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潘若晨目不斜视,神色凶狠,浑然不惧。痴人牧在他身后,道:“俊小子,你就算杀了我们师徒二人,乾达婆佛陀还是不能给你。”

    李白听她话语坚毅,不像是在打趣,心中升起疑惑来,收回了气剑问道:“这是为何?”

    潘若晨冷哼了一声,但心中惊惧李白修为,也不敢再口出狂言,自己死了倒不打紧,万万不可连累师父。

    痴人牧缓步走上前,拉着潘若晨衣袖,嘴角血迹斑斑,笑道:“现在说与你也等于白说,反正你记住,这乾达婆佛陀放在我这里,比放在峨眉寺的老秃驴那里安全多了就是。”

    李白自然不信,以为是推脱之辞,道:“既是如此,何必非要强抢,和方丈商量不行么?”

    痴人牧嘴角一咧,冷笑道:“我当初就是信了这些贼和尚的邪,才会跟着狂歌痛他们几人去虚元观,否则也不会似如今这般龟缩在深渊之底。”

    李白瞥了潘若晨一眼,道:“那你的爱徒无端伤人,今天还险些出了人命,这又怎么说?”

    痴人牧叹了口气,妙目怔怔凝视着李白,道:“这乾达婆佛陀若是落到长安那贼和尚手上,到时候天下伤的死的就远不止这些人了。”

    李白心知痴人牧说的是圣泓法师,但她的话自己断然不会相信。

    一个月前还在驱逐道士,转眼又开始和佛门弟子作对,即便她说的是真的,李白也不会怜悯此等朝三暮四之人。

    就在李白出神的当儿,痴人牧朝潘若晨递了个眼色,后者会意,一把背起痴人牧,便朝山谷深处跑去。

    李白周身一个激灵,急忙去追赶,方才跑出十步,痴人牧和潘若晨竟消失得无影无踪。

    唯见深谷大雾蒙蒙,白茫茫一片,不时还会瞧见一具散了架的骷髅,半掩在泥土之中,想来应当是峨眉山上失足坠崖的人。

    心中打了个突,本欲再往前追赶,想起贺章还在峨眉山上,痴人牧和潘若晨又没了影,只得作罢。

    从后山山谷再度登上峨眉山,已是当日未时,来到那间酒肆,只见贺章坐在昨夜被自己贯穿了一个莲花孔的巨石上,读着道经。

    他旁边还有一六七岁上下的小女孩,扎着两根马尾,小手托腮,一双水汪汪的大眼静静凝视着贺章。

    李白不禁感到好笑,也不去打扰,沿山间栈道到了山顶的峨眉寺。

    昨天潘若晨大闹了一场,今天果然少了许多香众,广场上只有稀稀落落的十几人,和边上拿着笤帚清扫地面的小僧。

    李白走到一僧人跟前,朝他行了个佛礼,道:“小师傅,请问贵寺方丈归来了么?”

    年轻和尚先被吓了一跳,见只是询问事情,不是闹事的,心中大宽,便回了个佛礼,道:“还未归来。”

    忽然眼中放光,指着李白道:“你、你是昨天那位出手相助的白衣施主?”上下端详了一番,更加确定心中猜想。

    李白苦笑道:“在下李白,昨日之事,实在是抱歉,那恶徒修为高强,我本想出一份力的,但却没能帮上忙。”

    和尚将笤帚卷在臂弯,双掌合十,肃然道:“阿弥陀佛,施主哪里话,昨天若不是施主出手,峨眉寺不知又得添多少条人命。”

    李白满含歉意,又问道:“那圆灵大师伤势不知如何了?”

    和尚听闻,周身剧颤,垂下头去,拿起笤帚又自顾自扫了起来。

    李白虽然早已猜到,但见这小沙弥神情模样,还是不禁长长喟叹了一声。

    过得片刻,李白又拉住那小和尚,问道:“小师傅,敢问那乾达婆佛陀是为何物?如今被女魔头偷走了却又如何是好?”

    和尚摇了摇头,眼中满是悲郁神色,道:“施主请回吧,峨眉寺规定,佛门弟子灵位只能佛门弟子才能祭拜。”竟是绝口不提乾达婆佛陀之事。

    李白又连续问了几人,都是如此,要么说自己刚来不知道什么佛陀,要么说峨眉寺压根没有此物。

    李白只得悻悻下山,心中暗自想,也不知那方丈是个什么人物,寺庙宝贝被人明目张胆偷了,弟子也被杀了一名,偏偏寺庙其余弟子还无动于衷。

    越想越觉森寒恐怖,后背不禁阵阵发凉。

    到了酒肆,本想带着贺章回去隆昌,但见他正在给小女孩将故事,静听了片刻,多半是先前自己和萧婉给他讲的《史记》中的故事。

    那些英雄壮歌、不老传说,在贺章口中讲来,竟变得生动有趣,把那小女孩逗得咯咯直乐。

    李白便也打消了回隆昌的念头,故意走到两人跟前,拉了拉贺章,朝小女孩笑道:“小姑娘,我要带他回去了。你舍不舍得啊?”

    小女孩登时大急,眼泪直往外蹿,抱着贺章手臂,任说都不肯他走。

    贺章也哇哇大叫,招来了酒肆老板,见此情形,朝李白拱了拱手道:“小少侠,这位是老朽的孙女,叫董夏,已经缠着少侠的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三十二章 蚕丛云路马头生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