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李白闻言周身巨震,他昨日返回蜀云洞天,确确实实看到里面所有人都凭空消失了,难不成狂歌痛躲过了一劫?

    那汉子手中的雪白巨剑被五人抬着,看样子重逾数百斤,确为冰素剑无疑。

    当务之急乃是替萧婉找暮成雪解药,至于蜀云洞天中人何故会凭空消失,只好以后再去查探。

    李白轻轻关好窗户,出门下楼,先要了几碟小菜,一壶烧酒,又命小二打包了一只烧鸡公,准备给贺章带回去。

    李白喝了一盅烈酒,只觉畅快淋漓,满腹清香,忽听右首酒桌上一人咋舌道:“十月初十便是二十年一届的水陆大会了,陆清凤竟然撞着了鬼,害得流月剑宗放弃了此次大会,可惜了我的十两纹银呐。”

    李白听到“水陆大会”四字,忙竖而细听,那汉子旁边一人嗤笑道:“你那十两银子算得什么,我交了三百两给落虹剑宗,他们答应收我儿子为徒,如今却连落虹剑宗都不复存在了。”

    “嘿嘿,水陆大会只要二十岁以下的人参加,若是没有这个规矩,我倒还想去试一试,即便不能夺冠,能瞻仰瞻仰那些修为高深的修士风采也好啊。”

    “你倒是想得美,圣元寺的和高僧问你是哪门哪派的,你难不成说自己的胡家庄的么?”

    那男子尴尬一笑,两人碰了碰酒杯,不再谈论。

    李白却是喜出望外,今天是四月二十,还有五个多月便是水陆大会,自己去参加,若是侥幸优胜,便能拿那仙丹医治萧婉了。

    即便自己不能夺冠,亦或是那仙丹不起作用,到时候再去西域,正好避过了酷暑季节,穿行沙漠能轻松不少。

    而这五个月,自己要做的,便是继续修行太白诗经,再弄个正规门派弟子的身份,而这只怕须得和门主关系很好才行。

    心中自然而然想到了青城谷的余一笑谷主。

    在楼下吃罢,李白捧着烧鸡公上了楼,贺章正在默读道经,嗅着诱人香气,登时食指大动,双眼放光,三下五除二便吃了个溜光。

    李白坐在床沿,替萧婉把了把脉,只觉她体内的蛊毒已经好了不少,但不知为何仍旧处于昏迷状态。

    心中暗暗盘算,等把她的蛊毒治好了,自己一定要发奋读书,考取功名,因为于李白而言,这恐怕是他进长安质问圣上为何颁布“逐道令”唯一的法子了。

    等贺章洗漱完毕,李白本欲给萧婉洗洗脸,想到自己此举多有冒犯,只得作罢,将她头上一支斜插着的碧玉簪子取了下来,放在桌子上,以防睡觉时被扎伤。

    李白见那簪子如翡翠一般晶莹剔透,内部还有一条血红色细线,好似人的经脉,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几日李白三人都一直住在客栈中,每隔三日,李白便要装扮一番,再出城去采摘朝露,空闲时便借店家的《大学》、《孟子》读读,大部分时间还是沉浸在《太白诗经》第一卷之中。

    贺章也会偶尔吵着要李白教他道法,但一来李白清楚自己的法术只是借助了道家清气来施展,根源还是《太白诗经》,所以不算是道法。

    二来贺章才不过六岁,许多经脉都是处于堵塞状态,强行修炼只怕是有百害而无一益。只让他先把《道德经》、《南华经》背个上百遍,不去教他修行法门。

    就这样每天采朝露、读书、修炼,晚上买一坛酒,找个僻静之处对月独酌,吟几句诗。回来就给贺章讲自己在蜀云洞天,如何以一敌千,大败无数高手,说得贺章向往不已。

    到得第十二日,余谷主给的那五粒丹药还剩一粒,是日正午,雅州城内车水马龙,摩肩接踵。

    逐道令颁布了已有二十来天,雅州境内的道士已尽数被驱逐,也有仗着权势,把年轻体状的道士绑去做苦力的,也有把美貌道姑抢了走的。

    黎民百姓似是习惯了避而不谈和道相关之事,又恢复了往常模样,行人络绎不绝,酒楼座无虚席,戏台下也满是看客。

    有许多从附近慕名来寺庙祭拜菩萨的香火弟子,李白打开窗户看了片刻,心中冷冷一笑,太平盛世之下,不知道流了多少鲜血。

    贺章突然欣喜叫道:“李白哥哥,萧姐姐醒啦。”

    李白听闻,如获至宝,关上窗户过来看时,果见萧婉靠着床架坐着,正满脸疑惑地打量四周。

    贺章笑道:“萧姐姐,你都十二天没吃东西了,我去给你拿些吃的来。”说罢飞也似地下楼去了。

    萧婉望着李白,张嘴想要说话,却因为喉咙干燥,音节登时哑了下来。

    李白急忙取来清水,喂她喝了,过了半晌贺章也蹦蹦跳跳回来,捧着一只烧鸡。

    萧婉喝了水,面色也红润了不少,问道:“这是哪里?我们不是在碧峰峡么?”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二十四章 悠悠醒转若一梦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