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萧如释本欲作罢,忽然瞥见那滴滴流转的青莲之上,覆盖着一层薄冰,其上透出的冰气令他寒从心底起。

    “这是天寒千尺?”萧如释心头猛然巨震,身形如离弦之箭般腾身跃起,向着青莲射来之处的方向,疾速奔去,身形几个起落,便没了踪影。

    张涛不知发生了何事,唯见那朵青莲转了片刻,倏忽散作了一缕清气,消失无形。

    西湖上距离那萧如释的画舫百丈远的一艘小船上,内中坐着六人,三男三女,正是李白、章永、贺章、方夫人、荨儿和萧婉。

    方夫人看了片刻,不再去管,笑道:“李白少侠,这西湖景色,比起蜀中峨眉山如何?”

    李白和萧婉久别重逢,心中正欣喜,当下道:“西湖是秀婉之水,好比西施,峨眉为峥嵘之山,好比貂蝉,一山一水,都是冠绝天下之景。”

    萧婉坐在方夫人旁边,捧起一杯热龙井茶,抿了一口,道:“娘亲你别听他胡诌,我看啊,西湖峨眉都比不上我们苏州的园林好看。”

    荨儿笑道:“小姐所言极是,那峨眉山我去呆了几个月,当真是不耐玩,至于这西湖嘛,肮脏的达官贵人太多,美丽的灵魂却少之又少。”

    原来李白和章永贺章三人,从渝州出来,一路经过长江三峡、荆州、鄂州、池州、黄山、常州、无锡等地,辗转一月,终于抵达了苏州寒山寺。

    果不其然,在峨眉山指导自己突破了《太白诗经》第二卷的坤夫人,正是萧婉的母亲方幻雪。李白见到了离别五个月之久的萧婉,高兴得险些连此行目的也忘了。

    第二日,六人从苏州寒山寺出发,沿震泽太湖边赶路游玩,过了湖州后又往南行了五日,在今日早晨抵达了杭州西湖。

    正巧瞧见张涛一行人暗杀萧如释,方夫人先是在小船上凝聚了一面冰镜,让李白瞧准时机,救下那铁骨铮铮的好汉。

    而李白不知为何,青莲射出去后,在冰镜照射下,竟突然凭空消失,随即在萧如释画舫的另一头飞了出来,便有了方才一幕。

    章永直勾勾瞧着蒙着面的荨儿,心中啧啧轻叹,哪怕她面纱下是一张丑不堪言的脸,只凭借这双清灵如仙的妙目,便足以冠绝天下。

    荨儿和萧婉有说有笑,丝毫未曾注意到他,章永忽觉脚背上一阵滚烫,痛得“哎哟”一声,荨儿听闻响动转过眼来看向他。

    贺章也惊呼一声,道:“章哥哥,对不住,我一不小心将热茶倒在你脚上了。”

    章永瞪了他一眼,心中没好气,正欲开口“小牛鼻子”、“臭小子”地骂一通,蓦地瞥见荨儿那似笑非笑的目光正注视着自己,心中登时砰砰直跳,脸颊绯红。

    贺章“咦”了一声,奇道:“章哥哥,我分明是烫的是你脚,可是你怎么脸红了?”

    李白和方夫人闻言,也从西湖上收回目光,神色怪异地看向章永。

    章永被贺章当众拆穿,瞥了荨儿一眼,生怕她嘲笑自己,嗫嚅道:“你、你这小牛鼻子恁地胡说,我哪有、有脸红?”

    李白颇觉有趣,他们三人从渝州一路过来,也遇见了不少为非作歹、打家劫舍的强盗,每次都是李白尚未出手,那些人的头发衣服便被章永砍了个干净。

    而在荆州一处荒山时,遇见的那伙人,个个都是练过剑术的年轻女子,章永不知怎地,气势大颓,剑法紊乱,被十余名修为稀松平常的女子追得漫山遍野跑。

    一路上因为章永“怜香惜玉”,自然被贺章数落了不少,这二人三天两头互相整蛊,也使得苦燥乏味的路程平添了几分趣味。

    贺章呸了一句,骂道:“你这个见了美女就两眼发直的大色鬼。”

    章永本想回一句:“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牛鼻子。”想到荨儿姑娘正盯着自己,只得作罢,讪笑一声,撇了撇嘴,不再说话。

    在西湖岸边围观的人群,见萧如释猛然腾身飞起,朝北边追去,心想今日好戏到头了,便纷纷散去。

    画舫上那贵妇人瞧着萧如释消失的方向,嗔怒道:“你又要去找那小贱人吗?”

    张涛被李白的青莲救了一命,惊魂甫定,方知生命诚可贵,朝贵妇人冷笑一声,道:“你老公看不上你,要去找小贱人,说来说去还不是怪你自己?”言罢纵身跳入西湖中,身若游鱼,片刻功夫便消失无影。

    贵妇人自然不会把张涛的话放在心上,见萧如释竟不管自己死活,又悲又气。

    瞥见方才那端来三瓶毒蜂蜜的侍女,雍容华贵的脸刹那间冷了下来,抬手便是一耳光。

    那侍女半边脸登时变得通红,垂手而立,不敢反抗,眼中泪光闪动,甚是楚楚可怜。

    “死贱人!臭婊子!”贵妇人将那侍女当成了出气筒,一面拳打脚踢,一面破口大骂,浑无半点显贵的风度。

    那侍女泪如雨下,张着嘴想要求饶,但却只发出“啊啊”的嘶哑声音,原来竟是个哑巴。

    小船上章永见此情形,直恨得怒火熏天,黑影纵身飞起,踏湖疾步而行。

    方夫人惊呼声方落,章永已然出现在了那艘画舫之上,手臂一展,挡住了那贵妇人朝侍女肩膀打去的一拳。

    贵妇人只觉一拳仿佛打在了坚硬无比的岩石之上,痛不可抑,正欲抽回,章永却反手将她抓住,咧嘴笑道:“夫人,你打她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晚上来打我啊。”

    贵妇人这才瞧清章永面容,听他出言侮辱,心中羞怒,大喝道:“来啊,把这刺客拿下。”

    画舫中却无一人应答,贵妇人蓦地记起,侯爷此时从苏州南下杭州,是没有带随从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三十九章 千里再聚飘香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