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场中一时哗然,普元大师眼露惊骇,他主持水陆大会已有两届,却从未见过此等骇人听闻之事,只怕本次大会冠军要稳稳落于那少女手中了。

    心中虽有不甘,奈何那少女确实符合水陆大会参赛规则。早先他还颇觉疑惑,为何圣上和圣泓方丈会在本届修改规则,果然那最后一条是为这少女定制的。

    场中余下众人,心中都只是满满的惊骇,唯独李白泰然自若,只是不知青萝蛊仙方才回眸一笑是为何意,莫非她认得自己么?

    但听普元大师咳嗽了一声,众人才又次第去铜镜跟前受检,剩余的十几名蛊术弟子,陡然见到蛊术造化如此之高之人,早就没了斗志,恰好第三颗宝石业已损坏,索性成群结队地离开了。

    轮到章永时,他一拍李白肩膀,将李白拉到旁边,目光瞥了瞥荨儿,一本正经道:“李兄,若是我不慎对上了方才那女子,千万记得帮我问问她有没有夫婿。”

    李白顿时啼笑皆非,心想这老色魔临死还不忘记耍耍浪,手上用力,一把将他推出去,故意大声道:“啰嗦什么,你现在临阵脱逃为时已晚了。”

    章永心中会意,知道他在为自己掩饰,大笑一声,黑影掠到铜镜跟前。

    过得片刻,第四颗宝石轰然爆鸣,光芒夺目,铜镜周身又开始震颤起来。

    普元大师“咦”了一声,心道自己莫不是撞鬼了?怎么会又出来一个修为高得离谱之人。那宝石虽不算稀见宝物,但经这么折腾,圣元寺还是须得花费大把力气,才能找来两颗复原。

    所幸武术宝石只是亮了片刻虹光,便逐渐暗淡了下来,虽然比不过青萝蛊仙,但可见章永修为也是神鬼莫测的,至少目前进入神龙川的,除了青萝蛊仙之外,还未曾有人能制造此等异象出来。

    “剑法武术,十七岁。”黄袍僧人恢复了之前的气定神闲模样,异口同声道。

    章永嘿嘿一笑,接过玉牌号,瞧了一眼,是二百六十一号,侧身站到那圣元金睛兽旁,朝它挥了挥手,以示友好,却不进神龙川中去。圣元金睛兽却连看也不看他一眼,打了个响鼻,状甚高傲。

    普元大师皱了皱眉,按照规矩来讲,通过检验后不能在山谷外逗留,但他接连被那彩群女子和章永修为震撼到,也无心思去追究这些不算规矩的规矩了。

    排在章永后面的自然便是李白,他正要迈步上前时,忽觉一阵恶臭飘入鼻翼,身前闪过一肥胖男子,周身邋遢不堪,扛着根木棍,上面缠着只酒葫芦,一摇一晃地走向那铜镜。

    李白倒并不在意,正好自己可以借助此时将体内的道家清气压制在丹田之中,否则万一被认了出来,那就呜呼哀哉了。

    但见那肥胖男子脚上拖着一双草鞋,走到那铜镜跟前,仰头喝了一大口酒,口中嘬巴嘬巴,摇头晃脑了一阵,看样子似是颇为满足。

    舍利佛光在他身上照射了足足有半刻钟,却无一点反应。

    普元大师忽然想起,第三颗宝石被那彩裙女子震成了碎片,那在她之后的蛊术弟子,岂不是任凭其修为再高,也检测不出来了么?

    而再看那肥胖男子,等了半晌无果,颇为焦躁,竟不管不顾,一脚踢在那铜镜之上,口中骂了一句:“呸,什么臭狗屁,竟然俺不理不睬。”

    普元大师因损失了一颗百年难得的宝石,本就心疼已极,蓦地见这厮对佛祖如此不尊,顿时动了怒气,心念一动,圣元金睛兽巨尾猛甩,带起大片呼啸的狂风,卷向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肥胖男子。

    那男子却不躲不闪,后背蓦地长出一只肥硕蠕动的胖蛊虫,瞧准圣元金睛兽巨尾来势,张口咬去。

    胖蛊虫和神兽巨尾在半空轰然激撞,空气涟漪波动,带起一串串嘶鸣呜咽,竟然未分高下!

    普元大师和在场众人都心中一惊,圣元金睛兽未占到便宜,铜铃大小的双目凶光大盛,正欲给这胖子动一动真格的,普元大师却朝他摆了摆手,心中掠过一丝戏谑来,双掌合十道:“施主,你也别先急着动怒,只要你能证明你在二十岁以下便行。”

    那男子高高撅起的肥0臀慢慢转过去,将一张酒气熏天的大脸对着普元大师,咧嘴一笑,露出满口黄牙,道:“大师,你就欺负俺没念过几年书,俺就是十九岁,俺妈知道啊,总不得让俺回家把她叫来吧?”

    普元大师心中冷哼,脸上却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四十二章 五术齐显惊四座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