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石洞内尖啸回响,久久不绝。

    李白和邱婧所处的方柜因是用生铁铸成,声波在其中四面弹射,震得李白和邱婧头晕脑胀,气血堵滞。

    “啪!”一声闷响,锁住方柜的铁锁被硬生生震碎,李白心中大喜,将方柜轻轻掀开一条缝隙,觑目看向外边。

    只见外面红烛满布,人头攒动,高台上一中年男子负手而立,锐目鹰鼻,威风凛凛,周身上下除了脸部,都是灿灿金色。

    想来他便是传说中的“妖圣”金翼雕王!

    李白躺在方柜内,左手撑着铁盖,心中大为震颤。

    妖术在大唐本属邪门歪道,但因先帝在云梦泽狩猎时,遭遇了修为高深打家劫舍的强盗,是一对修炼成半人形的比翼鸟,救下了先帝,才幸免于难。

    从此大唐便修改了国法,凡修炼妖术者,只要不滥杀生灵,不祸国殃民,便能被允许。违背此法,便有专门的驱妖佛师进行猎杀。

    金翼雕王传闻已有千年道行,非但修为超凡入圣,且心地善良,侠肝义胆。

    故而见余一笑无端遭此污蔑,气得怒火中烧,冷冷环视了一圈众人,道:“来,胆大的欺负老夫来!”

    众人一时哑然,面面相觑。

    狂歌痛依旧是披头散发模样,怀中抱着一名青衣凌乱的女尸,道:“雕王,老夫敬你德高望重,但今日之事你也瞧了个分明,这狗贼奸杀我义女,有目共睹,难不成雕王要同满堂英雄为敌么?”

    他一字一句,说得慷慨激昂,黝黑脸庞上神色悲愤。

    太行山流月剑宗的陆清凤是一青衫男子,离恨渊落虹剑宗的韦郁山则是一身材魁梧的大汉,两人各带了二十余名弟子,听到狂歌痛所言,复又拿起各自长剑,对准了人群中的余一笑。

    莫莲花和狂歌痛并排而立,不知何时换上了一身大红婚装,流苏金钗插了满头,那朵漆黑墨莲却不知去了何处。

    金翼雕王双手背负,轻哼道:“满堂英雄?只怕是党同伐异、狼狈为奸的狗熊才对吧?”

    “雕王!”青衫男子陆清凤面色一沉,道:“你自然可以仗着修为高深胡作非为,但我们大唐素来以理服人,余谷主做出此等行径,是为天下人所不耻,纵然雕王你百般维护,今日他也休想走出蜀云洞天!”

    金翼雕王朗声长笑,道:“好个以理服人,好个以理服人!”

    只见他金色身影只微微一抖,便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人群中,两只手金光璀璨,左右劈砍,一把拉住余一笑,身形平地而起,便又回到了人群之外。

    这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迅捷如雷,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他救出了余一笑。

    狂歌痛、莫莲花、陆清凤和韦郁山等人,齐齐出手,蛊虫长剑、毒风流影漫天飞舞,冲向金翼雕王和余一笑。

    余一笑正欲再次使出“沧海一粟”,却被金翼雕王拉住,见他神色淡漠,目视冲来的几人,金色宽袍朝外一挥,滚滚金光混杂着狂风席卷而去。

    石洞内飞沙走石,烟尘弥漫,李白双目一颤,只闻“砰砰砰砰”四声闷响,狂歌痛几人身形倒飞,收拾不住,重重撞在后面的岩壁之上。

    满堂肃静!

    李白心中也惊叹一声,不愧是妖中之圣,修为通天、正气浩然,一招大败四人,面对数百修士也丝毫不怵,单是这份气魄,李白便自愧不如。

    金翼雕王大力震退四人后,锐利眸子中杀意凛然,环视了一圈众人,道:“你们这些伪君子,口口声声说以理服人,那女子背后掌印分明是有人故意做成‘沧海一粟’模样,你们眼睛都瞎了不成?”

    余一笑老泪纵横,不想自己遭遇此等诬陷,金翼雕王能挺身而出。

    狂歌痛扶着莫莲花缓缓站起来,两人抹去嘴角血渍,对望一眼,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凌厉之色。

    莫莲花褪去红袍,露出她原来那身玄黑如墨的长裙,右手伸到腰间,猛然抽出一柄薄刃长剑,通体黑紫,毒气森森。

    狂歌痛乱发纷飞,双掌一合,也祭出一柄宽刃巨剑,森白如骨。

    两柄剑一玄一素,一小一大,一薄一厚,似是浑然天成的一对!

    “太玄冰素剑!”余一笑如遭电击,声音嘶哑道。

    此言一出,众人登时哗然,太玄冰素剑为西楚霸王项羽和虞姬所用佩剑,项羽兵败垓下,虞姬拔出太玄剑自刎,项羽在乌江边用冰素剑了却一生。

    后来这两柄剑被汉朝铸剑名将“云鬼子”得到,他将太玄剑放入毒液中淬炼,冰素剑则放置在寒冰中凝铸,十年后取出,却因剑上毒气冰气过盛,受反噬而亡。

    之后这两柄神兵便不知所踪,不想竟在狂歌痛和莫莲花手中。

    太玄剑暗喻虞姬,冰素剑暗喻项羽,其中隐含之意不言而喻。

    余一笑指着莫莲花,气得浑身颤抖,道:“你、你和他……”

    莫莲花放声狂笑,太玄剑遥指余一笑,道:“余老贼,你当我真要嫁给你么?呸,别恶心死人了。”言讫将那红装嫁衣踩在脚下,狠狠践踏了一番。

    余一笑看向狂歌痛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十八章 太玄冰素霸王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