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

旭日朝歌 作品

    五道人影,仿佛都立在缥缈云端,说不出的神圣端庄、威风凛凛。从左往右依次为,手盘佛珠、袈裟辉耀的高僧上人,身着道袍、仙风鹤骨的的长眉道士真人,腰上缠着一只紫气凛然蛊虫的柔媚女子,手持长剑、长衫飘飘的无名剑客,和一头白毛胜雪、灵气充沛的九尾妖狐。

    每一道人影都代表了各自的修真法门。五人神态各异,或不染凡尘、或端庄肃穆、或柔媚无骨、或霸道凌厉

    普元大师不禁瞧得痴了,莫说是主持水陆大会了,就连他踏入佛门修行四十余年来,也从未见过五术齐显此等惊世骇俗的异象。

    他也见过同时修行两种术法的,能成者少之又少,即便侥幸能将另外一种功法融入进来,要么对于修为提升见效甚微,要么直接拉低了原本的功法一大截。且稍有不慎便有走火入魔危险,寻常修士根本想也不敢想。

    佛道蛊武妖五道身影缓缓消退,云开雾散,法尊神镜上的宝石也恢复了原状。

    萧婉和荨儿,犹如看怪物一般瞪着李白,五术齐显传闻只有人间界的最强者鸿蒙大帝才能做到,另外一位乾坤道主也只是道法通天而已。方幻雪看着李白的眼中却满是犹豫神色,眉宇间更流露出浓郁的担忧。

    四名黄袍僧人神情呆滞,看了看气定神闲的李白,又面面相觑,拿不定主意,不知这白衣少年的修行该属于何种术法。

    普元大师强自定了定神,朝四名黄袍僧人递了个眼色,那四人张口道:“呃、呃功法不明,十七岁。”

    普元大师用佛光凝聚出一块玉佩,正是二百六十三号,和章永隔了个那邋遢汉子的一个号,递交给李白,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不知何时又厚着脸皮从神龙川出来的章永,抹了抹脸上的黄泥,他和李白相识一个月,早已知他非常人,故而倒也不算惊讶,朝圣元金睛兽笑道:“龙兄,我这朋友厉害吧?说不定你也打不过他。”

    圣元金睛兽嗤之以鼻,眼珠朝上一转,翻了两个大大的白眼给章永。

    在李白后面等候着的几十人,几乎都是蛊术弟子,虽然瞧见李白让四颗宝石都亮了起来,但他们还是兀自沉浸在同为蛊术的彩裙女子神威当中。

    他们大都是三流、四流门派,来圣元寺也就为了凑个热闹,不敢奢望真能去参加水陆大会,今日接连瞧见三人都是惊世骇俗的主儿,也算是大饱眼福,普元大师目光看过来时,他们都连连挥手,尴尬拒绝。

    普元大师又问了一遍:“还有施主要来测试的么?”众人沉寂不答。普元于是又道:“既是如此,便请诸位先行回府,明日辰时三刻,圣元寺会准时举行水陆大会。”

    言罢,翻身跃上圣元金睛兽,呼啸一声便回神龙川去了。

    方幻雪四人缓缓走上前来,萧婉拍了拍李白肩膀,笑道:“书呆子原来深藏不露,看来这些年的书还是没有白读嘛。”贺章摇头晃脑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正是李白在峨眉酒肆前写的那两句诗,因后面断了文思,只写了“天生我材”四字,也不知贺章因何朗诵起了这首残缺不全的诗。

    李白朝萧婉吐了吐舌,忽听方夫人道:“李少侠,章少侠。这水陆大会并非你们想的那般简单,到时候千万不可硬拼,虽说圣元寺规定不可伤害性命,但那些有权势的,即便杀了人,圣元寺也会睁只眼闭只眼的。万事小心,切记切记。”

    荨儿也想开口说几句,但不知该说些什么,欲言又止。章永瞧出她神色,扮了个鬼脸笑道:“荨儿姑娘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去拈花惹不不不我不会偷看别人的。”

    荨儿心中又好气又好笑,面纱一颤,呸了他一口,嗔道:“我祝你早些升天去见天上的仙女姐姐,你看谁像你似的一天到晚都嘻嘻哈哈的没个正经。”俨然一副老婆训斥相公的模样。

    几人除了章永都向荨儿投去诧异目光,荨儿却浑然不觉,自顾自生着闷气道:“你要去去看个够就是了,你当我是你什么人,哼”

    说了一阵,神龙川内响起钟声,悠悠扬扬,缭绕山谷中。四名黄袍僧人齐声道:“方丈回来了!”竟是连自言自语都会异口同声,没有孪生兄弟的相貌,却有孪生兄弟的默契。

    四人朝李白和章永道:“两位施主烦请先进入神龙川,明日便能家人妻小重聚了,千万不要因为一时依依不舍而耽误了大事。”说罢呼呼呼呼四声,黄袍翻舞,举重若轻地抬起法尊神镜,进神龙川去了 你现在所看的《诗仙李白》 第四十三章 所有相皆是虚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诗仙李白