显得尤为明显,照亮了这一片的天空,被王凝熙避过的火球落在人群中,引起一阵惊叫。

    “这是什么手段...”

    看到二当家越扔越快的速度,王凝熙的眼神暗了暗,二当家的可以不在乎人群的伤亡,她却是不行的,因此只能不停的往人少的地方窜去,以减少火球落在人群中给其他人带来的伤亡。

    而这人目前也不过是炼气三层的水平,体内的灵气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一直不间断的用火球进行攻击,王凝熙只要撑到那个时候便可以了。

    而且随着眼前这人体内不断的运动,那些迭迭香和梦里醉的毒素也将随着他的运作顺着其运行的方式,通过血液、经络而深入带往他的心脏之处,无声无息地开始发挥着自己的功效。

    “你也就这点手段了,还有其他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王凝熙站在空无一人的空地上面,两手插腰,气势十足的对二当家挑衅道。

    “这点手段?呵呵,小姑娘,我会让你后悔说这句话的。”接连不断的火球攻势让二当家体内的灵气消耗的十分迅速,此时的他已经感觉到一丝的灵力空虚了。

    不过面对着眼前这个大放厥词的小姑娘,二当家心里的火不是一般的大,当下里也顾不上自己如今虚弱的身体,只想着要抓住她狠狠的教训她,让她知道他到底还有着哪些手段。

    因此二当家一边依旧将火球甩的到处都是,一边拿着一个狼牙棒便朝王凝熙冲了过去。

    他本是练武之人,一把狼牙棒在他的手中可以说是耍的十分威风,狼牙棒上面的倒刺在夜空下都闪烁着亮眼的光,王凝熙看着那些光芒,眼中慢慢的染上了一丝红色。

    倒刺,这个东西总会让她不由得回想到在凌云峰的那一夜,也是倒刺,穿过她的皮肤,吸食着她的血液,那种感觉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如今看到狼牙棒上面的倒刺,王凝熙冷哼了一声,那种感觉她绝对不要再尝试第二遍了。

    看着狞笑着一步步向着自己走来的二当家,王凝熙握紧了手中的□□,她手里可不只那么两种药物啊。对于普通人的有,针对修炼者的更是不少,只是她之前没有想到在这个小地方居然会有修炼者的存在而没有拿出来罢了,如今正是用在这里的时候。

    虽然也有不少的人注意到了这两人之间那种紧张对峙的氛围,可是却没有一个插了进来,二当家那边的人觉得二当家是无所不能的,对付一个小屁孩那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吗?虽然眼前的这个小屁孩滑头了一些,躲过了二当家刚才的攻击,但是一个小孩能有多大的本是,他们那个时候在这个年纪也只不过是跟在大人的后面玩泥巴而已。

    至于塔塔绿洲的人,是有心无力。能动的人实在是太少了,他们能够照顾好自己便是不错的了,被说来帮王凝熙了,如此一来,二当家和王凝熙之间可以说是空无一人。

    “我很好奇,你们为什么要抓我...”王凝熙看着一步步向他走来的男子,却丝毫感觉不到害怕,还有空闲和他聊着家常。“亦或者说,我可知道是谁派你来杀我的吗?我可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你们。”

    “既然如此,那便让你做个明白鬼好了,要怪就怪你自己命不好,太贱。小姑娘,这个世界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天真,你没有得罪过人,可不意味着你父母没有。而且除了仇杀,还有利益之间的冲突导致的杀人,这两样都没有,也有单纯的看你不顺眼杀人。对于我们来说,杀一个人根本就不需要理由,这不过是我们接的一笔单子。”二当家看着近在眼前只要他再进两步就可以抓到的人,心里也是得意不已,再会躲又怎样,还不是马上就得被他抓住。想到一会就可以将这个小姑娘这样那样的折磨,看着她尖叫求饶的表情,二当家心里感到更畅快了,话也多了不少。

    “我明白了。”王凝熙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说道:“也就是说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是吧,既然如此……”

    “那么,你便去死吧。”话音刚落,王凝熙直接便冲了过去,她虽然弱小,可是这一年也没有忘记锻炼,身手可是一点都没有落下过。

    那柄断剑更是被她很好的掩藏在了袖子里面,在靠近二当家的那一瞬间利落的划开了他的肚子,紧接着王凝熙一个转身跳到了二当家的背上,一剑封喉,然后迅速的离开。

    王凝熙之所以能够如此轻易的解决掉二当家,与迭迭香的功效以及二当家的轻敌有着重大的关系。她正是抓住了迭迭香生效的那一瞬间,二当家眼前开始出现重影,完美的将二当家的拿了下来。

    离开的王凝熙看着二当家一脸不敢置信的倒在地上,嘴里却再也讲不出一句出来。而他的身上则是干干净净,除了被剑划开的那道口子,一点血迹都没,只是原本健硕的身体也在顷刻之间消瘦了下去,虽然没有成为一个干尸,但是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王凝熙离开之后往二当家的方向瞄了一眼,将依旧干净如初的断剑收回袖子当中,想了想,复又回到了二当家的身边,拖着他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那个方向正是之前二当家等人站立的高台,她的身高在一群汉子面前还是矮了点,因此只能借助高台让自己看起来更显眼一点,这样自己的声音也能更好的传送到还在打斗中的人群当中。

    不过即使手里拖着一个累赘,此时王凝熙的心里也在疯狂的刷着屏。

    #妈妈,我捡到一个宝贝了#

    #我家断剑会自动吸血,简直就是妖孽#

    #有了这把宝剑,从此以后我将一路向前,走向元婴期,迎娶小白脸,从此过上快乐幸福的生活#

    从这把断剑刚才的表现来看,王凝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这把断剑会吸血,不管是人血还是动物的血,只要被它碰上,那些血便会被其吸收。

    这也正从侧面说明了为什么之前那条阳阳蛇明明在搏斗的时候还有血,可是抬回去以后在它的体内却再无一滴血。

    而吸收了一个修炼者精血的断剑身上斑驳的痕迹再次消失了不少,在痕迹消失的地方,隐隐有纹路闪过,时不时还有红光顺着那些纹路闪过。当时王凝熙只是对于这把断剑和自己之间隐隐有了某种联系而好奇,如今却是恍然,想来那不断游走着的红光便是断剑吸收的血液了。

    只是不知这断剑吸收的血液都到哪里去了,之前是巴掌大的地方如今依旧还是巴掌大,这让王凝熙都有点怀疑这把断剑里面也有一个空间。

    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随即便被她抛出了脑后,她能拥有123言情这个系统带空间,已经是她之前不敢想的机遇的,怎么可能随手买的一把断剑不仅无敌杀伤力还附带一个空间的呢。

    不过将二当家的解决以后,王凝熙的压力瞬间减轻了不少。毕竟那个所谓的而二当家可是一个修炼者,也会一些简单的法术,就他那准头完全不行,喜欢发到人群中的火球便给王凝熙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至于那些中了迭迭香,正在沉迷各种幻想中的马匪们在她面前根本就没什么威胁力。王凝熙一路走过,一刀一个便跟砍冬瓜轻松般的全部砍了过去。

    这些马匪每个人的手里多多少少都沾了几条人命,全都属于死有余辜,王凝熙砍起来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不过这次她倒不敢再用断剑了,而是在地上随便捡了一把长刀。

    不过是一会的功夫,双目所视之处除了一地的马匪尸体便只剩下那些部落的人了。

    塔塔绿洲的人看着一身是血的王凝熙走到他们的面前,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既是被王凝熙的狠劲惊吓到,亦是被眼前情势迅速的反转给惊到了。

    这就结束了,也太轻松了点,他们还什么都没做,这一场战斗便已结束。

    还有眼前的熙,就好像从血海踏步来到他们的面前,如此的陌生,平日里的温柔更是不见踪影,这也让他们有些心慌。

    “小姐姐?”达塔怯怯的小声叫了王凝熙,声音还带着一丝的颤抖,却小步的挪到了王凝熙的身边。

    “别担心,我没事。”王凝熙对达塔温柔的笑着说道,她现在也就脸稍微干净了一些而已。“具体的我一会再跟你说,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大家。”

    “各位叔叔婶婶,算算时间,我王凝熙来到塔塔绿洲也已经一年了。这一年里,我是什么样的人,相信各位叔叔婶婶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如今,我恳求大家听我一言:请大家仔细的想想看,咱们塔塔绿洲的防备一直以来都是十分戒备森严的,咱们塔塔绿洲的勇士更是骁勇善战的。可是今天,这些马匪却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咱们塔塔绿洲,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这些马匪为什么会突然集体出现在这?为什么我们的勇士却毫无察觉?”

    对啊,为什么呢?之前大家伙跟那些马匪突然的出现弄乱了心弦,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如今被王凝 你现在所看的《女主她男人总缠着我》 第41章 修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女主她男人总缠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