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李白在山林前的草地上静等邱婧,心中暗自盘算,她为何会眨眼间变了个人?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帮自己去拿解药?

    他自然不知道,五彩情蛇传闻是用隋朝**隋炀帝的阳之物,配合三十六种至强春药喂成,寿命极长,临死前会自行覆灭元神,毒性提升数万倍。

    而邱婧正是阴差阳错被反咬,又因才见时便对李白生出好感,又被他救了性命,故而情根深种,不能自拔。

    世上很多事都是如此,步步为营败给阴差阳错,长情相伴敌不过钟情初见。

    李白百无聊赖之际,瞥见那条已然僵硬的毒舌,起身去看,想到邱婧便是因为这条蛇性情大变的,缩了缩脑袋,不敢再看。

    他本想,邱婧既为老贼婆徒弟,又正值她大婚之际,不消一个时辰便能回来。

    不料自己从午时一直等到申时,也没见她回来,反而隐隐听得碧山深处铜锣齐鸣,甚是喜庆。

    李白皱了皱眉,正巧此时,被青莲打得晕死过去的几人中,有人咳嗽了几声,缓缓爬了起来。

    那人瞥见李白尚在,口中惨叫一声,响彻山林,又一头晕了过去。

    李白轻笑一声,飞身过去讲将那人一把提起,见他面无人色,战战兢兢,当下微笑问道:“那贼婆娘的婚宴何时结束?”

    那男子却不搭话,双眼紧闭,呼吸却颇为急促,额上冷汗长流,似是生怕李白吃了自己一般。

    李白等了半日无音,本就烦闷难当,见这人模样更是平添怒火,双目一瞪,一把揪着他衣领,大喝道:“说不说?”

    男子被他怒吼声吓得面目扭曲,眼睛睁开一条细线看时,只见李白凶神恶煞模样,好似冥府恶鬼,气息接不上来,双腿一瞪,竟生生被吓死了。

    李白见状一怔,虽说这些为虎作伥的狗奴才确是该死,但被自己吓死,既觉好笑又觉后怕。

    将那人手中长剑夺过来后,李白见夜色渐深,贺章和萧婉仍在碧峰峡外等自己,再不迟疑,提剑跃步,朝碧黛山林奔去。

    一进那幽暗密林,加之夜色降临,李白但觉周遭黑漆漆一片,只能依稀瞧见树影重重,顺着邱婧去的方向极速飞掠。

    也不知在密林中穿行了多久,一声声凄厉猿啸回荡不绝,又闻风过孔窍,尖锐轻鸣,子归啼夜月,凄婉悲楚。

    李白不禁紧了紧白衣长衫,脚步加快,心中纳闷不已:“这些修行蛊术的人,成亲选地方倒是别有风致。”

    渐渐觉得脚下山势变抖,借着迷蒙月色,只见前方一座高山巍峨矗立,岩石上一面大旗迎风招展,猎猎翻舞。

    山崖左侧透出了一缕晕黄光芒,李白心中一动,暗想此处应当便是蜀云洞天无疑了。

    当下悄悄隐匿身形,朝山崖左侧缓步移去,互听前方脚步窸窣,急忙顿住身形,听一人轻声细语道:“好妹妹,你就从了师兄好么?”

    一女子声音道:“你疯了么,明日便是余谷主和莫宗主大喜日子,她大弟子邱婧着了魔,正被毒打呢,我们在这里偷偷摸摸,若是被洞主瞧见了,怎生是好?”

    李白藏在丛林中,听她说起邱婧,心中腾地一跳,一股不详预感涌上来,忙竖耳细听。那男子嘿然笑道:“余一笑那老贼头上都绿得发黑了,自己还没察觉,嘿嘿,自己老婆在婚前和自己挚友……啧啧。”

    “呸,就你能耐。”那女子被他春言浪话哄了一阵,“嘤”一声,像是扑倒在了那男子怀里。

    李白听他们在一起缠绵悱恻,随即响起两人互解衣物的声音,心中冷笑,暗道这些人在背后嚼人舌根子,也不怕闪了舌头。

    当下收敛心神,缓步朝两人走去,越往前走,那两人急促呼吸声朝更加剧烈,应该正亲热着。

    走到近处,果然见一株棕树一男一女赤条条地抱在一处,李白心中有意打搅二人好事,轻轻喝了一声。

    那两人如遭电击,下意识双双分开,扯了几片棕叶挡住。

    见来人是个白衣飘飘的少年,男子心头怒火蹭蹭直蹿,不由分说,抓起一块尖石,猛地掷来。

    李白手持那柄从护卫处夺来的长剑,他虽不懂剑法,但体内清气澎湃,长剑如蛟龙入海,直直刺去。

    尖石应声被刺得四分五裂,长剑余势未消,寒光腾腾,照着那男子惊恐神色,噗嗤一声,贴着他右耳刺入了棕树枝干中。

    那女子躲在男子身后,起先的羞愤被惊骇取代,她的情郎师兄在蜀云洞天也算数一数二的高手,竟不是这少年一合之将!

    李白神色肃穆,捡起那二人的衣物丢到他们身上,笑道:“两位真是好雅趣,狂洞主早就怀疑你们,故而命我来看,果然不出所料。”

    他念头急转,根据适才听到的只言片语,编造了一番,见两人战战兢兢,惊恐万状,又道:“不过狂洞主念在二位曾为蜀云洞天立下汗马功劳,死罪便免了。”

    两人如释重负,急忙磕头道谢,但随即想起,在蜀云洞天从来未曾见过这么一号人物,莫非是洞主新收的底子?

    心中将信将疑,听那白衣少年又道:“但你们背地里污蔑莫宗主和狂洞主,此罪却是难逃!”最后一句说得冰冷如霜。

    那男子直听得冷汗长流,师妹在一旁悲声抱怨道:“我早说了,让你别把什么事都拿来说,洞主和莫宗主之事,自有人来管,你闲得插什么嘴?”

    那男子惊怒交叠,被师妹指责了一番,怒气上涌,反手一巴掌甩在她脸上,骂道:“臭娘们儿,要你多嘴,有你狗屁的事!”

    李白心中一凛,不想这人前一刻还“乖儿宝儿”地叫,为了自保,顷刻间便忘了缠绵情深,缱绻蜜意。

 &nb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十四章 碧峰峡中白衣行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