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绵州昌隆是蜀中有名的胜地,在成都平原东北三百里处,往北是幽深广袤的高山,嘉陵江右岸最大支流涪江便流经昌隆县城,一条铁索木板桥横跨涪江两岸,来往旅人时常在此歇脚,饮酒吟诗,切磋剑术,“青莲酒”誉满巴蜀大地,京都长安亦颇负盛名。

    时值四月,正是梅雨纷纷时节,昌隆也淅淅沥沥下起一片丝丝细雨。县城中央的“莫醉街”上来往行人络绎不绝,酒家鳞次栉比,似是正应了这条街的名字,表面上劝人“莫醉”,弦外之音却是叫人尽情来饮个痛快,不醉不休。

    “诗仙酒”是昌隆县最为豪华奢侈的酒楼,当地百姓唯有驻足观望,深深嗅一口酒楼内的醉人香气,口中啧啧轻叹两声。但其中入蜀做生意的旅人却不在少数,多是来收购附子、天麻、核桃等物。

    午后时分,莫醉街上车水马龙,人声鼎沸,那一个个操着浓重蜀地口音的商贩,虽已叫卖了一上午,仍不罢休。

    忽见人群中一白衣胜雪的少年昂首阔步走来,约有十五六岁,眉如两柄横悬着的利剑,炯炯双目中神采飞扬,腰间斜插着一柄桃木劈成的木剑,端地是气宇非凡。

    但寻常百姓都用黑布裹发,故称“黔首”,这白衣少年却偏用青布。所幸昌隆不似长安,否则单是这一尺青布,少年便没有好果子吃。

    “小哥,我这里有本上古遗留的宝贝,见你面善,打个半折,一两银子卖与你好了。”

    那白衣少年正驻足眺望,听闻声音,转头看时,只见一满脸堆笑,手中捧着三本书的中年男子,正朝自己比划。

    “什么宝贝?”白衣少年漫不经心问了一句,但眼睛又转向那酒香醉人的酒楼内。

    “嘘”中年男子见问,心知来了生意,一拉那白衣少年衣袖,轻声道:“你知道鸿蒙大帝么?”

    少年闻言,又转头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眼露诧异,道:“这子虚乌有的人,我即便知道又如何?”

    “哟,可不敢胡说”中年男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道:“你有所不知,鸿蒙大帝在羽化前,留下了这本旷世奇书《鸿蒙真经》,得此宝物者,不出半年便能统领佛道蛊武妖五门。”

    少年见他说得天花乱坠口沫横飞,笑道:“老哥哥,既是如此,你何不自己去学?”

    中年男子闻言一怔,在脑子中编了几句,待要再糊弄那少年时,却见他早已消失在人群中,只留下一句狂妄无比的话远远传来:“什么红蒙大帝,黑蒙大帝的,在我太白真仙面前都是小喽啰!”

    中年男子书没卖出去,还被一乳臭未干的小子嗤之以鼻,心中不爽,朝那白衣少年啐了一口,口中嘟囔了几句,心道:“臭小子,胆敢对鸿蒙大帝出言不逊,你总要被五雷轰顶。”

    话音甫落,天际一声闷雷炸响,本是再寻常不过的雨雷,那中年男子却吓了一跳,手中《鸿蒙真经》、《乾坤道法》、《太乙灵经》被脱手甩出,望着那消失在人群中的少年,喃喃道:“仙帝显灵,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那少年摆脱书贩子后,昂首来在“诗仙酒”门口,左手扶着桃木剑向内觑了一眼,但见其中楼上楼下人山人海,鼻中却飘来一阵沁人心魂的酒香,忍不住闭目晃脑,啧啧称赞。

    早有看守店门的两个袒胸露臂的大汉,虎目瞪着那少年,见他只背负双手细闻酒香,却不进去,其穿着打扮也并非富家子弟,登时四目圆睁,齐声喝道:“不喝酒便滚,莫挡在这里坏了大爷们的生意!”

    说罢见他仍旧陶醉沉迷在那醇香浓郁的酒气中不能自拔,两个大汉摩拳擦掌,便欲将他一把提了扔出去。

    “砰哐当”两声杯盏坠地的破碎声陡然响起,随即但闻一沙哑男子声音高声骂道:“妈的野丫头毛手毛脚,毁了老子雅兴。”

    两大汉闻言心知不妙,也不再管那白衣少年,进去看时,只见一楼右首靠窗的雅座上,一大腹便便,长了满脸络腮胡子和横肉的胖子,身旁坐了三人,一长髯如林,闭目凝神的中年汉子,一华光满身,轻摇折扇的年轻男子,和一笑意盈盈的美貌少妇。

    但见那胖子正单脚踩在檀木椅上,对着跪在她身前的一酒楼侍女粗声大骂。

    “大爷息怒,大爷息怒”掌柜的势利眼尖,瞥见那胖子腰间玉佩,又听其口音乃是长安人,忙不迭从柜台跑过来,不由分说先抬手重重掌掴了那侍女一下,才又对那横肉胖子连连赔礼。

    那侍女脸上挨了一记耳光,登时肿了起来,心中明明委屈万分,但却只能敢怒不敢言,甚至流一滴眼泪都会被掌柜的再次教训。

    大厅众食客也只停杯顿箸瞥了几眼,都心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随即便又和桌边酒友觥筹交错,杯杯不绝了起来。

    那肥猪胖子眯眼打量了那侍女半晌,右手猛一捶八仙桌,吓得她周身一颤,胖子森然笑道:“这小妮子虽说毛了些,不过长得还算标致。掌柜的”

    掌柜的如惊弓之鸟,双肩一耸,忙应道:“小人在,谨候大爷吩咐。”胖子笑道:“她打碎了老子的酒是小事还是大事?”掌柜头如捣舂,忙不迭道:“是大事,是大事”

    胖子鼻中瓮声瓮气哼了一声,瞪了掌柜一眼,掌柜慌忙改口:“是小事,是小事!”胖子颇为得意,又道:“那她毁了大爷来求仙问道的雅致,是大事还是小事?”掌柜的连忙道:“是小事!”

    不等那胖子变脸,他身旁一手持阔刃短刀的长髯汉子蓦地一刀挥出,刀身明晃晃地颇为渗人,掌柜的惨呼一声,大殿内众酒客复又转头看来。

    忽听“当”一声清脆声响,一柄亮如秋水的长剑横在掌柜已无人色的土脸之上,堪堪挡住了那刀来势。

    那胖子身旁剩余两人也霍然起身,各自抽出兵器法宝来,那美貌少妇手中一根九节银鞭舞得如风火轮盘,那年轻男子手中折扇猛地一合,十余根钢钉齐刷刷飞出,射向那手握秋水长剑之人。

    众人看去,只见一头戴方巾的青衣落拓书生,手持长剑,身如青松,正站在那侍女跟前,他满脸胡茬,却难掩脸上神光,一双眼朦朦胧胧如梦似幻,似是方才酩酊大醉了一场。

    眼见那根九节银鞭朝他头顶挥去,那落拓书生不慌不忙,手腕只一抖,便将那长髯汉子的短刀震飞,随即长剑斜撩,当空一转,将那银鞭一圈圈绕在了剑上,左手轰然一掌拍出,青光闪舞,那美貌少妇登时松开银鞭,去格挡那股青光。

   &nbs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一章 白衣青衫侠客行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