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从那以后,来峨眉山游玩的旅人,便会时常看见一修为高强的白衣少年,要么背着一捆足有三百来斤的柴,闲庭信步地走,要么举着一大缸酒从山下一个人搬到山上。

    因为李白,人们对那酒肆产生了极强的好奇心,都心想,为何一平平无奇的山间小酒馆,会有修为如此惊人的杂役?

    那天被潘若晨撞坏的招牌,又重新竖了起来,李白饱墨在布帛上写了四个大字:

    “峨眉酒肆”

    又在一旁龙飞凤舞地写了两句诗: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从此,峨眉山上行人,但凡见过李白在山中疾影砍柴的,便会来峨眉酒肆大肆畅饮一番。

    而来了之后读过布帛招牌上那两句诗后,更为写诗人胸中凌云豪气所折服,问董老伯是谁写的诗,董老伯连连摇头。

    董夏虽然年纪轻轻,但却懂得生财之道,但凡有人问是谁写的诗,她都会说:“那人不在,可能明天就回来了。”

    问问题的人明显大为懊恼,但却颇想瞻仰诗人风采,果不其然第二天又来了。

    第二天,董夏则会摆出一脸歉意,道:“可能他再过一天就回来了。”

    就这般一直推脱,虽说第一天来的酒客被董夏一直拖了五天,便不会再来,但后面的酒客依旧会这般问,她也就依旧那般回答,一直不说写那两句诗的是李白。

    于是酒肆生意比往常好了不下十倍,董老伯只好又买来了二十余张桌子,上百张椅子,摆在酒肆前的空地上,搭着雨棚,也别有一番风致。

    不知不觉,李白和贺章已在峨眉山呆了两个月,距离水陆大会还有三个月。

    而这两个月,李白才知道自己留下了打杂是极为正确的。

    他每天砍柴、挑水,周身每一寸筋骨都比原来强劲了不少,又因为峨眉山灵秀之气充沛,他体内的道家清气也精进了不少。

    虽然每隔几日李白便要痛饮一番,但却再无那天在月下独酌时的意兴,诗术也进展缓慢。

    但**力量的确是加强了不少,以至于他不凭借修为,也能空手掰断一棵尺余粗细的大树了。

    而那十两银子,其实早在一个多月之前便还干净了,且董老伯凭借李白写的那句“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直赚得盆满钵满,整天都乐得合不拢嘴。

    李白之所以留在此处,一是因为水陆大会,自己必须抓紧修炼。二是峨眉山风景旖旎,能使人忘却烦恼。

    虽说如此,和萧婉分别两月,李白也没有半点好转,每每喝酒时,便会想起她那张清丽无双的容颜来。

    举办水陆大会的圣元寺在临安,距离苏州也不过四百里,心中计议已定,在峨眉山再修炼两个月,九月份便出发前往临安。

    若是到时候能修成太白诗术第二卷,自然极好,若是一筹莫展,为了那颗或许能医治萧婉蛊毒的仙丹,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这日,正值七月夏日,李白在峨眉山砍罢了柴,取出太白诗经,翻过第一卷青莲,又开始研读起第二卷来。(注:《太白诗经》上是没有卷名的,每一卷都是李白自己取的名字,因为第一卷幻化出来是一朵青莲,故取名青莲。而第二卷他还没修炼,所以名字暂无。)

    第二卷同样是一幅画一句诗。而其上诗句早已被他背得烂熟于胸,正是:

    “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

    “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

    “子归啼夜月,愁空山”

    “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

    “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

    这五句便组成了第二卷,奈何李白在峨眉山读了两个月,终究不能像领悟青莲卷那般。

    每当自己摸到门道之时,灵光顿逝,再细看之下,便只是五幅画和五句诗而已,神识意念停留在那巍峨高山之外,空望连峰绝壁,飞湍瀑流,却进不得。

    李白合上诗卷,瞧准一株老槐,运气屈指一弹,口中吟道:“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

    青光一闪,指尖一朵几近枯萎的青莲缓缓飞出,还未挨到老槐,便颓然坠地,化成了一缕清气逸散无形了。

    李白一时无语,用第二卷诗决使出来的,非但依旧是青莲诗术,威力还大不如从前。又见天色渐暗,李白只好作罢,背着柴回酒肆去了。

    是夜,正是董老伯孙女董夏六岁生日,董老伯自然大摆筵席,请了峨眉山上其余商贩,虽说不上高朋满座,但也其乐融融。

    李白这两月喜忧参半,坐在宾客桌上自斟自饮,右手的酒杯庆喜,左手的酒杯销愁。直喝得酩酊大醉,脸颊通红。

    忽然抬头瞥见外面闪过一道青影,李白心头一震,只觉好生眼熟,撇下酒客,独自追了出去。

    那青影去势如风,恍若神助,顺着西边山崖一路直上,百丈高山如履平地,不到半盏茶功夫,便到了李白经常砍柴的一处松林之中。

&n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三十三章 古来圣贤多寂寞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