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李白环顾四周,释放念力细细感应了一番,只有十余人修为还算不俗,但和青萝蛊仙相比,则不过是烛萤之光之于皓月了。

    普元大师扫视了一圈众人,又道:“诸位请看!”右手在圣元金睛兽头上轻轻一拍,那神龙模样的妖兽一张口,吐出一颗金光熠熠的舍利来。

    “那石头真好看。”贺章瞧得心驰神往,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没见识的土包子。连舍利也不认得,还来参加水陆大会。”周围人纷纷投来鄙夷目光,贺章却浑然不觉,愣愣盯着那颗舍利,渐渐入了迷。

    普元大师身坐神兽,一手捧舍利,一手持禅杖,俨然一副传奇高僧模样,道:“这佛光舍利为圣元寺首代主持圣元大师圆寂所化,凝聚了他毕生佛法修为,能照出本相真我,来世今生。”

    “当然,贫僧自然没有此等修为造化,但用这佛光舍利照一照诸位施主的功法所属,年纪大小还是不在话下的。”

    正说时,那金色大门突然一阵轰隆巨响,大地一阵轻颤,随即只见金门缓缓打开,从中缓缓走出四名黄袍僧人,一手捻着佛珠,一手抬着一面四四方方的铜镜。

    那四名黄袍僧人将铜镜抬到众修士跟前,缓缓放下,普元大师道:“烦劳来参加水陆大会的诸位,须得通过舍利测试,方可到大雄宝殿抽取号码。”

    说罢乘骑圣元金睛兽,飘然来到铜镜旁,僧袍一挥,纵身跃下,将手中舍利小心翼翼安放在铜镜顶端。

    铜镜正中,赫然显现出来了五颗苍碧剔透的明珠宝石,方夫人低声道:“这是法尊神镜,中间那五颗宝石分别代表了佛道蛊武妖。”

    普元大师双掌合十,朝着铜镜默诵经文,片刻后,他双目陡然睁开,两道金光正射在铜镜上。

    一时漫天流萤飞舞,神龙川如被神光眷顾,祥和庄严,梵唱隐隐。

    众修士中一灰衣负剑男子,缓步上前,朝普元大师行了个佛礼,笑道:“大师费心了,晚辈愿先来试探佛光舍利灵妙之用。”

    “无常剑派的唐剑成。”人群中有人认了出来,开始窃窃私语。

    但见唐剑成径自迈步走到铜镜跟前,神色淡定从容,被舍利上的佛光一照,一缕极其浅淡的气息从他檀中穴涌出,飞入铜镜之中。

    法尊神镜上那五颗宝石,第四颗珠子亮了起来,散发着黄晕晕的光芒。

    “武术弟子,十九岁。”那四名黄袍僧人面无表情,异口同声说了一句。

    普元大师微微点头,指尖佛术金光一凝,赫然凭空生出一面淡黄色的玉牌,其上赫然用小篆刻着“一”字。

    唐剑成神色倨傲,顾盼自雄,接过普元大师手中的玉牌,还故意朝人群炫耀般地挥了挥,转身大步流星朝神龙川内走去。

    众人见此情形,心下登时大宽,都跃跃欲试。普元大师淡淡道:“请施主逐一来进行检验,故意扰乱秩序者,取消水陆大会资格。”

    继唐剑成后,又有十余名弟子跟着去受检,年纪都在十**岁,修行的法门也几乎为武术,其中剑术和刀术又占多数。

    轮到一头生牛角的壮汉时,众修士知晓他是牛妖,且修为还不到火候,未能全部幻化为人形,人群中登时传来一片嗤笑嘲弄声。

    那牛妖壮汉浑然不觉,打了个响牛鼻,白气腾腾,朝普元大师行了一礼,也走到铜镜跟前。

    岂料他被佛光一照,第五颗代表妖术的宝石却只亮了一瞬间,便即熄灭。

    黄袍僧人面色尴尬,强忍笑意,道:“妖术弟子,八百岁。”牛妖壮汉打了个哈哈,领了牌号,一摇一晃朝神龙川内走去。

    众修士却是面面相觑,有不服气的突然喊道:“那大师,水陆大会不是二十岁以下才能参加么,这牛妖八百岁了,却也能大摇大摆走进去,却是为何?”

    普元淡漠道:“施主来临安之前,贵师没将规则讲与施主听么?人类修士是二十岁以下,修行妖术者是两千岁以下。倘若过了二十年便不能参加了,那施主家养的老狗只怕也无机会了。”

    众人哄然大笑,那人面皮一红,哈哈干笑了两声,不再言语。

    牛妖进入神龙川后,又过得两个时辰,聚集在神龙川外的修士,已进去了一百三十余人,佛门弟子和剑宗、刀门弟子占了近八成,只有少数是蛊术和妖术弟子。

    而自然也有滥竽充数,意图蒙混过关的,被普元大师揪了出来,圣元金睛兽张口一衔,将那些年纪大于二十岁的,亦或是被朝廷命令禁止的门派弟子叼在嘴里,飞到神龙川外数十里的地方扔了。

    于是也再无人敢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四十一章 彩裙蛊仙碎宝石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