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只见南边大江之上,一道白影纵横跳跃,翩翩而来,背上背着一绿衣女子,怀中抱着一小道童,正是李白。

    他身形矫健,白衣飘扬,几个起落便来到了三人跟前。

    邱婧看清来人是李白后,欣喜若狂,脑子嗡嗡作响,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李白轻轻放下萧婉和贺章,朝那两人淡淡笑道:“两位在荒郊野外欺负一弱女子,不怕令人齿寒么?”

    昆云剑宗两人面面相觑,心道这白衣少年内力浑厚,如浩瀚大江,男子道:“在下昆云剑宗柳林,和师妹江叶云在此切磋剑法,实在没有冒犯这位姑娘之举,请少侠勿怒。”

    李白细细端详了两人,倒也不像是恶徒嘴脸,抱拳道:“在下隆昌李白,无心之举,望两位见谅。”

    也不管他们,径直走过去将邱婧扶起,柔声道:“你没事吧?”

    邱婧嗅着他身上熟悉味道,险些又哭了起来,紧咬嘴唇摇了摇头。

    柳林朝江叶云递了个眼色,两人正欲走时,李白忽然道:“两位且慢。”

    柳林干笑一声道:“宗门事务繁重,家师一人忙不过来,我们就先行告辞了,来日再会。”

    李白笑道:“柳少侠,昆云剑宗远在千里之外的昆仑山,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

    那少女江叶云心中没好气,道:“我们想何时走便何时走,你管得着么?”

    柳林呵斥道:“师妹不可无礼!”

    李白也不在意这刁钻少女,开门见山道:“二位,听说圣元寺要举办水陆大会,烦请告知一二,在下感激不尽!”

    柳林闻言一怔,水陆大会在修道界算是一等一的大事了,这少年修为不俗,怎么会不知?

    江叶云倔脾气上来了,瞪着双目,冷冷道:“凭什么告诉你?”

    李白笑道:“在下不过想知道这水陆大会何时举办,既然二位不便告知,那就来日再会!”说罢拱了拱手,不再挽留。

    柳林见李白打扮分明是个书生,心中更是疑惑丛生,正要告诉李白时,江叶云恨恨瞪了他一眼,拉起他衣袖便走。

    “这人倘若去参加水陆大会,实乃劲敌……”柳林被师妹拖着走,口中喃喃自语。

    “哎哎哎,我的剑,我的剑还没捡回来……”柳林忙不迭跑回来捡起长剑,两人打打闹闹走了。

    邱婧怔怔望着李白,她冰雪聪明,心知李白去参加水陆大会,定是为了适才那男子口中所说的仙丹,来医治萧婉身上的暮成雪。

    贺章坐在萧婉旁边,捧着一本道经摇头晃脑地读着,但因这一路颠簸,不多时便沉沉睡去。

    李白目视虚空,长出了一口气,道:“我回去看了蜀云洞天。”

    邱婧心中一凛,低声问道:“师父她,怎么样了?”

    “找不到!”李白努力控制自己情绪,道:“坍塌的蜀云洞天中,没有一具尸体,也没有一个活人。前后不到一个时辰。”

    “前后不到一个时辰?”邱婧周身剧颤,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李白道:“邱姑娘,你不要难过,你和你师父不一样。”

    邱婧冷冷道:“怎么不一样?”

    李白叹道:“你是个好人,你师父……”

    “我师父怎么了?她就是十恶不赦的大混蛋了?”邱婧心潮翻涌,神色激动。

    李白意识到自己言重了,急忙改口:“我给余谷主写了信,他会安排几名女弟子护送你回红莲宗。”

    邱婧望着李白,此话犹如晴天霹雳。

    李白何尝不知道她对自己情意,看着邱婧神色中满是悲怒,再没了才看到自己时的欣喜若狂,心中也是一阵刺痛。

    邱婧胸中堵闷,咳嗽了几口,随即冷笑道:“不要你管,我自己会回去。”

    说罢头也不回,就气冲冲地往江南方向走去。

    月上梢头,光影婆娑,自己单薄身影映照在地上,被斜斜的月光拉得长长的。

    跑了有一刻钟,回头见李白并没有追上来,心中又气又急,坐在溪涧边,捡起一块尖石,把土地当做李白,使劲地捶打。

    捶得累了,就坐在地上大哭,哭得累了,就捡起石块往水里扔,把水中弯月倒影打得支离破碎。

    一旁树上正呼呼大睡的山猴子,被邱婧哭声闹声吵醒,索性也跟着一起大喊起来。

    邱婧喊一声“李白大混蛋!”,树上猴子便也叽叽吱吱叫一声。

    邱婧提高了音调:“李白大笨蛋!”猴子也跟着提高了音调。

    邱婧见这些猴子也跟着自己作对,又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忽然树上的猴子一哄而散,眨眼功夫便跑得没了影,树枝晃晃悠悠,沙沙作响。

    邱婧心中疑惑,抹了抹眼泪,忽听灌木丛中响起一声低沉兽吼,在静谧的山林间显得格外清楚。

 &nb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二十二章 山野巨熊声狂啸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