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一婚色缠绵

夏沫微然 作品

    “以我行动力,就算不事先预谋,也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筹备一场完美的婚礼。”陆晋阳这么说并不是在自吹自擂,只是平静地阐述一个不容置辩的事实。



    这一点苏唯念绝对是深信不疑,他那帮兄弟个个都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主,有些事根本不需要他亲力亲为地做,只要一声令下即可。



    她突然陷入沉默,陆晋阳却觉得这是个乘胜追击的好机会,“你只管安心温书复习,其他事都交给我,嗯?”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我什么都不管你可不准骂我懒。”有人愿意大包大揽,苏唯念也乐得清闲,反正是他比较着急,理应由他操更多的心。



    “也不能什么都不管,必须由你参与的事还是得叫你。”



    “知道啦,你一定会先列好行程单,做好之后给我看一眼,就算我不记得,你也会提醒我的。”人为什么会变懒呢?很简单,就是因为已经有人把原本该她做的事都做了,久而久之就养成了惰性。



    当然,更重要还是要有人甘之如饴地乐意承受养一只‘小懒猪’的后果。



    回到家,苏唯念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进洗手间用冷水扑脸,虽然只在他家里呆了不到四小时,但这几个小时里发生的事足以把她的脑子搅成浆糊。



    到现在,她还是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在同学群里莫名其妙地发出一个‘我’字。



    就是因为‘手贱’发了这个字,后面的事情也越发不可收拾。现在,她可是彻底地没了退路。



    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要嫁给他了,然后每天都要和他同床共枕,还要做一些光是想想都会脸红心跳的事,苏唯念,你真正准备好了吗?



    从洗手间出来,陆晋阳进了书房回复邮件,苏唯念正好趁此机会找许瑶好好聊一聊。



    可惜啊,她这通电话打得很不是时候。



    “喂,有事吗?”



    同样的三个字,用不同的语气说出来含义也大不相同。许瑶此刻的‘有事吗’其实是想说‘我现在很忙,要是没有太重要的事,以后再说好吗’。



    “你在忙啊?”做了这么多年的闺蜜,苏唯念不可能听不出这三个字的含义。



    “今天是周五嘛,林川回来了。”林川是许瑶的男朋友,在隔壁市读研究生,每周末回来跟她小聚,所以嘛,小两口现在可能……正忙着。



    “哦,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那你先忙吧,我明天再打给你。”隔着电话也能感觉到苏唯念的语气里透着尴尬,想到许瑶和林川可能在忙的事,她的小脸蛋瞬间便红透了。



    掐指算算,许瑶这个男朋友也就是在毕业前才刚交上的,也才几个月的时间嘛,怎么人家就这么开放,已经过上周末同居的生活。而她,已经和男朋友一起朝夕相对了两个多月,还是什么都没发生。



    陆晋阳从书房出来,正好看到某人捧着微红的脸发呆。



    不用猜也知道,一定又受了刺激,“这又是唱的哪一出,不是刚用冷水洗过脸么,怎么小脸反而越来越红了?”



    “我本来想给许瑶打电话的,可是……她在忙。”苏唯念显然还没有完全缓过来,他一问,她就乖乖全招了。



    “忙什么?”关键时刻,某人的读心术突然失灵。也不怪他,毕竟涉及到第三方,他也不敢乱猜。



    “她男朋友回来了。”苏唯念的乖还在继续,就好像被催眠了似的,都是未作任何考虑便立即作答。



    “嗯,然后呢?”某人显然已经猜到了许瑶在忙什么,却还是坏心眼地非要追问到底。



    “她要陪男朋友啊,所以没空理我。”还然后呢,人家小两口的私事,非要问这么清楚么?



    “到底是怎么个陪法,居然连接电话的时间都没有?”某人又开始秀自己的‘无耻’下限。



    “我怎么知道。”苏唯念很是心虚地回了一句,小心翼翼地往沙发一边缩,拿起手机假装查看天气预报。嘴里还嘀咕着,‘说好明天去郊外玩的,不知道会不会下雨。’



    “下雨更好,正好在家好好休息。”在苏唯念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陆晋阳突然伸展双臂,从后面抱了她一个满怀,“许瑶和他男朋友在做什么,其实你心里跟明镜似的,是不是?”



    啊啊啊,他居然问得如此赤果果,要她怎么回答嘛。



    “松手啦,贴这么近,很热的好吧!”苏唯念还是试着挣扎。



    “明天是周末,又赶上下雨天,不方便出门,不如……今晚让我开荤好不好?”反正她绝对跑不掉,陆晋阳本来也不想这么急的,可一想到还在念书的人都可以堂而皇之地婚前吃肉,他一个马上就要结婚的人却只能顿顿吃素,而且是肉就在‘餐桌上’摆着也不能吃。这口‘气’,他真心咽不下去。



    “喂,你说什么呀?”苏唯念的表现就像触了电似的,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居然推了他一个趔趄。



    虽然差点被推得摔倒,却丝毫不影响某人的好心情,“你是想让我用更通俗的话解释开荤这两个字的含义么?”



    “谁要你解释,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苏唯念一边说一边起身想要逃走,却悲催地发现刚才只是有些微红的小脸突然热得发烫,心跳的速度也是从未有过的快。



    这稍微的迟疑也给了陆晋阳起身拦在她面前的机会,“都已经私定终身了,婚期也基本确定,你到底还在矫情什么?”



    苏唯念不知该如何回答,低头看脚尖。



    陆晋阳有些忍俊不禁,轻轻地抬起她的下颚,轻轻柔柔地问,“是担心我吃完之后不负责么?”



    “不是,不是,我从来没担心过这个问题。”苏唯念的反应速度非常之快。



    这样的迅捷反应也让陆晋阳脸上的笑越来越大,他心里很清楚,她并不是真心抗拒,只是……面对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



    真心抗拒也好,不知所措也罢,陆晋阳可是一直记得自己的承诺,绝不逼她做她不想做的事,这个承诺永远算数。



    “好了好了,我只是随便说说逗你玩,既然你觉得还不是时候,我就再耐心等……”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呢,就被她用手捂了嘴,“把人家弄得这么紧张,又说是随口说的玩笑话,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



    陆晋阳先是一愣,而后又恍然顿悟地怪笑出声,“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这么重要的事,还是交给老天爷来决定吧。”这孩子,又开始莫名其妙地抽风。



    不多会儿,苏唯念便翻出了一枚硬币,“你是字,我是花。”



    用掷硬币的方式决定要不要让他开荤,如此奇葩的主意也只有苏唯念能想得出来。



    陆晋阳恐怕永远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开荤会由一枚小小的硬币来决定。



    一元硬币很快就开始在茶几上转起来,足足转了十秒钟才停下。



    最后的结果是字在上,‘愿赌服输’的苏唯念红着脸扔下一句‘我先去洗澡’之后便飞快地遁了。



    虽然她跑得飞快,但却不难看出那张红得发烫的俏脸上不仅有担心,还夹杂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和兴奋。



    急着吃肉的某人也很乖地把自己从头到脚洗了个干干净净,只是,男人和女人洗澡的速度不可同日而语,最后,爱磨蹭的小念念愣是让他干等了近二十分钟。



    后出现的苏唯念一进房间就把所有的灯都关了,因为装的是双层深色窗帘,外面的灯光一点也进不来,一片漆黑之中,她几乎是凭着感觉找到了床的位置。



    但,她连滚带爬地上了床之后却还是被某人毫不费力地像拧小鸡似的拉到身前牢牢禁锢,“唔,光是闻这香味就知道一定很美味可口。”



    “你……你慢一点哦,我怕痛。”许瑶的第一次经验可是跟她‘分享’过的,对那件事,单纯的苏唯念并非一无所知。



    “这个……我还真不能保证,毫无经验的人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啊,他也是第一次?不会吧,他明明看上去很会招惹桃花的样子啊……



    “不要在心里犯嘀咕了,很快你就会知道我有没有撒谎。”四下一片漆黑,也不妨碍某人发挥透视神力!



    一个小时过去了,可怜的小念念还在嗯嗯啊啊地叫。



    这样也敢说是第一次?打死她也不信!



    他……他到底是什么结构啊,还带自我恢复功能的,都这么久了还没那个……啥。



    “陆晋阳,我后悔了。”呜呜,就算明天是周末、会下大雨不方便出门,也不能这样折腾啊,腰部以下完全没了知觉,她真怀疑自己明天早上还能不能下床。



    “来不及了。”吃饱喝足地某人满脸都是餍足的笑,把榨干的水蜜桃拖进怀里抱好之后又开了床头灯,“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吐出来的。”



    “谁准你开灯的?”唔,浑身无力的傻丫头火气还真不小。



    “就算我不开灯,天总是会亮的,你总不能一辈子藏在我胸前不抬头吧?”



    苏唯念自知敌不过他的铁齿铜牙,只能拉过被单把自己的头遮住,管它呢,能藏一会儿是一会儿。



    诶,怎么手上突然多了个小玩意?如果感觉没出错的话,这小玩意应该叫……戒指吧?



    “本来想等你通过考试之后再送的,但是为了让你乖乖抬头,只能让它提前现身了。”



    最终,苏唯念还是如他所愿,乖乖抬起头,“这个……是什么时候买的?”



    “这个可不是买的。”陆晋阳笑着执起她的手,捏着指环轻轻按了几秒然后取下。



    一个阳字、一个念字、中间一颗很小的心形图案赫然印在了她的手指上。



    “量身定做?”被感动得稀里哗啦的傻姑娘眼中已经开始噙泪。



    只知道他细心体贴、疼她宠她无微不至,没想到他竟然还是个懂浪漫的人。



    “嗯,现在可以安心嫁给我了吧?”优点清单上又多了一条浪漫,这下应该能妥妥地攻占她的心房。



    “我……我什么时候不安心了?”努力把泪意忍了回去的苏唯念终于不再忸怩,主动靠近了些,“瑶瑶总说遇见你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我也一直这么觉得。你给我的都是最好的,包括你自己。”



    自恋的某人居然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人家姑娘感动之下的诚心奉承,得寸进尺道,“是不是也包括刚才的一个多小……”



    “喂,你够了啊。”恼羞成怒的苏唯念毫不客气地对着他的胸前就是一口,“你什么都好,就是总变着方地欺负我这一点很让人崩溃。”



    “那是因为……我觉得被惹到恼羞成怒的小念念最可爱。”知道她又要炸毛,陆晋阳早有准备,一手压着她的胳膊不让她乱动,另一只手无限宠溺地抚着她依然微红的脸,“而且,我保证,这辈子只欺负你一个,好不好?”



    “好。”可能是因为他的声音太过魅惑,苏唯念竟然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其实,也不算鬼使神差啊,因为她知道,他的欺负也是爱她的一种方式。



    傻就傻吧,如果这特别的欺负只为她一人,又有何不可呢。



    累了,困了,也满足了。这一夜,苏唯念睡得格外香甜。



    然后,一个不小心就错过了许瑶大清早打来的电话。



    苏唯念并不是一个爱赖床的孩子,而且考虑到她最近还要忙着复习,即便是周末,应该也不会太晚起床。所以,急着回她电话的许瑶刚过八点半就拨通了她的电话。



    “喂?”唔,听这慵懒的声音,好像也才刚醒过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声音是男人发出的。



    “早啊,小唯呢?”乖乖,这声音怎么听着那么不对劲啊。



    陆晋阳正要开口,被扰了清梦的小念念还没睁眼就开始撒起床气,“谁啊,吵死了!”



    “许瑶打来的,可能有事。”陆晋阳一边说一边把手机移到了苏唯念耳边。



    “喂。”还没醒明白的苏唯念并没有意识到这一通电话会让需要产生无限的遐想,也和陆晋阳刚才一样,慵懒地喂了一声。



    可是,电话那端却莫名其妙地传来一阵怪笑。



    这一笑,总算让苏唯念彻底清醒了过来。



    呜呜,许瑶那么聪明,一定什么都猜到了。



    许瑶确实开始想象电话那端此时是个什么状况,本来有事要问苏唯念的,现在也没这个必要了,“我打来只是想问问你昨天晚上找我有什么事,看样子应该什么都解决了。好啦,不打扰你休息,等你完全恢复了我们再……”



    ‘好好分享’四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恼羞成怒的苏唯念已经挂了电话。



    不用猜也知道,某人又要可怜地沦为受气包,“谁让你大清早接我电话的?”



    “不接也接了,你总不能让我想办法让时光倒流吧?”这个时候诡辩显然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倒不如坦然面对。



    “都怪你,瑶瑶一定会笑死我的!”害羞的小念念一边叫一边往被子里缩,就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



    “她有什么理由笑你?我们已经在一起住了这么久,要是再不发生点什么,她才真要笑你!”



    不长记性的苏唯念很快就被忽悠地探出了头,“是这样吗?”



    “以结婚为前提的同居,却一直保持着最初的单纯,说出去也没人相信。”同居两个月,却连二垒都没上过,每次跟裴三他们出去都少不了被奚落取笑,过了今天之后,总算可以‘扬眉吐气’。



    “那个……裴子钦他们是不是因为这事儿笑你了?”俩人难得有默契,苏唯念也联想到了这一点。



    陆晋阳并没有立即回答,悠悠地叹了口气才开口,“以后他们再也没机会了。”



    淅淅沥沥的小 你现在所看的《盛宠一婚色缠绵》 番外:大律师的小萌妻-完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盛宠一婚色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