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檬檬背着手,脚步轻盈地迈向住院部大楼。13579246810

    阳光穿过厚重的云层,照在她的脸上。

    乌云渐渐散去。

    她觉得有股**在她跟霍一铭之间流动。她困惑过,挣扎过,排斥过,可是就在刚刚霍一铭朝她晒出兴记礼盒的那一霎那,她恍惚察觉有一秒钟的幸福,像流星一样短暂地从她的心头划过。

    那是一种久违的感受,短暂的,稍纵即逝,迅即到她几乎不确信是不是她的错觉。

    那样的幸福,不同于她跟楚雨墨之间惺惺相惜,跟她妈相依为命,家人之间那种亲情带给她的。

    这份幸福,仿佛填补了她少女时代情窦初开的空白,连空气都滋生出甜味。

    又好像,这份幸福弥足了她向往从她父亲身上得到的,缺失的父爱。

    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会有这么一股暖意涌向她的心间,轻盈得像暖日下随风飞舞的棉絮。

    她否认过,假装这股温暖不曾存在过,可是,就在刚刚礼盒上那抹纯正的丹红和着阳光,映入她的眼帘,她觉得自己之前刻意武装的排挤,是那么地徒劳。

    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推开霍一铭,可是他就像是个磁场极强的磁铁,她越是想推开,反而越是不知不觉地靠近。

    也许这就是……偶像剧里常说的“爱”?

    电视上都这么演的。爱一个人,什么时候遇见,什么时候爱上,什么时候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真地爱上,都不由得人自愿,它是一种本能,一种宿命的,不讲道理的安排,一切遵循着强盗的逻辑。该遇见的时候,命运让男女主角遇见。该爱上的时候,命运让她毫无预警地爱上他。该苏醒的时候,命运让她不经意地,在某一个时间点,突然明白了自己的心。

    可是,就算这份一直被女主角刻意注射上安眠药催眠的爱,彻底地苏醒,又能怎样?

    爱男主角的女人很多,她们都在削尖了下巴,变幻着蛇精脸,等着虐女主,抢走男主呢!

    女主可悲惨了!

    幸福不过大结局之前,半集电视剧的时间。

    其他时候除了被虐,还是被虐,好一点的,还能跟削下巴的互虐,倒霉一点的,就只能一直当砧板,默默挨到等待大团圆结局。

    吓!

    不可能!

    麦檬檬使劲地摇头。

    太可怕了。

    她刚刚居然把自己跟瘟神放到偶像剧的情节里胡思幻想?

    额滴个神!

    她才不要爱上他!

    她可是见过世面的,古今中外,她见过的国民男神画报可多了,鹿晗,李易峰,随便点几个一线小生的花名册,颜值都是一等一的巅峰,霍瘟神算哪根葱!

    还是根腌过白米醋的葱,她一见着他,就忍不住心里泛酸!

    她可是宇宙超级无敌有骨气的麦檬檬!她比定海神针还坚定,才不会被霍瘟神给迷翻了!

    麦檬檬跟霍一铭到医院的时候,麦佳慧刚睡下。

    霍一铭把点心交给护工,简单地交代几句:“这些糕饼拿去放好,红色盒子是留着给楚太太醒来吃的,浅黄色的盒子,是多买的点心,拿去护士站分给护士们吃。”

    霍一铭周到地帮麦檬檬打点护士站的关系,麦檬檬理解他的用心,他这么做,是想让她安心,护士们一定会尽责帮她照顾好妈妈。

    麦檬檬跟着门外的窗玻璃,凝望麦佳慧。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总觉得麦佳慧这两天的气色,比她进看守所之前,更加糟糕了。

    霍一铭趁着麦檬檬躲在墙角偷看麦佳慧的间隙,去了一趟医生的办公室。

    医生告诉他,麦佳慧的病情发展出乎意料的快,她脑袋里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肺部,手术的意义其实不大。医生建议采用保守治疗的方法,病人保持良好的心情,兴许还能多活一点时日。

    霍一铭叮嘱医生暂时先对麦檬檬保守秘密。

    她最近一连受到不少打击,昨天晚上才会在看守所里做出自杀这样出格的行为,他不忍心再让她受打击。

    麦檬檬看过麦佳慧,想到医生办公室询问麦佳慧的情况,被霍一铭阻止了。

    霍一铭骗她:“医生去乡下义诊,改天再来。”

    霍一铭说得有鼻子有眼,麦檬檬只好作罢。

    霍一铭从住院部出来,心情有点凝重。

    他跟麦佳慧的交往不多,只是见过几次照面。

    真正有交集,也就是得知麦檬檬被人诬陷,囚禁进看守所的这两三天。

    他给麦佳慧打电话,替麦檬檬找了借口,跟她说,麦檬檬这几天跟着毕业论的导师外出调研,忙毕业论的事,不能经常来医院看她。

    他为麦佳慧安排了医学院博士毕业的护工,还有霍家厨房里主修过营养学硕士的帮佣。

    他能为麦檬檬做的事,少得可怜。她不肯依赖他,他能帮她的地方,其实很有限。

    他只能在有限的选项里,尽可能帮麦檬檬安排打点好一切。

    麦檬檬从医院回家以后,整个人像蔫掉的黄花菜,无精打采。

    霍一铭坐进沙发,打开电视看财经新闻。

    麦檬檬精神恍惚地一会儿从厨房里晃荡出来,拿着一把水果刀进房间,一会儿又从房间里像幽魂似的飘出来,手里的水果刀变成牙刷。

    隔了一会儿,她又无声无息地从厨房里钻出来,手里一手拿着苹果,一手举着牙刷。

    她的脑子里,回荡着她妈妈坐在病**上那张蜡黄瘦削的脸。

    霍一铭撑着后脑勺,侧躺在沙发,眼睛虽然盯着电视,装作认真看新闻 你现在所看的《霸道约嫁:污赖总裁独宠妻》 第53章 她才不要爱上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霸道约嫁:污赖总裁独宠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