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那团金雾嘶嘶呜鸣,炫光流离,到得方柜跟前赫然变成了一片薄薄的金罩。

    “当!”一声金属锐响,方柜铁质顶盖被硬生生掀飞。

    众人怔怔注视着李白和邱婧二人,殊不知莫莲花带进来的铁柜还藏有一男一女。

    狂歌痛和莫莲花收回了剑势,淡淡撇了一眼李白,丝毫不将他放在心上。于他们而言,李白不过是乾虚道长的残党罢了,孱弱无比,难成气候。

    李白耳畔嗡嗡作响,在满场注视下,迷迷糊糊拉着邱婧站起身,跳出方柜。片刻后那金属锐响才从脑海中消散。

    邱婧拉着李白手臂,俏脸上惊恐万状,不住往他怀里缩,犹如被雨夜惊雷吓着了的孩童。

    李白朝众人揖了一礼,不卑不亢道:“在下隆昌李白。”

    金翼雕王道:“李小兄弟,方才之事,想必你也瞧见了,孰是孰非你心中自有定夺。

    李白心中疑惑不已,自己何德何能会被这金翼雕王选中?莫不是他想找个替死鬼么?

    但转念一想,这人虽是金雕成妖,但端的是正义凛然,不可能怀揣小人之心,倒是自己心胸狭隘了。

    当下朗声长笑,道:“雕王说得不错,奸杀义女、不忠不义、为师不尊,几重罪名加在一出,若是放在前朝,只怕早就满门抄斩了。”

    “哪里来的野小子,大放狗屁!”陆清凤和韦郁山皱了皱眉,骂道。

    “心中有佛,那他看谁都像佛,心中有狗屁,那他看谁都像在放狗屁,两位只怕是满腹狗屁吧?”李白也不和他们咬文嚼字,直直骂了一句。

    余一笑在一旁听得高兴,憨憨笑道:“李兄弟骂得好!”

    陆清凤和韦郁山闻言大怒,手持长剑,化作两道人影直直冲来。

    却见一团金光闪过,两人身形一顿,长剑在金光中震颤不休。

    忽然两声脆响传来,两人法宝被金光硬生生扯断,徒留断剑在手,心中顿时大痛。

    金翼雕王笑道:“老夫敌不过太玄冰素剑,难不成还打不过你们么?”

    众人见状,心中惊惧这妖圣修为,投鼠忌器,不敢上前。

    狂歌痛和莫莲花心照不宣,太玄冰素剑齐齐出手,一毒一冰两道剑气朝李白轰然斩来。

    李白心中大凛,体内不到四成的清气喷涌出来,默念一句“古来万事东流水”,身前清光乍现,迷蒙似幻,凝成一朵流转不休的青莲来。

    眼见那两道剑气便要砍在李白身上,余一笑大喝一声,道:“狂徒敢耳!”沧海一粟掌法猛然拍出,朝冰素剑气飞去。

    五术中蛊克武,狂歌痛手中的冰素剑武术占多,沧海一粟到时,固然敌不过那猛烈剑气,但也足以抵挡片刻。

    太玄剑紫黑色剑气绕过沧海一粟,眨眼冲志李白眼前,莫莲花突然心头一震,李白身影前一刻还在原地,剑气刺到之时,他却只留了一道白色残影。

    这小子身形步法何时变得这么快了?

    莫莲花抬头看时,只见李白悬在半空,白衣飘飘,身前那朵青莲已有三尺来宽。

    而他腰上缠着一缕金色气流,端头连到了金翼雕王手中。

    登时恍然大悟,原来是被金翼雕王当成了提线木偶,难怪身法如此敏捷。

    冷笑一声,太玄剑又挥出一道剑气,此次却是奔着余一笑去的。

    余一笑一掌拍在身前虚空,空气扭曲嘶鸣,太玄剑剑气穿过之时,微微凝滞。

    趁此间隙,余一笑施施展身法,避开剑气。

    身形微一折转,又朝狂歌痛拍出一掌沧海一粟。

    从狂歌痛和莫莲花使出名动天下的太玄冰素剑,他和生平挚友便再没了半点情分,更多的满腔杀意和绵绵不绝的悲愤

    狂歌痛被他沧海一粟掌法纠缠地头痛不已,朝莫莲花递了个眼色,两人又使出那双剑合璧的灰色气波,朝余一笑射去。

    余一笑心知避不开,体内蛊气喷薄而出,凝聚成一面气罩,挡在身前。

    气波如入无人之境,破开气罩,贯穿了余一笑左肩。

    当是时,石洞内青光暴涨,李白周身笼罩在一团犹如太阳般灼目刺眼的青莲之中。

    包括邱婧在内的众人,眯着双眼,不知道那是什么法术。

    余一笑捂住左肩,强忍剧痛,大笑道:“狗贼,你瞧着吧,多行不义必自毙!”

    金翼雕王紧闭双眼,将体内妖气源源不断注入李白体内,帮助他凝聚那朵青莲。

    从李白被那几人抬进来,他便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庞大的道家清气,瞬间便想到了乾虚道长。

    但那道气中间,却又夹杂着一缕极难察觉的柔和气息,饶是金翼雕王见多识广,也想不出究竟是哪门哪派的法术。

    石洞中青光节节攀升,照得众人须发皆染,如同镀了一层青铜。

    李白只觉缠绕在腰间的金色气流,源源不断向自己体内输送浩瀚磅礴的妖气,在经脉中浩荡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十九章 妖圣诗仙显神威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