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李白正值青春年华,气血方刚,见此香艳场景,恰好周边由没有一个人影,登时血脉贲张,小腹邪火乱窜,大脑中犹如被熊熊火焰烧过,意识混沌,东南西北难辨,只是一双眼怔怔凝视着眼前半裸玉人,恨不得立刻将其搂入怀中,一亲芳泽。

    猛地记起她被什么莫莲花种了十五种蛊毒,危在旦夕,大脑立时清醒了多半,暗骂自己枉为读书人,竟想着趁人之危,占人便宜。

    当下闭住双眼,不敢再看,但那少女半裸模样却始终在脑海中不断浮现,闭上眼睛反而更加清晰了起来。

    和自己从前路过勾栏青楼所见场景又大不一样,眼前那少女周身虽有大半都已暴露在外,但端地是清丽如莲,不染凡尘,和青楼女子有云泥之别。

    正自出神间,忽听风声呼啸,李白心神一动,体内道家清气随他心神而动,身形朝右一闪,堪堪避过了飞来的物什。

    但脚下却不知绊到了何物,身体收势不住,登时一个趔趄,朝前扑倒在地。

    李白睁眼一看,立时倒吸一口冷气,原来自己却是绊住了方才立的墓碑,身体正扑在那堆凸起的泥土之上,下面便是王副尉未寒的尸骨。

    手忙脚乱爬了起来,李白看向那少女,却见她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半坐在花丛间,扯了几把红叶女贞挡在胸前,一双眼恨恨瞪着自己,直欲喷出火来。

    李白却浑然不觉,自己见过她两次,两次她都是闭着眼,而此时她睁开眼,眸中清婉如水,又夹杂着三分典雅、一分清冷、一分俏皮、半分妩媚。端地是风情万种,倾国倾城。

    少女见李白仍旧直勾勾盯着自己看,脸上愠怒,冷冷道:“你再这般瞧着我,当心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喂狼!”虽是威胁语气,声音却如叮咚泉水,涓涓流淌。

    李白这才反应过来,心想:她声音竟也如此好听,脸上神色却变了变,不禁朝后退了一步,笑道:“萧姑娘,我这双眼睛还要带你下山,可挖不得。”

    “嗯?”少女眉头一皱,也不管身上衣不蔽体,霍然起身,步伐一阵变化,瞬息间来到李白跟前,俏脸凑到李白脸前一尺出,细细打量了他一番,凝声道:“你认识我?”

    李白和这犹如冰莲璞玉,身上部位又若隐若现的女子相对不过一尺之遥,脑海中只是嗡嗡作响,哪里还能听到其他声音?

    “你一定认识我,也见过哥哥,否则怎么知道我姓萧?”少女双眼放光,又朝李白逼近了一分,她比李白矮了半个头,双胸几乎便要贴着李白胸口了。

    李白反应过来,眼睛却不敢和她目光对视,瞥向侧边,口中支支吾吾说了一通,多是胡诌的。

    少女见状大怒,只道是他心中有鬼,不敢讲出实情,由腰间摸出一柄弯刀匕首,刀刃抵在李白左脸上,听她冷笑道:“我哥哥去了哪里,你又是何人?”

    李白听闻此言,心中亦是五味杂陈,昨夜虚元观变故,他虽在场,但后来无端晕死了过去,其后发生之事便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但李白知道,他若说自己和她一般遭遇,都是不知为何就到了这戴天山东面的山崖边,她是决计不会相信的,甚至换了自己,自己也不会相信。

    “萧大侠,他,他听说长安有能医治你身上蛊毒的解药,带着你路上危险重重,所以他自己去了。”李白故意说了个偏远的地方。

    “胡说!”少女柳眉倒竖,似是怒不可遏,声音冰冷如雪道:“哥哥和长安的狗官结了梁子,他发誓此生再不踏入长安一步的。”

    李白念头疾转,思绪如飞,蓦地肃穆道:“是啊,你是萧大侠妹妹,又是因他才被种下了十五种蛊毒,真正的男子汉,难道会为了一己私欲,而要置同胞妹妹生死于不顾吗?”

    少女见他说得义正言辞,心中也信了几分,但看她模样打扮,和哥哥给自己说的那些衣冠楚楚的禽兽并无二致,心中对李白也浑无好感。霍然记起自己用蛇毒疗伤,被咬烂了衣服,适才自己昏睡,定然被他看了个遍,登时羞愤难当,俏脸涨得通红,右手收回了匕首,左手却抬起扇了李白一耳光。

    “啪!”一声脆响响彻山林,李白揉着右脸,叫苦不迭,待要出言解释,目光撞见少女寒冰刀剑般的眼神,顿时噎了回去,更不谈询问她芳名了。

    当下轻叹一声,开始解身上白衣。

    少女吓了一跳,花容失色,手中匕首一紧,颤声道:“你你做什么?”见李白眨眼功夫便将原来的白衣脱了下来,里面是一件深灰色单衣。

    想起江湖上常有少女被贼人玷污之事,心中惧怕不已,忙朝后退了几步,匕首横在胸前,如看虎狼一般注视着李白。

    想到自己清白之躯今日恐怕要断送在这衣冠禽兽手上,少女心里面难过至极。当是时,血液中的传来一股炙热灼烧之感,心下大凛,暗骂道:“这三叶火莲偏偏这时候发作。”

    一股热气刹那间蹿遍少女周身,高温如火焰升腾,身上残余的衣物竟刹那间被烧成了灰烬,随即脑海中昏昏沉沉,只觉天旋地转,头重脚轻,李白身影也变得如梦似幻。

    少女再也支撑不住,身体一软,朝地面栽倒。

    迷迷糊糊中似是醒了一阵,但见落日西垂,金光灿灿,刺得她睁不开双目,三叶火莲和尸榴莲又再度发作,少女再一次晕了过去。

    第二次醒来时,已是夜深人静时分,月上中天,繁星坠空。少女只觉周身犹如被灌了铅一般难受,皮肤也火辣辣的,但自己下体却并没有像评书里面说的,被贼人玷污后,剧痛无比。

    涣散的目光逐渐清醒后,少女见自己身上裹了一件白衣,而那“衣冠禽兽”正斜靠在自己身旁不远处的一块巨石上,头垂在一旁呼呼大睡。

    少女想要起身,但觉四肢酸麻无力,百骸欲裂,心中又骂了莫莲花一句,腹中饥肠辘辘,心中又担惊受怕,寒意渐起,不禁裹了裹白衣,警觉地注视着李白。

    也不知过了多久,体内蛊毒又再度发作,头脑昏沉,猛然听见东面山林中传来一声厉喝,随即听一粗犷声音的男子道:“妈的蠢猪,找了一天也没找到那两人,找找这里!”

    一队人马窸窸窣窣,在山林间穿行,声音越来越近,少女强忍晕眩,扶着一块石头坐直了身子,钢针飞刀等暗器早已握在手中,额上却已然冷汗淋漓。

    李白听闻喊声,蓦地从睡梦中惊醒,四下扫探了一阵,见那少女指了指东面漆黑的山林,对自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心中会意,身形不由自主朝后退了几步,随即又觉不对,径直来到少女跟前,一屁股坐了下去,将她身影挡在自己身后。

    少女心中涌过一丝暖流,暗道自己白日里对他凶巴巴的,危急时刻他却还想着保护自己。

    但随即又想到,来者少说也有十余人,辨听声音,个个都是气息悠长,武功高强之辈,那少年即便挡住了自己,恐怕也无济于事。

    片刻后,十余个手持火把的大汉从山林中跳了出来,一人尖声叫道:“常堂主,找找到了。”

 &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八章 玉人无悔着我衣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