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所幸此时虽已近子时,但来隆昌的商旅仍有不少在酒楼里觥筹交错。李白用身上的碎银,买了些干饼清水,一套淡绿色的女孩衣物,便又急匆匆出了城,来到亭子中。

    将萧婉唤醒后,喂她吃了干粮喝了清水,将那套衣裳递给她,自己则转过头去。等她换好衣裳,李白也将自己那件白长衫穿上,见萧婉一身绿衣,青丝及腰,如清水芙蓉,虽没有衣不蔽体时候的妩媚,但却更加灵动出尘,真个如《洛神赋》里说的: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萧婉双臂轻抬,见衣裳勉强合身,轻笑道:“这下不用再穿你的衣服啦。”

    在戴天山折腾了一夜,两人都觉倦意涌了上来,便在亭子中将就着睡了一夜。萧婉对李白不再抱有敌意,心知他是正人君子,故而也不再计较。

    翌日清晨,两人进了隆昌县城,此去青城山虽不过两百余里,但萧婉有病在身,不便赶路,只得找两匹良驹,当作脚力。

    两人才进城门,便听身后一阵马蹄声远远传来,有人高声喝道:“让开让开!”

    李白萧婉循声回望,见一队唐军策马扬鞭,在街上驰骋,领头那人虎背熊腰,凶神恶煞,腰间挂着一柄宝刀。

    两侧行人纷纷避让,一酒楼小二正用木轮车搬运酒坛子,见前方马嘶人啸,眨眼功夫便冲到跟前,来不及避让,被一头撞翻,酒坛子顷刻间分崩离析,那汉子胯下宝马却浑然不觉,带着身后人马,踩着满地碎瓦和小二径直向南去了。

    “**拉个巴子的。”被踩得血肉模糊的小二老板,循声抄着一根木棍,气冲冲从酒楼里冲了出来,瞧见那队人马模样,吓得面无人色,两股战战。

    街上行人心中虽也不满,但也只是对着那队人马指指点点,挤出眼泪怜悯了那小二一番,便各自散开了。

    李白和萧婉心下惨然,互相对望了一眼,都暗道大唐的军官何时变得这般嚣张跋扈、视人命如草芥了?

    两人另外找了一家酒肆坐下,心中兀自惴惴不安,酒肆老板是个中年胖妇人,油光满面,给两人上了早饭和一壶烧刀子,便一屁股坐在隔壁的桌子旁,长长叹了口气。

    萧婉端着小米粥,却无胃口,李白本是嗜酒如命,捧着酒盏也难以下咽,听北边桌子上一蜀地口音的男子恨恨道:“那些牛鼻子怎么不死个干净,害得我们老百姓都不得安生。”

    李白闻言大怒,酒盏往桌上一锤,烧刀子洒了满地,斜眼看去,见那桌子上坐着三名大汉,一人尖耳猴腮,正满脸激愤的说着,其余两人相貌平平,露出疑惑神色。

    上首那尖耳猴腮的男子对李白拍酒盏的声音浑然不觉,见同桌两人满脸狐疑,自顾自道:“你们肯定不知道,当今圣上下了命令,要将大唐道士驱逐干净,凡是背过什么狗屁《道德经》、《南华经》的,一并抓起来。”

    左首那汉子啧啧两声,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道:“你不是背过么?还求乾虚道长收你为徒。”

    “放你娘的狗臭屁!”上首那男子一口酒险些喷了出来,大怒道:“老子是正儿八经的庄稼汉,道可道非常道的‘道’字都不会写,我如何背过?”

    “噌噌噌”话音未落,酒肆外一队巡逻的士兵抽出兵刃,鱼贯而入,三下五除二便将五六把长刀架在了那男子脖颈上。吓得那胖妇人一个激灵从凳子上坐起。

    “你刚才背的是‘道可道非常道’?”为首一士兵怒目圆睁,喝问道。

    “不是,大爷不是,我不会背,不会背!”尖耳猴腮的男子面如土色,冷汗长流,不住求饶。

    “你既然这么喜欢背,那就去大牢里背个够!”那士兵冷笑一声,众人七手八脚将那男子五花大绑,押解去了隆昌县衙。

    等他们去得远了,另外两人才反应过来,心中惊惧交加,裤子湿了一大片,推案起身,也不付酒钱,一溜烟跑了。

    那胖妇人重又坐了下来,倚墙长叹,自言自语道:“这日子可啥时候才是个头哟!”说罢自己斟满一杯烈酒,一口喝了个干净。

    李白和萧婉将方才一幕幕瞧在眼中,都感震怒非常,觉得天下荒唐之事莫过如此,虚元观上潜心修道的众人,竟成了方今之世的牺牲品,帝王将相的阶下囚。

    江山更易,天数有变。君主换来换去,兴荣也好,衰亡也罢,苦的总归是黎民黔首。盛世便有如此蛮横之人,若是生在三国鼎立亦或是春秋战国时代,人命恐怕就就真该如草芥了。

    两人都没胃口,匆匆吃了几口,结账后便来在一家马厩处,挑选了两匹上乘良驹,出得城门后朝西南方向的青城山飞驰过而去。

    官道上随处可见队队人马押解着从绵州各处道观抓来的道士,很多人道袍被皮鞭抽打地破损褴褛,但脸上却是淡若云烟,口中兀自念诵着道家真经。

    李白策马驰骋,忽地瞥见人群中一不过六七岁的小道童,被一堆士兵呼来喝去拳打脚踢,小道童神色坚毅,强忍疼痛,清秀面庞上虽不似大人那么从容,但也浑无惧色。

    李白看得心中一颤,勒马回缰,让萧婉先等一等,自己去办些事。

    当下体内道家清气汹涌滚腾,一踩马磴子,身形如长虹贯日,飘然飞出,朝那小道童掠去。

    那队士兵见白影闪舞,心中警觉,纷纷抽出长刀来,喝骂不绝,只觉眼前清光轰然爆响,十余人被瞬间打飞,当中那小道童自然是毫发未损。

    李白身若游鱼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十章 民生多艰道难行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