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李白听闻此言,登时一头雾水,他连这坤夫人来历都没摸清,心中更疑惑她为何要指导自己修为。

    方一转眼,坤夫人和荨儿竟凭空消失在了原地,唯有一株小松树在兀自摇晃。

    李白后背阵阵发寒,难道是遇鬼了不成?

    如若不是遇鬼了,那这两人修为只怕极其可怖,单是那唤作荨儿的青衫女子,剑法疾若闪电,更能将自己的道家清气凝结成冰,委实骇人听闻,应当远在乾虚道长之上。

    在松林中呆呆站了片刻,迷迷糊糊下山回酒肆去了。

    已近子时,七月的峨眉山非但没有酷热之感,反倒凉意嗖嗖,李白一路下山,被冷风吹得酒意醒了大半。

    回到酒肆之时,举桌欢宴的人们早已沉沉睡去,董老伯带了贺章和董夏在房间里睡,宴请的宾客则横七竖八躺了一地,酒气熏天,鼾声如雷。

    桌上也是杯盘狼藉,无人收拾,李白皱了皱眉,又想起后山松林中遇见的坤夫人,叹了口气,径自走到那块巨石旁坐下,倚靠着睡了一夜。

    转过天来,旭日东升。睡梦中的李白被人一揪耳朵,痛得他立时惊醒。

    只见董夏笑嘻嘻地盯着自己,李白边伸懒腰边犯嘀咕,这小妮子何时对自己这般友善了?

    董夏笑得极为灿烂,拉着李白衣袖一晃一荡,道:“李白哥哥,你把你的功夫也教给我好不好?”

    李白故作疑惑道:“我会什么功夫?”

    董夏眼珠一转,想了片刻,道:“是了,你能飞檐走壁,还能一拳打穿石头,我也想像你一般厉害。”

    李白见她眼露期盼,不忍拒绝,微一思索,笑道:“那好啊,学我这门功夫,要先背会四书五经。”

    董夏昂首道:“不就是四书五经么,我一下午就背会愕什么是四书五经?”

    李白道:“四书呢,就是《大学》、《中庸》、《孟子》、《论语》,而五经呢,有《诗经》、《尚书》、《礼记》、《周易》”

    “好啦好啦。”董夏听得头也大了,嘟囔道:“这么多,我肯定背不完的,贺章哥哥背什么南华经都背了快三年了。”

    李白注视着她,故作神秘道:“也可以不用背这些,你跟着贺章把道德经和南华经背会,我也能教你功夫。”

    “好耶!”董夏闻言大喜,眼中几欲放出光来,拍手欢呼,又蹦又跳找贺章去了。

    李白扶着大石缓缓站起身来,本欲进去吃点早饭,还未走出三步,便听董老伯喊道:“李白啊,酒肆又没酒啦,快去背一缸上来。”

    李白径直下了山,来到峨眉山山麓的一家酒坊,老板是个油光满面的胖妇人,早已认得李白,见他来了,招呼伙计抬了一缸三百来斤的酒,李白反手扛到肩上,便上山去了。

    一路健步如飞,酒缸偏也不曾偏一分,路上行人早已见惯,但还是忍不住惊叹连连。

    距离酒肆尚有一半路程,李白忽觉周遭涌过来一片寒意,周身登时一颤,险些将酒洒了出来。

    转头看时,只见右边小道上一道青影飘然而来,手持长剑,对着李白肩上酒缸刺来。

    李白心下大骇,但却腾不出手来,只得将身微闪,躲避长剑。

    但那剑影疾若风雷,当空旋起片片冰花,只一瞬间便刺到了酒缸跟前。

    电光火石间,李白索性和这人拼了,双手丢了酒缸,舌吐诗决,青莲迸射而出。

    那长剑明显顿了顿,李白瞧出破绽,青莲飞速旋转,呼啸蹿出。

    忽见那长剑上白光一闪,青莲立时被斩成了两瓣,颓然坠地。

    李白心中大凛,那使剑人却陡然收住剑势,身形立定,一身青衫,黑纱蒙面,似笑非笑地注视着李白,正是昨晚遇见的荨儿。

    “哐当!”被李白丢出的酒缸坠地,应声碎成了渣,三百余斤美酒悉数流进了峨眉山的土地之中。

    荨儿竟不似昨晚在松林中那般冷漠,拍手笑道:“妙极,现在有人回去要挨骂啦。”青影闪晃,如鬼魅般消失在原地,下一瞬间出现在了西面山崖。

    李白追赶不及,只得任由荨儿走掉,自己则对着那满地碎瓷瓦片大皱其眉,口中骂了一句,只得作罢,下山又去搬了一缸,酒钱自然只能算在自己头上。

    此番再来搬酒,因被荨儿故意打碎了一缸,心中定然不爽,故而一路走上来又颠又簸,索性酒未装满,否则便要洒出来了。

    李白心中有了提防,生怕荨儿又来捣乱,意念不住四下扫探。

    果不其然,走到一处转角时,荨儿又从石碑之后蹿了出来,不由分说,举起长剑便朝李白肩上酒缸刺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三十四章 水为之而寒于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