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峨眉山依旧如往日一般,游客络绎不绝,到了七月中旬还未见炎热,只是群山间缭绕的云雾不似仲春初夏那般多了,漫山林木由嫩绿变成了翠绿,又为峨眉添了一道风景线。

    自从李白带着贺章在峨眉山长住了两个多月,山顶的峨眉寺也没有再去过一次,期间也未曾听到潘若晨和痴人牧又出来为非作歹的消息。

    后山那修为高深,行踪不定的两人,依旧每天傍晚守候在松林中,虽说是指导李白修为,无非就是故意制造麻烦障碍,逼迫他独自去解决。

    那天的百丈冰壁也早已被坤夫人一点一点消融掉,李白修成了《太白诗经》第二卷:黄石,依旧不能融化被冻住的那缸酒。

    董老伯心疼银两,前几日每天在李白耳边喋喋不休,后来自己也觉得无趣,便不再理会计较。

    时光飞逝,转眼已到了九月,李白和贺章在峨眉酒肆足足住了四个月。

    是日天朗气清,秋日高照,峨眉山上已有些许树叶泛起了黄。

    李白起了个早,饭也没吃,径自下山搬了十缸酒,堆放在酒肆的储物仓,自己舀了满满一坛,叫来贺章和董夏,三人瞒着董老伯,在后山畅饮了一番。

    贺章和董夏不胜酒力,方一喝完,便醉得晕头转向,满口疯话,李白依照当日乾虚道长的法子,用道家清气替他们醒了酒,便已然是傍晚时分。

    送二人回去酒肆后,在董老伯喋喋叨叨的抱怨声中,又返回了后山那片松林。

    本欲来向坤夫人和荨儿辞别的,岂料等了半个时辰,却不见人影。

    忽然刮起一阵秋风,满林松木被吹得不住摇晃,唯独正东边的一株松树岿然不动。

    李白心中疑惑,走进看时,并无异样,伸手方一触碰到树干,只觉一股生猛至极的寒冰气息顺着手指涌了进来。

    慌忙松开,左手涌出一团淡黄气流,才将寒冰气息一点点驱逐。

    李白细看了片刻,登时如醍醐灌顶,原来那株松树早已被冻成了一根冰柱,被外层树皮密密包裹着,难怪会唯独它风吹不动了。

    当下退后了一步,默运黄石卷诗术,团团淡黄气流喷薄出来,渗入大地。

    “砰砰砰砰”四声闷响,那根松树四周陡然冒出四根尖锥也似的黄石,自下而上,破图刺出,速度虽不上青莲,但其上却蕴含着厚重沉稳如山的气势。

    四根黄石锥刺过树皮,只闻“哧溜”一声,树皮立时被黄石锥划破,露出了其中的冰块来。

    但见被冻成冰柱的松树上,镌刻着一排秀丽如水的小楷字,李白口中读来,正是:“苏州寒山寺”

    李白心中疑惑不已,坤夫人单独留下苏州寒山寺五个字,莫非是让自己去寒山寺找她么?

    盯着寒山寺看了片刻,心中忽然记起了什么,但仔细一想又记不分明。

    李白口中反复念叨寒山寺,脑海中不住搜寻。但他对诗书以外的东西记忆甚差,偏偏又是寺庙,应当是之前听人口中提过一句,只是没放在心上,脑海中有及其模糊的印象。

    过得片刻,灵光一闪,立时记了起来。

    正是几个月前在青城山县城的一家客栈,萧婉府上的仆人马谷雪来捉她回去,曾说萧婉母亲方幻雪在苏州寒山寺等她。

    李白忖道:“伯母姓方,坤夫人姓坤,两人难不成是异性姐妹?亦或坤夫人也和方夫人一般,暂住在寒山寺中?”

    转念一想,百家姓中各种生僻姓氏自己都听过,这“坤”姓自己非但未曾听过,就连想也没想过。

    李白轻叹一声,不再去想。自己明日便要出发去临安,本来是上山道谢告辞的,不料坤夫人和荨儿竟先一步走了。

    再不迟疑,转身便欲回去,想到自己这四个月不知从这松林下山了多少回,忍不住又回身看了一眼,心中豪气上涌,朗声大笑了一阵。

    走到半路,夜空高挂着一轮明月,照得峨眉山如同披了一层白纱,迷蒙似幻,美不胜收。

    又见夜空好似一张圆形穹盖,盖着四四方方的苍茫大地。

    李白突然停住脚步,一拍脑门,猛地醒悟,道:“是了,我怎地这般愚蠢,天圆地方,乾为天,坤为地,坤不就是方,方不就是坤么?”

    心中登时笃定坤夫人便是萧婉母亲方幻雪,口中念了几遍,想起她举手投足都如冰山雪莲,那不知名的寒冰法术用得出神入化,那一缸酒至今仍未融解,幻雪幻雪,更觉她人如其名。

    李白之前心中还疑惑她为何来帮自己提升修为,想明此节之后,疑窦顿消,方夫人提升自己修为,在十月的水陆大会中一举夺魁,也正是为了她宝贝女儿体内的暮成雪蛊毒。

    心情顿时变得极佳,李白回到酒肆,借着门前油灯,把那面布帛招牌扯过来细细看了一番,诗兴大发,回屋取来笔墨,提笔便写,正是:

&n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三十六章 峨眉山月半轮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