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邱婧这才瞧清,救了自己的赫然是昆云剑宗的柳林,见他虽没有李白那般丰神俊朗,脸庞也有棱有角,双目炯炯有神。

    只是眉宇间那团隐隐的煞气,令她周身都很不舒服。

    那黑熊心有不甘,又惧怕柳林剑法威力,怒吼了一声,转身跑进了山林之中。

    邱婧心有余悸、惊魂未定,道:“多谢少、少侠相救。”江叶云哼了一声,似是颇为不满。

    柳林笑道:“适才多有冒犯,还未请教姑娘大名?”

    邱婧说了名字,柳林颔首微笑,正要赞誉一番,一旁的江叶云冷笑道:“怪不得被那酸书生甩了,取这么晦气的名字,也不知道你爹妈读过书没有。”

    柳林呵斥了她一句,江叶云口中嘟囔了几句,不再说话。

    邱婧自然也不会在意这刁蛮少女的嘲讽,目光不住朝西面的方向瞟。

    柳林道:“邱姑娘若是不嫌弃,可以到雅州‘清闲居’来坐坐,是家父开的茶楼,和浊气满满的酒肆大大不同。”

    邱婧心不在焉,只轻轻“哦”了一声,便要朝东边的江南走。

    柳林抢身拦在她身前,笑道:“邱姑娘这般着急去东方,是要见什么人吗?”

    邱婧胸中堵着一口气,见这人百般纠缠,颇为厌烦,若不是他适才救了自己,早就一耳光扇过去了。

    “邱姑娘生得漂亮,容易招来坏人,不妨让林某送姑娘去好了。”柳林仍旧不罢休。

    江叶云在一旁怀抱长剑,早已气得怒火冲天,道:“师哥,你不是要封印云兽的功法么,你跟我回昆仑山,我就交给你。”

    柳林这才记起此番下山所为之事,心中也突突地腾起怒火,骂道:“你这疯丫头还敢说,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妖术,还要我下山来追你,你不知道水陆大会对昆云剑宗多重要么?”

    江叶云不料师兄对自己和对那妖女态度截然不同,大怒道:“我知道个狗屁,你不潜心练剑,脑子里面尽想些花里胡哨的事,师父知道了,定要气得归西!”

    “好啊,你现在也敢和师哥对着骂啦?”柳林卷起衣袖,作势欲打。

    邱婧才不理会他们师兄妹如何争吵,既然李白心中装不下自己,自己便远远躲着他便是了。

    心意已决,再不迟疑,迈开步子,朝扬州方向走去。

    那两人吵得不可开交,等柳林意识到邱婧走了之时,唯见四野空寂,早不知走了多远了。

    便要去追赶,江叶云气急败坏,直直跺脚,大吼道:“柳林,你胆敢再去追那妖女,我、我回昆仑山告你在路上轻薄我。我看师父是听你的话,还是听我的话。”

    柳林也未曾料到这刁蛮师妹会有这么一手,顿时哭笑不得,只得作罢,暗暗叹了一口气,大感可惜,不知还能不能再见到和她一般美丽的女子。

    转天清晨,李白盘腿坐在一块圆石上,将《太白诗经》第一卷又细细温习了一遍,昨日金翼雕王注入他体内的妖气,已逸散了大半。

    但体内的道家清气仍旧澎湃如初,还因为那妖气冲击,把清气冲到了延伸经脉之中,施展那青莲诗术也更加游刃有余起来。

    连续两日未曾进食,贺章腹中雷鸣阵阵,在萧婉身旁打了个滚,猛地坐了起来,小手摸着肚子,道:“李白哥哥,我好饿。”

    李白收起功法,笑道:“我去给你找些野果来。”白衣飘飘,翻身跃上山崖,正好有一簇山楂结得鲜美诱人,摘了几十个抱在怀中,自己也吃了几颗,只觉酸不堪言,忍不住打了个突。

    贺章却是浑然不觉,一口气吃了十七八个,留了十余个给萧婉,又眼巴巴望着李白,道:“这个不解馋,我想吃肉。”

    李白皱眉道:“你是出家人,不能吃肉。”

    贺章眼泪直在眼眶打转,道:“师父说只有敲木鱼的和尚才要戒掉三荤五厌,道士是没有这个规矩的。”

    李白眼珠一转,暗想也对,至圣道祖李耳还喝酒吃肉,那贺章便也吃得。

    当下凝聚清气,在指尖聚成一柄气剑,起身望了望,右指倏忽将气剑射出。

    只听几声哀鸣,三只鸟雀被气剑同时贯穿,双翅扑腾了几下,便直直坠落下来,翎羽飘飞,正好掉在贺章怀中。

    贺章大喜过望,正要欢呼,瞥见李白噤声的手势,才记起萧婉姐姐还在昏睡。

    李白拍了拍手,笑道:“你负责把这些鸟雀洗干净烤了,我去收集朝露。”

    言讫,李白摘了一片棕叶,折成碗状,在附近一点一点收集朝露去了,准备喂萧婉服药。

    过了半个时辰等他回来时,却见贺章正对着一堆柴火冥思苦想,见李白回来了,便道:“李白哥哥,没有火石,烧不燃。”

    李白用体内清气试了半晌无果,也犯起愁来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二十三章 朝露酸果入雅城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