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晨钟一声声回响,敲在李白心头。

    他怔怔望着漫山云雾,只觉人世变幻,悲欢离合皆在其中,自顾自吟道:“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心中早无游玩观光之意,拉着贺章便欲下山去,却听原本缓慢的钟声陡然变得急促起来。

    路人纷纷驻足细听,有人高声道:“峨眉寺出事了!”众人登时慌了手脚,上山祭拜菩萨的香众堵在一处,上不得下不得。

    李白抱起贺章,口中大喝一声,拨开人群,足底生风,沿着山道蜿蜒而上,片刻功夫便来到了山顶的峨眉寺。

    但见广场上一众僧人手持罗汉棍,摆了阵法,把一男子围在中央,那男子手持阔刃巨剑,舞得呼呼生风,罗汉棍刹那间断了七八根。

    众僧人投鼠忌器,不敢上前。

    李白放下贺章,叮嘱了几句,体内清气暴涌,青莲凝幻出来,脱手飞出。右手随即又幻化出一柄青色气剑,白衣飘飘,踩着众僧头顶,欺入人群,和那男子斗在一处。

    那男子瞧清来人面孔后,大笑三声,一边挥舞巨剑,一边道:“真个是冤家路窄啊,看剑!”巨剑高高举起,猛然劈下。

    李白默运诗决,青莲迎风高涨了数十倍,去挡那巨剑。

    岂料那巨剑上紫气翻腾,竟将青莲硬生生劈开,余势不减,又朝李白砍来。

    李白大骇,心知此人内力强猛,非等闲之辈,急忙施展身法避开。

    那巨剑排山倒海般劈下,擦着李白右肩,直直砍在广场的大理石上。

    登时轰然爆响,石块疾飞,尘土漫天中,那男子又哈哈狂笑,伸手抓过一名僧人,手中一用力,只闻“咔嚓”一声闷响,那僧人双臂骨骼寸寸断裂,痛得呲牙咧嘴,立时晕死过去。

    众僧人暴怒,但手中罗汉棍却失了章法,被那男子阔刃巨剑左劈右砍,顷刻间便尽数断成了两截。

    寺庙中一黄袍僧人踏空疾行,口中低低诵了一句佛号,双掌拍出一股金光灿灿的光团。

    那男子纵身一跃,巨剑横砍,和金色光团撞在一处,两人身形同时一震,随即落于地面站定。

    那黄袍僧人约莫三十来岁,面目低沉,单掌一竖,冷冷道:“施主擅闯佛门禁地,又打伤峨眉寺弟子,还请给个说法!”

    那男子仰面大笑道:“贼秃驴,怎么不见老秃驴出来?”

    黄袍僧人眼中凶光闪动,道:“方丈下山去临安参加佛会了,施主若有要紧事,请日后再来。”

    李白在一旁细细打量那男子,只见他方脸浓眉,虎目大鼻,生得粗犷至极,心中突然一动,只觉这人好生面熟,自己一定见过。

    那男子道:“什么佛会不佛会的,老秃驴不敢出来讨打,那你们这帮小秃驴就都是孙子。”

    众僧早已是怒火中烧,又被这人几次三番地诋毁,佛门修养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纷纷怒骂还击。

    黄袍僧人大皱其眉,暗想这男子剑法凌厉猛烈,不像是川蜀本地的功夫,说话口音也是秦腔十足,难不成是长安的修士来峨眉寺挑衅?

    李白和这人对了一招,心中知晓他厉害,只好静观其变。

    男子被周遭僧人骂爹骂娘,却不恼怒,看看黄袍僧人,又看看李白,阔刃巨剑一扬,道:“废话休说,来来来,有胆的再和爷爷斗一场。”

    黄袍僧人大喝道:“听令,摆降龙伏虎阵。”

    一干僧人前一刻还在破口大骂,听闻号令,登时手持断棍,高声呼喊,摆起了阵法。

    李白站在阵法外,但见人影重重,层叠堆积,黄袍僧人和那男子在阵法内斗得不可开交,剑风掌风喷薄呼啸,紫气金光纠缠交错,众僧衣袍被吹得猎猎翻飞。

    来峨眉寺供奉香火菩萨的人,早已惊慌奔逃去了山下,只能嗅到那大雄宝殿中飘出的香油气味。

    李白一边静观场中战斗,一边冥思苦想,听那男子口音,加之其神态动作,更加确信自己见过这人。

    两人在阵法内斗了上百合,未能分个高低,黄袍僧人掌力浑厚,男子剑法凌厉,炫光流离,空气嘶嘶低鸣,故而众僧持着罗汉棍,也不敢上去干扰那男子。

    忽闻那男子桀桀怪笑,阴冷可怖,一股磅礴如海的真气从他体内喷薄而出,轰隆连震。

    内圈的僧人惨呼迭起,瞬时间被震得倒飞而出,地板也被那磅礴真气震得寸寸断裂。

    只见那男子周身被一团紫气笼罩,双眼更是如紫玛瑙一般,手中巨剑龙吟长啸连连,逼得黄袍僧人步步后退,鲜血溢出嘴角。

    巨剑上忽然爆发出一团紫色流光,只听黄袍僧人厉声惨叫,右臂连带着僧袍被硬生生削去!

    鲜血激射,漫天红光。

    “圆灵师叔!”众僧人纷纷颤声呼喊,眼中血丝满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二十九章 冤家路窄最易遇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