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当是时,峡谷中人登时慌作一团,或朝前方出口逃窜,或寻地遮挡,惨呼尖叫声不绝于耳。

    李白心中大凛,放下贺章,示意他不要离开,体内道家清气喷涌,默念了一句“畏途巉岩不可攀”,团团淡黄气雾在他双掌之间蒸腾。

    两边高崖上,突然震颤连连,一根根黄石柱破土钻出,正拦在巨石滚落的轨迹之上,只闻砰然闷响不休,巨石霎时间被黄石柱撞得粉碎。

    但李白单掌难敌四手,那些轰隆滚落而下的圆石少说也有一百余颗,他虽已学成黄石诗术,但也只能同时凝聚出六十六根石柱。

    正当此时,残余滚落的巨石眼看便要砸在那些逃窜的人头上,李白忽见一道黑影直如闪电般蹿出,跃到半空,剑气纵横呼啸,满谷乱舞。

    那道黑影在滚落下来的巨石中间疾速穿行,当他跃到第十颗巨石之旁,第一颗石头周身猛然裂纹横生,轰然炸散开来。

    随即第二颗、第三颗、第四十颗,巨石本来是从半山腰的高台上飞到半空,向着山谷奔逃的人群砸去的,却被那黑影接二连三地斩成了碎石残渣。

    峡谷内烟尘弥漫,满鼻沙石气味。

    直到剩余巨石被全部斩碎,也才不过半盏茶功夫。那道黑影剑影回收,飘然落地,显出一修长挺拔的男子身影来,正是在双仙崖外瞧见的那黑衫男子。

    李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却不慎吸了一口尘土进来,呛得他不住咳嗽。

    心中却暗暗惊骇,这人不显山不露水,原来剑法竟如此高明,不禁升腾起敬佩之意。

    止住咳嗽后,李白双臂猛然朝外一挥,白衣卷扬,道家清气带起一股狂风,将满谷尘土吹得四散。

    山谷内众人见一白一黑两人把漫天巨石打得粉碎,心中惊为天人。

    只见高崖上那些本欲杀人越货的土匪,早已跑得没了踪影。李白抱起贺章,自顾自道:“哼,果真是贼胆包天,竟敢大白天在官道上抢劫,若非你们仗着地势险峻,只怕早被砍了八百颗脑袋了。”

    话音甫落,那黑衫男子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跟前,但见他将一柄碧如翡翠的长剑收回剑鞘,朝李白唱了个喏,哈哈笑道:“兄台好功夫。”

    李白见他十七八岁,丰神俊朗,剑眉星目,眉宇中英气逼人,当下还礼道:“不敢,阁下剑法才是神鬼莫测。”

    黑衫男子竟也不谦虚,拍了拍李白肩膀,大笑道:“那是自然,兄台如何称呼?”

    “隆昌李白。”

    “李白?哈哈,好名字,在下华山章永,因喜月夜练剑,人送诨名‘对月郎啸’。李兄弟如此功夫,想必是奔着水陆大会去的吧?”

    李白见这男子说话大大咧咧,毫不避讳,正好是同道中人,也不再摆出读书人的架势,笑道:“章兄好眼力,你也是去参加水陆大会么?”

    章永撇嘴道:“话虽不假,但我对水陆大会兴趣不大,只是听闻临安水美人美,正好去赏玩一番。”言罢眼中光芒闪动。

    贺章忍不住插嘴道:“你长这个熊样,只怕你口中所谓的美人见了你早连魂儿也吓得没了。”

    李白沉声道:“贺章不要胡讲。”章永却哈哈大笑,摸了摸贺章头顶,道:“还算你有眼光,从小到大他们都说我长得俊,偏偏你说我长得个熊样。”

    又问了贺章名字,登时喜得手舞足蹈,道:“好名字,我姓章,你名章,生来就是对头,只可惜你比我小了些岁数。”

    贺章撇了撇嘴,小声嘟囔道:“要不是你说自己贪图美色,我也不会说你长得个熊样。”声音极低,被李白和章永的谈话声盖了过去。

    三人一面说,一面沿着官道朝东行去。原来那章永是华山颇负盛名的“影月剑宗”弟子,因门中只有他一人在二十岁以下,被其师父好说歹劝,终于答应去参加水陆大会。

    李白听他谈吐虽说不上温文尔雅,但也像是个读过诗书之人,试探性地吟了一句诗:“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正是屈原《离骚》中的句子。

    章永笑道:“原来李兄也是读书人,失敬失敬。”摇头晃脑道:“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两人说了一路,无非是孔孟中大,诗书礼易春中的东西。

    不知走了多远,章永突然叹道:“李兄啊,想当年影月剑宗和昆云剑宗并列天下第一剑派,奈何宗门中落,被佛门处处打压,而昆云剑宗掌门陈缘,本是个通古今之变的剑道天才,却身中奇毒,半身瘫痪。两大剑宗便日渐式微了。”

    李白拍了拍章永肩膀,苦笑一声,叹道:“你好歹还有宗门可去,我修行的道观半年前还被朝廷端了个干净,师父也殒命归西。”

    章永突然顿住不走,正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三十七章 影月剑宗名章永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