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顶着满腹火气,不多时李白便来在那松林之中,坤夫人和荨儿不知何时便已然在此处等他了。

    坤夫人依旧是一身白裙,等李白走近,仔仔细细观察了他神色,随即笑道:“李少侠,今天的酒是不是不比向日好背了?”

    李白本来火气冲天,瞧着坤夫人慈眉善目,不知怎地,火气刹那间冷却了大半,被无奈所取代,苦笑道:“荨儿姑娘法术好生厉害,我试了各种法子也融化不了那冰块。”

    荨儿站在坤夫人身旁,瞧不清蒙面下的面容神情,但看得出来眼中满是得意洋洋,也没了昨日才见自己时的冷漠。

    坤夫人掩嘴轻笑,道:“你若是能在十天之内解开,莫说是水陆大会了,仙云界的‘芒云大会’你也能去参”忽然闭口不说,看着李白尴尬一笑。

    李白也未曾留意她后半句话,周身一个激灵,惊骇道:“这冰即使花费十天半月也解不开么?”

    坤夫人负手道:“你不妨试一试,这世上能溶解我这冰块的,只有两个法子,一是生长在苍梧之野的幽火,二是将至少三种术法融会贯通,佛道蛊武妖任意三种都可以,你十天能办到么?”

    李白脸上写满了不信,只是融化一块冰而已,现在正值酷暑,将它放在大太阳下晒上一个月,应当也能融化。

    被坤夫人一番话说得激起了胸中傲气,李白道一声告辞,转身欲走。

    出了松树林,李白不禁回身观望,那两人并未追出来,心中登时大宽,一边走一边思索如何融化那块巨冰。

    忽觉周遭寒气如潮涌来,李白心知是那两人的神秘法术,脚下一顿,四下扫探。

    不料这一顿,足底突然如抹了油一般,身形朝前倾倒,整个人连滚带爬滚下山去。

    李白运起气息,两手凝聚出青色气剑,猛力刺向地面,意图收住滚落之势。

    但气剑刺在地面,竟如同刺在了钢铁之上,电火花嘶嘶喷吐。

    由山崖一路滚下来,李白浑身上下内外被摔得七荤八素,百骸欲裂,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抬眼望去,登时惊得险些再次摔倒。

    但见皎洁莹亮的月光高照,从松林一直到他现在所处的山岗,大雪纷飞,山坡被一大层冰雪覆盖住,银白如玉,在夜色中尤为显眼。

    李白瞪大了眼,不敢相信峨眉山七月飞雪,更不敢相信这是坤夫人的法术。

    忽见一青一白两道光影从松林中掠出,静静悬浮在冰天雪地上空,后背既无翅膀羽翼,脚底也无飞剑祥云,如天神降临。

    坤夫人白裙翻舞,漫天冰雪落在她青丝上、肩膀上,旋即化成一缕白雾消散无形,见她双臂一展,李白身前厚厚的寒冰,突然有一大块刹那间消融,变成团团白雾,张牙舞爪回了坤夫人衣袖之中。

    “李白少侠,峨眉后山平日也只有你能来,我就在此布下了了一片冰路,你以后来找我时,能踏着冰往上走一寸,我便帮你消掉那一寸,能走一尺,便帮你消掉那一尺,等你走完了这一百丈高的山坡,我就把这法术教与你。”

    李白呆呆望着悬浮在半空的坤夫人和荨儿,心中闪过无数念头,大脑嗡嗡作响,犹如一尊木雕站在原地。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他反应过来之时,坤夫人和荨儿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唯有那面银白晶莹、足有一尺余厚的冰壁覆盖在李白身前,平日的花草灌木、土石小道都被冰封住了。

    虽身处冰天雪地之中,李白后背却是冷汗直冒,但不到片刻便被冻成了冰珠,挂在背上甚是硌人。

    李白瞧着那冰壁,往后退了几步,手中凝聚出青色气剑,屏息凝神,脑海中浮现出青莲卷的怒海狂涛场景来。

    “咻!”气剑脱指飞出,和冰壁方一交撞,便只觉其上涌来一股排山倒海的大力,顺着气剑和自己指尖那一丝的关联,轰然没入了自己体内,在经脉之中四处乱撞。

    李白心下大骇,体内清气急忙将那寒冰气息包裹住,运转了十几个周天,方才逐步化解,但经脉之中依旧胀痛无比。

    此时,李白对那坤夫人修为再不敢有半点怀疑,单是这鬼斧神工的百丈冰壁,只怕一百个痴人牧、十个乾虚道长也不能办到。

    虽不知她是何目的,但心中却腾起一股异样的兴奋来,自己独自修炼《太白诗经》第二卷两个月无果,说不定坤夫人真能帮自己突破。

    至于她说教自己这寒冰法术,却是想也不敢想,即便自己练会了,没有她那浩瀚如汪洋大海的真气,也是无用。

    又运功调养了一阵,周身已是落满了雪花,李白衣衫单薄,不禁打了个寒颤,见月上中天,恐怕已近亥时,便转身下山去了。

    翌日清晨,李白再无半点心思帮董老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三十五章 冰雪风暴黄石术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