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仙丹?”李白、萧婉和贺章三人脸上都写满了“不信”二字,先不说世上有无神仙、仙术存在,即便有,也断然不会是这种杀人于无形的致命毒药。

    余一笑道:“本来老夫也不甚相信,但那圣泓法师却是当真有此修为。加上蜀云洞天之事,老夫相信仙云界和幽冥界是存在的。”

    萧婉道:“既然那些仙人、恶鬼都那般厉害,为何不来攻占我们土地?”

    余一笑道:“那是因为鸿蒙大帝和乾坤道主封住了仙云界、幽冥界通往这里的入口,但为何圣泓法师会身怀仙术,我便无从得知了。”

    贺章眼中放光,称赞道:“老伯伯,你说的那些,我在隆昌街边的说书人口中也听过,原来他们还挺厉害,能和老伯伯知道相同的东西。”

    余一笑闻言,脸上红一阵青一阵,虽知他是当真听过,但贺章这般说,倒像是在嘲讽自己和街边说书人别无二致。

    “总而言之,狂歌痛能躲过天劫,不被仙云界抓走,全仰仗体内的‘千里香蛊’,而他横尸荒野,也是因为‘千里香蛊’,嘿嘿,反正都是死么,没有什么不同。”

    李白奇道:“既如前辈所言,狂歌痛因为体内的仙丹,而躲过一劫,那为何他门中弟子却消失不见了?”

    余一笑闻言错愕,道:“这、这个嘛”

    萧婉眼珠一转,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傻呆子我问你,戴天山那二十人死的时候身上有没有臭味?”

    李白闻言一怔,想也不想,便道:“有。”

    萧婉又问:“那狂歌痛死的时候呢?”

    李白也错愕了一阵,仔细回想了片刻,摇了摇头。

    萧婉笑道:“那就是了,圣泓法师给其余人喂的是普通蛊毒,而给狂歌痛喂的才是那所谓的仙丹。”

    李白道:“管他什么仙丹鬼丹的,反正我看那贼秃驴不是好人,他害得乾虚道长和无数道士命丧刀兵之手,上千道观付诸一炬,我看他佛法一点也不精深,烧杀抢掠的功夫练得倒是炉火纯青。”

    又说了一阵,李白几人在青城谷用了晚饭,萧婉借故说自己有要事在身,余一笑不好挽留,只得任由三人出了青城谷。

    来到青城山县城之内,找了家客栈歇脚,萧婉突然慌张起来,急得险些掉下泪,道:“傻呆子,你看见我头上的簪子了么?是一根偏黑色的玉簪。”

    李白一拍脑门,暗骂了自己一句,道:“糟糕至极,叫我忘在雅州的一家客栈了。”忽然想起不对,又道:“那簪子分明是碧色的,怎么会是黑色?”

    萧婉大急,站在客栈外面直跺脚,贺章眼珠转了转,也道:“萧姐姐,我也看见了,那支簪子的确是碧色的。”

    萧婉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摇着贺章的肩膀问道:“小章,那碧玉簪子是不是大概有半尺长?”

    贺章被她摇得头晕目眩,迷迷糊糊道:“是、是有半尺长。”李白恍然大悟,道:“是了,中间还有一条血红色细线,我当时见这簪子生得奇怪,还多看了几眼。”

    萧婉闻言,目光变得呆滞起来,客栈进进出出的食客,都忍不住多看了萧婉几眼,心中赞叹不已。

    李白本欲细问,忽觉背后似是有一双眼睛在不住打量自己三人,转头看时,唯见行人三三两两,商贩稀稀落落,并没有可疑之人。

    过了片刻,萧婉一拉李白和贺章,三人来到街道转角的僻静处,萧婉道:“呆子,你还记得那簪子丢在雅州哪间客栈了么?”

    李白道:“这倒是记得,但我们离开雅州也有近十天了,小二打扫房间瞧着那簪子,必定收入自己怀中了。”

    贺章疑惑道:“萧姐姐,那簪子很贵吗?”

    萧婉摇摇头,道:“那根簪子是我最喜欢的一根,放在了哥哥那里,他答应我,只在特别紧要的关头才会给我。中间那血红色细线,实则是雕琢出来的细孔,镶嵌了玛瑙,可以将书信卷成细条插入其中。”

    李白登时恍然大悟,如醍醐灌顶,道:“所以萧大侠那夜为何会突然走掉,都会在书信里面说明了?”

    萧婉抿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再返回雅州去吧”

    话音未落,左首街道的屋檐之上,一道人影翩然飞来,李白心中一凛,挡在萧婉两人跟前,右掌清光霍闪,和那人影对了一掌,只听一声闷响,那人身形凌空连翻,飞速后退,把屋檐青瓦撞碎了一大片。

    “哈哈,不愧是李白。”那人翻身立在屋顶上,只见他背负长剑,眉宇中蕴藏着点点煞气,正是在雅州深山中遇到的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二十七章 泼皮无赖休得狂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