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李白抬眼望去,只见百丈高的山崖上一条瀑布飞泄下来,注入下方的碧色清潭之中,碧潭两侧竹林掩映,绿影婆娑,横铺在一条小溪上的青石板,连接着李白三人和那汪碧潭。

    碧潭旁一条山间小径穿过竹林,蜿蜒而上,高崖之后则是一座碧色高峰。原本湛蓝的天空,被这里的山水一洗,仿佛也成了翠碧之色。

    李白驻足看了良久,心中惊叹此地美景,若非狂歌痛住在此处,自己会真以为误入了仙境。

    “蜀云洞天”李白轻声念了一句,笑道:“狂歌痛还真会找地方,只可惜仙人才配住福地,恶徒只会辱没仙境名声。”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忽听碧峰中传来一声嘹亮的蜀歌,清越激昂,如凤鸣九天。

    那碧潭之上,凭空出现了一只竹筏,其上赫然站着一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男子,正一边唱歌一边划木筏。

    那男子将木筏划到碧潭靠近李白三人的尽头处,朝这边招了招手,用一口蜀地口音高声喊道:“来喝余谷主喜酒的吗?”

    李白和萧婉闻言一怔,都没说话,那男子又招了招手,喊道:“余谷主喜酒,要不要来喝?”

    萧婉灵机一动,忽然计上心头,应道:“要喝,只是我们未曾带贺礼过来。”

    “哎呀,无妨无妨。”那男子带着斗笠,瞧不清面容,道:“听你口音是江南人,不懂我们这儿的规矩,想必是新娘子在扬州的的旧友罢?”

    萧婉闻言,故意加重了一些江南的吴侬软语,道:“是的啊,莫宗主和我爹爹有八拜之交,算起来我应当叫她姑姑。”心里面却重重呸了莫莲花一口。

    “啊,原来是苏州伯王候萧如释萧侯爷千金,失敬失敬。”那男子语气刹那间变得无比尊敬,朝萧婉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随即纵身跳下竹筏,缓步走了过来。

    李白心中微觉好笑,只道是萧婉随口找了个姓萧的王爷,当作是自己父亲。但毕竟事关重大,绝对不能轻易相信这蓑衣人,见他缓缓靠近,不由得警惕了几分。

    那男子来在三人跟前,躬身作揖,道:“在下刘长空,是蜀云洞天洞主狂歌痛大人的弟子,不知萧小姐光临寒舍,万望恕罪。”

    萧婉微微皱眉,见那男子斗笠之下的脸,左半边全是伤疤,右半边却是剑眉星目,丰神俊朗,颇为诡异。

    贺章紧紧拉着萧婉左手,颇为警惕地注视着那蓑衣人,这才瞧见他适才用来划竹筏的船桨,赫然是一柄足有四尺长的青色长剑,正中一条墨色细线一直从剑柄连道剑尖。

    “这两位是?”刘长空神色犹疑,余谷主婚宴乃是师父一手操办,断然不可教不认识的人毁了。

    李白待要说话,萧婉轻轻咳嗽了一声,抢在李白之前道:“这是我在学堂结识的好友李黑,这位孩童是他的弟弟,两兄弟因触怒了苏州的权贵,这才来投奔我。”

    “哈哈,原来如此,是刘某多心了。”刘长空爽朗长笑,令人凭空生出好感。

    但萧婉心中却是狐疑不定,狂歌痛正派人捉拿李白和自己,这刘长空既是他弟子,便当来抓自己才是,如何却这般客气?莫非他对戴天山上发生之事浑然不知么?

    转念一想,却觉不对,即便他师父未曾将此事告知他,但莫莲花既在蜀云洞天,必定会大肆吹嘘自己蛊术高明,在自己身上种了十五种天下至毒云云,那么刘长空也会猜到这一点。

    左思右想,都觉得若是这般贸然随他进去,不啻于羊入虎口,正想时,忽听李白厉喝一声,萧婉心知不好,见那刘长空手中长剑青光连闪,便朝自己刺来。

    李白对这笑里藏刀的伪君子早已有所防范,体内清气暴涌,手指捏了个诗决,心中默念一句“世间行乐亦如此”。

    “轰轰轰……”

    一连串鸣爆声响起,李白双手气芒卷舞,一朵青莲花凭空幻化出来,周身清光,片片如丝雨。

    那青色长剑直直刺入青莲之中,又听闻一阵咔嚓碎裂之声,长剑在刘长空手中螺旋飞舞,道道青光轰然炸开。

    李白只觉体内气血翻腾,脑海中飞速闪过《太白诗经》第一卷看过的诗句,蓦然惊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

    口中一声长吟,那蜷缩在一根经脉内的清气,开始一点点向周围经脉中扩散。

    李白胸臆炽热,清气乱窜,右手握紧成爪,一把探入那青色长剑和青莲斗法的气芒之中。

    似是抓住了长剑,李白口中大喝一声,拇指顶住剑刃,那句“古来圣贤皆寂寞”仍在肝肠心肺中回荡,其余四指握住剑尖猛力一摁。

    “当!”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在碧峰峡中响起,混杂着潺潺清泉,动听之极。

    刘长空“哇”地一声,左手扔出斗笠,右手急忙抽出长剑,但见自己这柄神兵利器,竟被李白单手折成了两截。

    剩余一半孤零零躺在李白手中,两人这不过电光火石的斗法,孰输孰赢已见分晓。

    萧婉和贺章直愣愣望着李白,惊骇地说不出话来,萧婉知道,那长剑亮若青虹,声音宛若金石,当是上等法宝,却被李白空手劈成了两截。

    刘长空又惊又怒,与适才和气致祥模样判若两人,断剑指着李白,勃然大怒道:“小娃娃,你给老子等到起!”

    说罢蓑衣一抖,刘长空几个纵身跳跃,径直跳上了竹筏,脚下却不慎一滑,扑通一声坠入了碧潭之中。

    李白见他狼狈万状,心中快意,高声笑道:“刘兄,你那长剑即便断了也可拿来劈柴,你可不要寻死觅活啊。”

    贺章和萧婉笑得前仰后合,刘长空吃了败仗,法宝被毁,又失足坠入清潭,心中恼怒,也不应声,从潭中爬了出来,摸上那条蜿蜒小道,一路骂骂咧咧,朝碧峰峡山上去了。

    待得刘长空去得远了,李白眼中神色凌厉,杀机大作,冷笑道:“狂歌痛看来是千方百计都想要我们俩的性命。”

    萧婉收起笑容,神色落寞,叹气道:“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十二章 青莲剑歌清气决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