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黄衫男子傲然而立,自己既然能被师父选中,参加水陆大会,那自己便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

    他反观李白,一副弱不禁风模样,心中有意欺负欺负他,见李白要出手,忽然笑道:“李少侠且慢,就这么开打,未免太过无聊,不如我们来赌一赌好了。”

    李白注视着他,并未说话,黄衫男子自顾自道:“我若是输了,你就能替我去参加水陆大会。但若是我赢了嘿嘿。”目光瞥向从大殿出来走向李白身旁的萧婉,道:“便请把这位姑娘留在青城谷。”

    贺章在门内听到,大声嚷嚷道:“黄猴子,我们凭什么听你的?”

    黄衫男子冷冷一笑,道:“你不听我的也行,只是可怜了你那漂亮姐姐要被蛊毒折磨得死去活来了。”

    李白大笑道:“好,我跟你赌。”

    黄候梓似是透过李白看到了自己将那绿衣美人儿搂入怀中的情形,有些得意忘形起来,听到小师弟喊了自己一声,才顿然惊醒。

    李白白衣飘飘,昂然而立,行了一礼道:“隆昌李白,请黄师兄指教。”

    说罢体内清气暴涌,指尖飞速凝幻起一朵青莲,同时身形如鬼魅般出现在黄候梓背后。

    黄候梓寒毛直乍,想不到李白速度竟会如此之快,根本来不及躲避。

    念头一过之间,黄候梓背上清光轰然炸响,他吃痛狂呼,后背黄衫被炸得寸寸断裂,身形朝前扑倒,重重摔了下去。

    贺章还未来得及欢呼,只见殿门中突然冲出一道黑影,电光火石间,稳稳扶住了朝前倒下的黄候梓。

    那黑影晃得众人眼花缭乱,停住扶稳黄候梓后,可见来人正是那哭鼻子的小童。

    李白心中骇然不已,那小童只比贺章高了半个头,而从大殿到黄候梓足有五丈远,他竟然能抢在黄候梓着地前扶住,委实令人匪夷所思。

    黄候梓口中“妈妈呀、妈妈呀”地惨呼不跌,那小童把他扶起来后,面上表情却突然凝固,摸了摸后背,却发觉只是衣裳烂了,而并没有受伤。

    李白震惊之余,才意识到自己赢了,拱手笑道:“黄师兄承让了。”

    余一笑在殿门前负手观看,心中突突直跳。原先在蜀云洞天时,李白不过是会用些怪异法术,加上金翼雕王扶持,才能大败狂歌痛和莫莲花。

    而今日和在蜀云洞天时相比,李白修为似是又精进了数个台阶,身法迅捷如电,清气浩瀚如海。

    最难能可贵的是,黄候梓那般挑衅于他,他还能保持一颗仁者之心,委实不易。

    自己也看得出来李白对那小姑娘情深意重,而且他既然决定要去参加水陆大会,西域之行想必是放弃了,更是大松了一口气,暗暗庆幸。

    若是被他见到了青萝蛊仙,再把消息带回来,自己指不定得气成什么模样。

    这十几日,无论是修为、见识、气度、责任心和趋利避害的判断力,李白都增进了不少,心中对这少年不再是从前的感激,而是发自心底的钦佩。

    余一笑思绪飞转,忽见黄候梓一把推开小师弟,厉声叫道:“不算不算,重新来过。”卷起袖子,手中结了个蛊术法决。

    余一笑心中没由来地腾起一团怒火,闪身到他跟前,抬手扇了两耳光,骂道:“孽徒,你知不知羞耻?”

    黄候梓脸上火辣辣的,如同有火在烧,心中却是寒森森的,如冰雪笼罩。

    平日里极为看重自己的师父,竟然为了外人当中扇自己耳光,又怒又气,恶狠狠瞪着李白,鼻中重重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李白心中颇有歉意,自己来抢了人家一个名额不说,还害得余谷主和他弟子闹了矛盾。

    萧婉瞧那小童生得胖嘟嘟的,极为可爱,便欲开口问他名字,那小童却冷哼一声,道:“你们是坏人。”转身追黄候梓去了。

    这日,余一笑召集了青城谷共计八百余名弟子,宣布李白正式成为青城谷的弟子,并且顶替黄候梓,和高峡、田东、小师弟一起参加水陆大会。

    众人有多半都极为不满,青城谷虽不是千年古派,但也算是名门望族,收弟子须得十岁以下,且经过三个月的考核方可。

    但碍于是谷主亲自收徒,众人敢怒不敢言,都暗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久便没有放在心上了。

    只有黄候梓和小师弟二人一直对李白怀恨在心,黄候梓更是开始打起坏主意来了。

    直到李白问起那小童来历,余一笑才说他本来是剑门关下的遗孤,余一笑见他可怜,便带了回来,他五岁时,余一笑便传授他蛊术。

    不料这小童进步神速,百年难见,仅三年时间便将青城谷蛊术练了大半,而大部分弟子还停留在最初级的“养蛊虫”阶段。

 &n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二十六章 黄猴白衣蛊诗搏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