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李白周身一个寒颤,定睛看时,那自称邱婧的女子,身着黄色轻纱,肌肤若隐若现,一撮刘海弯弯曲曲,如长蛇卷舞,悬挂在左眼跟前,右肩上缠着一条五彩斑斓的毒蛇,在那女子脸上吐着蛇信子,逗得她咯咯直笑。

    那邱婧虽生得妖娆万端,但周身却透出一股诡异气息,李白皱了皱眉,暗道这蛇女笑得好生魅荡,但见她轻移莲步,款款走到李白跟前,笑道:“少侠,家师命我在此候你。”

    “既是如此。”李白剑眉一扬,毫不避让,不卑不亢道:“便请邱姑娘将那几种蛊毒的解药给我,我自然不会来打搅令师婚宴。”

    “呵呵呵”邱婧手指轻掩嘴唇,娇笑连连,道:“少侠真会说笑,师尊调制的蛊毒,若是我都能解,那‘江南第一蛊术’岂不是浪得虚名了?”

    李白心中冷笑,脸上却不动声色,暗道分明是“江南第一魔女”,要说成是江南第一蛊术,只怕吹牛皮的本领都早已天下第一了吧?

    “哼,我看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人,既然你不肯拿解药来,那就废话休说,手底下见真招好了。”少年李白神色坚毅,朝后退了一步,便要施展法术。

    “少侠且慢!”邱婧急忙出言制止,道:“师尊大喜日子,请少侠切莫冲动,否则惹怒了她,即便当今皇上来了也不会讨来解药的。”

    李白双手做了个结印的姿势,注视着邱婧,心中想:“我倒要看你能不能把天说破。”

    邱婧摆了摆手,示意那两名少女侍从退回去,随即一撩轻纱,故意掀到前胸下方,露出左半边白皙如雪的肌肤来,甚是撩人,右肩那条五彩斑斓的小蛇,此时也不住轻咬她耳垂。

    李白但见邱婧面色酡红,双目迷离,如同喝醉酒了一般,左手掀开轻纱,又缓缓放下,右手在腿上来回轻蹭,那条小蛇“嘶嘶”轻响,听得李白头皮发麻,但他却丝毫不为邱婧美色所动。

    邱婧见自己魅惑术见效甚微,心中恼怒,转眼见四下无人,朝李白媚笑道:“少侠,人家身体热得厉害,你能过来帮帮我吗?”

    李白笑道:“好啊,只是我怕你肩上那条毒蛇,万一咬我一口,少侠就要变成‘死侠’啦。”心中暗自盘算,自己佯装中了她狐媚术,趁机一举拿下,令其当作要挟,虽说此行径无耻了些,为救萧婉,也顾不了那些了。

    邱婧目光笑吟吟注视着李白,轻移步伐,靠到一株参天古树之后,李白深吸一口气,也缓缓跟了上去,心中反复念诵“迷花倚石忽已暝”,等邱婧警惕稍减,便一招制服。

    心里又暗暗祈祷,此情此景可千万别叫萧婉姑娘瞧见,否则自己百口莫辩,定会被她厌恶嫌弃一生的。

    邱婧见李白神情恍惚,魂游太虚,暗暗得意,尽展魅惑之术,口中轻吐绵绵软语,依靠着古树搔首弄姿,一时忘了右肩那条促情蛇正舔着自己耳垂。

    等李白渐渐走进,邱婧不禁细细端详起眼前这白衣少年来,见他生得玉树临风丰神俊朗,满身书香,又隐隐带着几分侠义洒脱,心中不由一荡,迸出一个念头来。

    两人各怀鬼胎,渐渐靠近,邱婧仍旧尽力卖弄,李白却早已捏好指决,心神凝聚,见邱婧站直了身子,伸出了双手,似是要将自己拥入温香软玉之中。

    就是此刻!李白心中一动,嘴唇翕动,轻声念了一句:“迷花倚石忽已暝。”邱婧微一愣神,只见那白衣少年眼神突变,一团迷蒙清气从他双袖中蹿出,朝自己拍来。

    心中顿知上当,又羞又怒,慌忙中祭出一只周身金灿灿的蛊虫,挡在她身前。

    那金虫“吱吱”尖鸣两声,散发出一阵金光,电光火石间,凝幻成了一面金色光幕。

    李白手中清气被“迷花倚石忽已暝”催凝成了一柄两尺来长的气剑,只见他双目炯炯,大喝一声,气剑直直刺去,只听一声脆响,那金色光幕立时碎裂,气剑只微微一顿,又朝她右肩刺去。

    岂料此时邱婧左手竖章拍来,将气剑剑锋打得偏离了一寸,正不偏不倚刺在那无色毒蛇的七寸之上。

    “嘶嘶嘶”那毒蛇如遭雷击,不断抽搐,伤口溢出片片清光来。李白将气剑抽出,重新用诗决凝聚好,正欲去刺邱婧左肩。

    “啊!”一声刺耳尖叫响起,李白下意识后退半步,定睛一看,只见那条发疯了般的毒蛇一口咬住了邱婧耳垂,尖叫声正是邱婧发出的。

    “不好!”李白也不知是想留她性命当作人质,还是突起了怜悯之心,气剑呼啸连连,右手将邱婧头按在古树上固定住,左手气剑对准那毒蛇头部,轰然斩下。

    毒蛇再度吃痛,松开毒口,李白轻轻送出一掌,便将它拍到了一旁的草地上,却见它抽搐了片刻,便即不动,想是死了无疑。

    李白松开邱婧,见她身形摇曳,竟也晕死了过去,偏倒在李白怀里。

    李白吓了一跳,想要躲开,但不知为何,又鬼使神差地接住了。

    鼻翼中嗅着她身上浓郁的玫瑰香气,不禁心旌摇曳,两只手朝两边张开,不敢去碰她身体。

    于是邱婧晕倒的身体就一直倒在李白怀中,也不知过了多久,邱婧才逐渐醒过来,左耳垂上却无半点伤痕,双眼直勾勾注视着李白,神色迷离如雾,忽然噘嘴轻笑,香唇朝李白吻去。

    李白吓了一大跳,忙将她推开,起身退了几步,心中砰砰直跳,道:“你你要干什么?”

    邱婧吻了个空,险些栽倒,双手一撑地面,又坐了起来,但却无论如何都坐不住,身体软绵绵的,双眼炽热如火,嘴唇轻轻吮吸了一下右手食指,忽然起身又朝李白扑来。

    李白只道是她被毒蛇咬傻了,身形不住躲闪,生怕被她一把抓住,丢了性命倒不打紧,若是因此失了清白,自己真是无颜面去见萧婉了。

    一边左腾右闪,一边暗骂自己愚蠢,方才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十三章 一遇李白误终身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