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月朗星稀,树影婆娑。

    碧峰峡后的深山中,一白衣少年仗剑跃步,穿林过崖,身形翩翩宛若游龙。左侧一条清泉潺潺流淌,明月由松间照来,投射在溪涧中,瞬间便被揉碎了。

    李白在深林中绕了许久,百步九折萦岩峦,方才瞧见那块壮若神龟的巨石,但见它平躺在山谷内,约有十丈来长,靠山崖长着一株七八人合抱粗的白杨树。

    李白依照那不知姓名的女子所言,足底凝聚清气,低喝一声,跃上了白杨树,但他气力有限,爬上一丈便要借助长剑稳住身形。

    朝上爬了三丈,借着月光,果然见灰白的树干上被剥开了一圈树皮,心中微喜,原来那女子并没有骗自己。

    不由分说,长剑寒芒一闪,倏忽刺去,只闻一声尖鸣,手中长剑像是刺在了铜墙铁壁之上,难进分毫。

    李白知道自己剑术平平,只是少时跟着父亲用那柄桃木剑学了几日,这几日虽然领悟了《太白诗经》,但也只是诗决法术厉害。

    当下弃了长剑,指决一捏,复又吟了一句“迷花倚石忽已暝”,清气暴涌,一柄两尺来长的气剑在指尖幻化出来。

    气剑上清光流转,被月华蒙了一层,更显清丽绝俗,锐芒如针。

    李白手指斜撩,气剑划过一道青色弧线,砍向那白杨树干。

    但闻一声尖锐清啸,气剑上清光爆射,如切豆腐一般劈开了那宛如铜铁铸造的树干。

    随即一道光晕光芒从裂缝出透出来,隐隐觉得似是有一股霉味儿飘入鼻翼。

    李白朝后退了一步,清气毕集于腿上,经脉中力量陡生,猛地一脚踢了上去,那裂缝登时朝四周扩散,片刻后便被凿开了一方三尺长宽的小口。

    李白也不管其中藏有什么妖魔鬼怪,心中只想着救出邱婧,找到解药,面色凝重,长吸口气,纵身跃了进去。

    树干中是一条斜往上的甬道,两侧点着油灯,晕黄昏暗,明灭不定。

    沿着甬道朝上走了片刻,脚下由木头变成了山石土地,想是从白杨树进入了山崖。

    一路转转折折,每过十余步便点着一盏灯,空气中混杂着泥土气味和香油气味,还有从甬道深处隐隐传来的霉味。

    李白心知此时已深入敌穴,不敢掉以轻心,凝神屏息,左右顾盼。

    石洞蜿蜒曲折,也不知走了多久,忽见前方豁然开朗,一滩洞穴浅湖映入眼帘,顶壁上石笋林立,正前方赫然是两处洞穴。

    李白绕过浅滩,走近看时,右边那条洞穴蛛网满布,灰尘扑扑,左边那条石洞门口印着四排脚印,心中微一盘算,身形一动,进入了右边石洞。

    静悄悄走了有一百余丈,李白忽觉鼻翼中飘来一股腥膻气味儿,心中一凛,丝毫不敢大意。

    但见前方一扇石门虚掩,其中黄晕光芒忽闪忽闪,隐隐传来男子的桀桀怪笑声,李白顿住脚步,忽然一女子尖叫声响彻石洞。

    李白周身一震,听里面有男子骂道:“臭娘们儿这么不经玩儿,大爷还没尽兴呢。“却没了那女子声音,李白心中突突直跳,缓缓靠近石门,凝目觑去。

    但见其中似是一座石牢,左边开了一扇极小的窗户,地上躺着一**着身体的女子,下身鲜血淋漓,瞧来触目惊心。

    她身旁还有一黄杉女子,正靠着墙壁而坐,神色呆滞,蓬头垢面,不是邱婧却是何人?而她跟前,三个身着黑衣、面目狰狞的男子正缓缓朝她靠近。

    李白狂怒如火中烧,清气在体内乱窜,猛然一拳轰在石门上,听得一声咔嚓闷响,石门蓦地从中间断开,上半截旋飞而出,朝那三人飞去。

    三人听闻身后响动,齐齐转过头来,见一截花岗岩石门急速飞来,夹带着蒙蒙灰气。

    那几人被无端扫了兴致,心中不悦,齐齐出手震开石门,倒也不费气力。

    忽见眼前闪过一道白影,耳边风声呼啸,诗吟不绝,胸前似是被一只手掌拍了一下,气血翻腾,五脏欲碎。

    李白身若游鱼,施展《太白诗经》上的法术,在三人中间来回穿插,掌风清光轰隆爆散,朵朵青莲生灭绽放,气芒卷舞。

    邱婧本来双目呆滞,瞧见那翩翩白衣身影,一颗心腾地跳将起来,双耳滚烫如火烧,目光再难从李白身上挪动分毫。

    只见李白双掌连拍,清光漫空如龙,震得三人步步后退,毫无招架之力。

    李白双目神光冲天,如霄汉云雷,双掌蓦地一合,将漫天清光如长鲸吸水般凝聚于掌心,化成一柄三尺来长的青色气剑。

    李白持剑横挥,剑气纵横交错,道道如虹,那三人被逼在墙角,早已惊恐失色,两股战战,吓得连法宝也抽不出来了。

    剑气所过之处,清光爆射,空气嘶鸣,岩石如同豆腐一般被瞬间切断。

    漫天剑气咻咻连射,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十五章 石洞幽深少年怒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