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邱婧站在金翼雕王背上,身边虽然是她情根深种之人,但想到师父生死未卜,忍不住回身看了一眼蜀云洞天。

    但见彼处烟尘滚滚,半山腰上那座石洞早已坍塌了下来,有几块巨石更是顺着山坡滚到了山谷的河沟之中。

    余一笑肩上伤口已然止住了血,见他朝后退了一步,猛然跪在金雕背上,凝声道:“雕王、李白兄弟,二位今日再生之恩,余一笑此生若报不尽,来生、来来生也要报答二位!”

    金翼雕王穿云破雾,没有说话。李白将他扶起,道:“老前辈不必如此,正所谓失道者寡助,那两人合谋害你,必然没有好下场的。”

    余一笑叹了口气道:“可怜老夫虽然修行蛊术,但几十年来未曾害过一人,青城县的人却都怕我,到头来连结发妻子还被自己挚友拐骗了去,当真是既可悲又可笑啊!”

    李白心中焦急,躬身行了一礼,抱拳道:“前辈,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余一笑正自怜自艾,见李白突然庄严肃穆,便道:“李兄弟大恩,老夫永记于心,你有难处但说无妨,只要不是上天摘星星都成。”

    李白大喜过望,将萧婉身中十余种蛊毒之事一一说来。

    余一笑听罢,沉吟了片刻,道:“解这些蛊毒倒是小事一桩,唯独‘暮成雪’极为难办。你带我过去,我先将她身上其他的蛊毒解了,再告诉你解暮成雪的法子。”

    李白自然欣喜万分,说了萧婉所在之处,金翼雕王心中会意,金翅大展,飞过了一座青山,便来到了碧峰峡的那汪清潭旁。

    三人翻身下来,金翼雕王周身一摇,又化成了人形。

    沿着山谷出来,一路上湿土泥泞,花草挂着露水,想来是昨夜下了场雨。

    李白远远望见贺章趴在一块圆石之上,周身已被雨水打湿。

    萧婉一身绿衣,安安静静躺在山崖下的一方石洞内,身上依旧冒着紫黑气雾。

    李白大松一口气,好在这一夜萧婉没有遇见强盗猛兽,贺章想必是昨晚守了半夜,实在经受不住,才趴在石头上睡着了。

    想到这里,心中登时大暖。

    金翼雕王似是对此事不甚感兴趣,朝三人道了别,便化作一道金光朝东面去了。

    李白和余一笑走近,唤醒了贺章。邱婧茫然站在远处望着李白,踌躇挣扎,不敢上前。

    心中暗想,他不顾性命都要去蜀云洞天此等龙潭虎穴求取解药,所救的女子,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自己从小修行魅蛊术,是不是在他眼中,和那女子想比就不值一提?

    越想心中越难过,五彩情蛇的剧毒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解掉。

    会像师父说的,情网虽疏,但不漏真心。

    还是会孤苦终老?

    她心中五味杂陈,不再去想。怔怔看了李白良久,蓦然转身,跌跌撞撞朝西面一条小道走去,不知该去向何处。

    李白对身后痴情人的如潮心思浑然不觉,只见余一笑两只手上绿气氤氲,蒸腾如雾,在萧婉丹田处拍了一掌。

    一团绿气蹿入萧婉经脉,她周身的紫黑毒气如临大敌,纷纷避让。

    但那绿气丝丝缕缕,无孔不入,瞬息间便如根根藤蔓缠住了那紫黑毒气。

    余一笑双手结了个蛊术指决,一指点在萧婉头顶百会穴,随即从怀中取出一株三叶甘草、两根蛇干,在他内力催动下,化成了粉末,和着朝露,喂于萧婉服下。

    李白和贺章瞧得眼花缭乱,他手法和药铺郎中一般无二,但却快若闪电,一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余一笑收了功法,额头上已是大汗淋漓。萧婉经脉内那绿气缓缓流转,蚕食着她体内毒气。

    过得片刻,余一笑又取出了五粒晶莹剔透的绿色药丸,交与李白,叮嘱道:“这些药丸,你隔三日和着清水喂她服下,半个月后她体内蛊毒便能好个**分了。至于那暮成雪么……”

    余一笑话语停顿,踌躇不言,过了片刻才道:“我用青城谷毒气暂且压制住了暮成雪,一年之内它不会发作,但因为这十几种蛊毒都是互相牵制的,此时她体内只剩这一种了,若是一年之内未能解掉,姑娘衰老速度便会比常人快三千三百三十三倍。”

    “也就是说,六七日时间,她就会变成白发苍苍、行将就木的老妇人。”余一笑神色严肃,一字一句道。

    贺章听这老伯伯嗡里嗡气地说完,心中恐惧万分,“哇”地大哭起来。

    “一年……”李白喃喃念了一句,急忙问道:“那这暮成雪的解药该如何取得?”

    余一笑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李兄弟,恕老夫直言。这种毒,普天之下恐怕无人能解。”

    李白脸上大大地不信,又问道:“那世上蛊术最为厉害的是谁?”

&nbs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二十章 青山碧峡出洞天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