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说罢双手结了个兰花指决,一股股恶臭之极的黑气从她周身冒出,眨眼间便弥漫整座石洞囚牢。

    李白只觉那毒气臭不堪言,自己生平从未嗅过能有如此之臭的气味,大脑瞬间便晕了七八分,周身摇摇晃晃,险些一头栽倒。

    恍惚之际,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这墨裙少妇便是那贼婆娘莫莲花!”精神登时大震,强忍恶臭,朝后退了一步。

    瞥见那三人早已将邱婧扛了起来,任凭她如何挣扎,只哈哈大笑着朝后面的石洞中走去,甚是得意。

    李白脑海中“嗡”地一声,从未似今日这般愤怒过,莫莲花这女魔头,竟甘愿眼睁睁瞧着大弟子被同门底子被人玷污,其心肠不可谓不狠毒!

    脚下轻轻跨出一步,见邱婧泪水满面,被那几人拖了进去,耳边充斥着她伤心欲绝的哭喊。

    当下沉凝心神,默运《太白诗经》,但求一击致胜。

    而莫莲花面露微笑,却没有丝毫动作,仿佛在她看来,李白这种后生宵小根本不值一提。

    李白默念了一句“世间行乐亦如此”,清气暴涌,一朵青莲花凭空凝幻出来。

    但他此时心神不宁,焦躁不安,那朵青莲便也随之暗淡无光,气息大馁。

    反观莫莲花头上倒竖的那朵墨莲,在漫天恶臭毒气中滴溜溜直转,片片晶莹如墨玉。

    “看不出来……”莫莲花忽然开口道:“你这么俊郎年轻,文武双全,竟会喜欢修行蛊术的妖女。”

    李白沉吟不语,不现在不想去追究这些问题,眼光不住往邱婧那边瞟,无论怎样都不能凝神聚意。

    邱婧哭喊声渐渐消失,随即被一声声怒骂取代,将红莲宗上上下下的人,青城谷的余一笑,和蜀云洞天的人的祖宗十九代骂了个遍。

    李白和莫莲花都是一怔,但见那三人将邱婧放下,便要抽鞭子去打,邱婧也不知哪里来的气力,右脚狠狠踢在一人裆部,惨叫顿起,几人乱作一团。

    李白心中大松一口气,看向莫莲花,右手指了指那具女尸,道:“红莲宗的弟子只要违背了你的意愿,便要收到这种对待么?”

    莫莲花掩嘴咯咯轻笑,丹凤眼都眯成了一条缝,道:“李少侠,她可不是红莲宗的弟子,是青城谷的弟子。”

    李白冷笑道:“莫宗主好大的威风,还没过余一笑的门,就先来管他的弟子来了?”

    莫莲花面色一寒,冷笑道:“我的事好像不用李少侠来操心吧,这些如狗一般的贱命,我想杀几条杀几条!”

    言讫手指一弹,一股墨黑光芒从她指尖射出,如霜刃长剑般直直没入那女尸小腹。

    “噗嗤”一声,那女尸被击中,身体动了动,小腹上鲜血长流,顺腰一直流到石牢地面。

    李白心中大凛,见莫莲花还欲再羞辱死者,忙一步横跨,挡在前面。

    “这贱人偷看了狂哥一眼,我就要挖她眼珠子,偷看三眼便要剁去手脚,偷看半日便要让她被先奸后杀,永世不得超生!”莫莲花神情激愤,脱口而出。

    李白心道:“原来半夜偷偷摸摸亲热的那两人说的不错,莫莲花和狂歌痛才是一对,却不知她假意嫁给余一笑有何目的。”

    见她神情恍惚,李白大喝一声,右手凝出一柄青色气剑,剑影乱舞,朝她要害刺去。

    莫莲花反应却很迅速,刹那间调整过来情绪,右手一捻,衣袖中飞出一大片蛊虫,嘶声尖鸣,破空而来。

    李白知晓她厉害,瞥眼瞧见邱婧左闪右避,使出各种古怪招式,将几人打得团团乱转,登时放宽了心。

    “咻!”青色气剑划破长空,流影闪舞,在石墙上印出道道剑痕来,气剑每次一挥,便有数十只毒虫成为剑下亡魂。

    层层叠叠的蛊虫逐渐逼近,李白只得分出一部分清气来,左手连连出掌,抵御蛊虫攻势。

    李白渐渐只觉周遭三尺之内悉数被蛊虫充斥,密不透风,毒气在虫圈内飘荡飞扬。

    此时他腹背受敌,颇为吃力,莫莲花却似闲庭信步,悠然自得,方知她修为高深,自己绝非其敌手。

    但势成骑虎,不得不博。

    李白施展诗术,意随气动,凝聚周身清气,将青色气剑分为八柄小剑,夹在十指中,双手连挥,剑影青光漫天飞射。

    忽听邱婧在石洞中高声道:“李白弟弟,打乾位和震位的两只母虫!……啊,好痛,你这狗贼,看招!”喊罢又和三人斗在一处。

    李白心知她在帮助自己,精神大振,脑海中浮现出八卦图案来。

    他在戴天山和谦虚道长参悟道法已有九年,对这乾坤震巽坎离艮兑的八卦图了若指掌,犹如印在脑海中一般熟悉。

    当下凝聚精神,一边挥舞气剑斩漫天蛊虫,一边细细寻找乾位和震位的母虫。

    “哼!你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十六章 蛊虫漫天气剑舞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