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那铁铸方柜宽不过三尺,李白和邱婧被关在里面,腿挤着腿,脸贴着脸,心底都泛起一股异样感觉。

    一路上被三人扛着,跌跌撞撞不知绕了多少弯道,互听前方人声鼎沸,歌舞升平,管弦繁奏,一群人轰然叫道:“新娘子来啦!”

    当下人群更是犹如沸腾了起来,或高唱蜀地迎亲歌,或起哄瞎叫,或抢过锅碗瓢盆乒乒乓乓地敲,登时乱成了一锅粥。

    李白忽觉方柜失重,随即“砰”一声闷响响起,似是被三人摔到了地上,四肢百骸被震得几欲散架。

    黑暗中也瞧不见邱婧神情,只隐隐感觉她双手拽着自己衣衫,头靠了过来,微微抽泣。

    “胡闹!”也不只是谁厉声吼了一句,众人刹那间安静了下来,场中鸦雀无声。

    片刻后响起此起彼伏的挥袖声,众人齐声肃穆道:“恭迎狂洞主仙驾,福地洞天,痛快逍遥!”

    李白心中一凛,知是那疯掉痴狂中的狂歌痛来了,想起他披头散发、黑不溜秋模样,便觉好笑。

    但闻狂歌痛朗声道:“今日能邀得金翼雕王、流月剑宗、落虹剑宗以及蜀中各派的好汉,来参加狂某挚友余一笑谷主和红莲宗莫莲花宗主的婚事,实乃蜀云洞天千年圣福!”

    言讫场下传来一片客气声,李白心中暗暗道:“长这么大还未见过修行妖术的,不知那金翼雕王是个什么来头。”

    “古人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余老弟在不惑之年与莫宗主结为连理,一个是蜀山豪侠客,一个是江南清婉女,实乃天造地设!”

    众人纷纷叫好,青城谷弟子和红莲宗弟子更是欢呼雀跃,他们修行蛊术的,虽对这些文绉绉的东西听不甚懂,但也知道是赞誉之辞。

    李白听得冷笑连连,呸了一声,心道:“什么‘蜀山豪侠客,江南清婉女’,也不怕被人笑掉了大牙!”

    脸上忽然吹来一阵香风,微一侧脸,依稀可见邱婧一双妙目正痴痴盯着自己,心中不禁一荡。

    蓦地想起萧婉妹子和贺章还在碧峰峡等候,急忙侧过头,收敛心神,盘算计策,不敢再看邱婧。

    但听一嗡声嗡气的男子笑道:“姓余的是个粗人,也听不懂老哥哥这些话,在座的各路英雄可作证,我余一笑对莫莲花那是天地可‘犟’,至死不‘一’!”

    众人听他把“天地可鉴,至死不渝”说错了,立时哄堂大笑,狂歌痛招呼了几句,随即又响起欢歌庆乐。

    众人举杯畅饮,谈得甚欢。李白在方柜内嗅到那醉人酒香,食指大动,口涎长流。

    于他而言,世上再没有什么能比美酒的香气更醉人了。

    人声嘈杂中,隐约听到身后邱婧耳语呢喃,模糊不清,李白想要御气冲破这方柜,周身却是酸软无力,大为泄气。

    外面酒到半酣,忽听一女子尖声叫道:“大事不好啦!余……余谷主房间内有……有……”

    众人被这突兀尖叫吓得酒意顿消,余一笑嗡声嗡气道:“我房间内有什么?”却没了那女子声音。

    外面一时鸦雀无声,随即响起两人迅捷如电的脚步声,渐渐去得远了。

    过不多时,那两人又踏步返回,脚步分明沉重了许多,众人突然大哗,乱成一团。

    但闻狂歌痛厉声喊到:“青儿,青儿!你别吓爸爸。”声音凄厉悲楚,听得李白心中一颤,不知发生了何事。

    余一笑问道:“老哥哥,你义女怎地会在我房间内?”话音未落,莫莲花突然也厉喝一声。

    “好你个余一笑,还什么天地可鉴,至死不渝。你屋内藏的小妾,怕被发现,就把她杀了,是也不是?”

    余一笑百口莫辩,结巴道:“这、这是从而说起?我青城谷一行人今天上午才赶到蜀云洞天,你、你不是比我先来么?”

    莫莲花冷笑道:“那你瞧瞧她后背的掌印,是不是你青城谷的‘沧海一粟’?!”

    人群中又爆发出一阵哗然,沧海一粟乃是融合了青城谷蛊术和武术世家昆海派的掌法,兼具狠烈蛊毒和凌厉掌力。

    在蜀中,能将两术合一的,恐怕也只有余一笑的“沧海一粟”了。

    余一笑似是要去看,到却被狂歌痛呵斥了一声,随即狂歌痛将“青儿”后背伤势示诸众人,除却青城谷之外,其余门派都开始高声训斥余一笑。

    李白在方柜内听得分明,他虽不知余一笑为人作风,他修行蛊术,又和狂歌痛为挚友,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人。

    倒也乐得这群**起萧墙,自己作壁上观,等体内清气恢复后,他们手忙脚乱时,再破柜而出,讨取解药。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十七章 沧海一粟生异变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